上次吃7-11的佛蒙特可能是升國一的那個暑假,暑輔完先買點東西回家再去學校社團活動。那時候總會買一瓶茶裏王配飯,現在改配啤酒了。事隔多年覺得沒有記憶中好吃了,佛蒙特咖哩還是自己煮的最好。

我導承認指導我很嚴厲。不禁思考這個時代會因為被嚴厲對待而感恩戴德的是什麼人,教育又不是做公益,師長的薪水可沒少拿,每次見到動輒感恩戴德的人,不禁懷疑這些人是從什麼鑽木取火的山洞跑出來,要多缺乏教育體驗才會對師長如此涕泗橫流感恩戴德。

學校破事特多,有時覺得這些bitch 最好當自己永遠不會老,狹怨報復往往都在學生卡到缺以後,且報復往往延及師門全體:cate:

Show thread

碩導真的bitch ,答應幫寫推薦信過幾天反悔,說我資歷太差不要申請,她要叫雙指導的學長去申請。現在只想叫我博班同門去申請,我請不上無妨,就是想打下這種出爛招的人。

我一直很佩服上個世紀做遠東研究的泰西學者,有些東西用今天的眼光去看,還是罕見別緻。這時就想,他們的老師也會說做這些沒前途嗎?那時候的泰西就能能容納那些非主流、很冷門的研究項目,今天住著華語母語者的極東小島,仍沒有那樣的空間。

在職讀學位跟在職專班讀學位是兩回事,望周知

只睡四個小時還是搞不定博論修改,每天都感覺快死亡,並且做這種看不到未來的事🙂

看到學長姊佔到缺額我內心焦慮,看到他們佔不到缺額也內心焦慮。每一天都是焦慮焦慮焦慮,只想做時光機告訴13歲的自己趕快報名全科班考資電醫牙,不要搞什麼破學術

家母比誰都淡定,對她來說這是早知道的必然,連我答辯完也一樣。我也不是家族第一個就是,比起前人留洋讀名校,在島內讀頂大文組真是不賺錢又痛苦又浪費時間。但我這種有點「做義量」(台語)氣質的人才適合讀這種東西吧。

博論謝辭在高堂老母的建議下,刪去了一切有關杜康的字句。在島內選公職一定會被挖論文,就算不參政還是小心為上。當然連謝辭都不能照自己意思寫不免惆悵。

口考完每天都覺得博士不如勞力士

口考完一般人(包括我導)都認為是拿到博士學位了,但我這般謹慎的人還是想等到塵埃落定再公佈消息。拿個學位把自己搞得衰老醜陋,每一秒都後悔。如果人生重來,不會再這麼做了。

Show older
Mastodon

The original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