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我相信終有一天,人類會互相尊重,無論性別、宗教、種族、財產或性取向,人們將不會在意這些無聊的東西。
他們會互相幫助、同心協力,階級將失去意義、國界將會消失,因為這些都不重要了。

想像的食物不能吃、想像的衣服不保暖、想像的房子不能住。
沒有幾個人會懷疑以上事實吧?
人只有在關乎自身利益的情況下,才會變的聰明。
至於國家、民族、黨...之類的,相比之下大概就是形而上學的概念了。

身邊要死多少人,才會領悟到自己也可能是其中之一?

世界上有一群傻子,自願當獅子的祭品還覺得很光榮。
而那些拚命勸說⸺想把傻子從獅子的嘴邊拉開,還弄得一身傷的人,是不是更傻?

要如何區別低級紅和高級黑?
當我看到網路上對於社會殘酷現實的魔幻文學表現手法,就深深的體會到⸺最高級的黑,就是最低級的紅。

即使身在善意之中,也不會忘記世界的醜陋。
即使身在惡意之中,也不會忽視世界的美麗。
我想成為這樣溫柔的人。

要能期待獨裁國家能夠長久,就得期待每任獨裁者都是明君。
如果真能做到,也就罷了。
就是做不到,才會被推翻啊。

造一堵禁止人民翻過的牆,是極權政府的傳統。
可惜,只要還有人想知道外面的世界;只要還有人想翻出牆外。
那牆,就已經失敗了。

暴政崩潰並不會令人感到意外。
但即使崩潰了,前朝留下的爛攤子也不會憑空消失。之後的政府與人民會辛苦個幾代吧。
況且,上個政府因為暴政而倒台,並不代表接替的政府就會記取教訓。
不如說,重演歷史才是常態。

當我自己一個人的時候,覺得放鬆、自由、無拘無束,但有時還是想和人說說話。
並非隨便的哪個誰都可以,要和親近的朋友在一起。一起聊聊天、玩玩遊戲,或是只是各做各的事情,即使沒有獨自一人時的自由,但也很自在。

一個國家為了【穩定】無所不用其極,是因為他脆弱到一點搖晃就會崩潰。
即使拖過今天、明天,其脆弱的本質依然不變。
這樣的國家不可能長久。

不要把時間浪費在蠢貨上。
但對於時常見面的家人和朋友,真的很難無視到底。
至少我沒有那種冷酷。
討厭他們愚蠢的部分是真的,但愛也是真的。

不覺得只聯合無產階級太狹隘了嗎?
我支持世界人類大團結!

一個殺人魔拿無論拿一把刀還是一把槍,也頂多上幾天報紙⸺震驚社會。
真正能撼動世界的武器不是什麼槍支、刀械、原子彈,而是一群政客、軍人、無知的人民。

飛蛾撲火是很愚蠢,但飛蛾仍然有撲火的智商;歌頌暴政的人是很愚蠢,但他們仍有可以動的腦袋。
人會愚蠢不是因為無知,而是因為沒有無知的自覺。

書上寫古君王擁聖人的美德,操天下勞苦,所以萬民景仰。
而今別說聖人,今朝當權者亦不見常人應有的品行⸺但仍有人歌功頌德。
口口聲聲孔孟遺毒,但卻依然擁護遺毒中最戕害人民的行為。
孔子不過是千年前一個不受重用的古人;論語也不過是一本書。拿一個死人來合理自己的的暴行,雖然無恥,但看來依然管用。

真正謙虛的人,並非為謙虛而謙虛,只是已經明白⸺與世界相比,自己實在太渺小。

我不是很喜歡過於天真的童話。
善即善,惡即惡;正義會勝利,邪惡會敗北;美好的事物只有美好的一面,醜陋的事物只有醜陋的一面,天真、純潔卻太過不真實。
真實的東西太過醜陋;善惡過於複雜,活著就像在什麼都沒有的黑暗中行走。
在這樣的黑暗之中,只有那一點的光芒,卻讓我感到如此的耀眼、如此的美麗。

人是如何走偏的呢?
如果世界上沒有天生的壞人,那人都是被環境和周遭的人影響的吧。
如果是這樣,那我們應該責怪那個壞人?還是無法讓他走向正途的社會?
還是說,世界上真的有天生就無藥可救的壞人?

明明對畜欄裡的生活連連讚嘆。
卻又冒著風險,特地翻出欄外貶低其他物種的生活。
應該如何評論這種行為?

幸福與快樂的定義,各人都有自己的答案。
即使是欄裡的牲畜,也有屬於自己的幸福吧。

Show older
Mastodon

Server run by the main developers of the project 🐘 It is not focused on any particular niche interest - everyone is welcome as long as you follow our code of condu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