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2021即将结束,这一年做出了留学这个也许是人生中最重要的决定,希望能在以后的日子里坚守住自己的想法,活得开心点。2022,要求自己学习更认真些,不辜负自己的目标。难免有点心高气傲,那就用行动证明给自己看吧。
1.踏实学英文,向真实的C1努力。
2.开始学德文,寻找到适合的方法,踏实学好这门新语言,要有心理预期,努力在一年内达到考试要求的B2水平。
3.学语言时,阅读是很重要的部分,包括中文、英文阅读,同时写作练习也不能缺少,不要偷懒躲避基本的练习。
4.尝试学习独处,平静地安排好自己的生活,不要试图从他人身上寻找生活的支点,要向内探寻。
:patcat: :underheart:

déjà vu boosted

丹东警方发布通报说两父女阻碍警务、袭警,实际是女子和其父亲有社区证明有核酸想去看病,因为黄码被警察拦下,争执之后女子准备上车离开,警察站在车门口拦住她“我现在不让你走“并把她推到在地,70岁的父亲看到立刻打了警察一巴掌,警察立刻躺地上了,喊着“录上了录上了”才爬起来。回头通报和新闻通稿都说女子父亲袭警被采取强制刑事措施。

这次还有录像放出来,看了下转评区,没有一个人同情警察。

déjà vu boosted

乌克兰战争耗资巨大,乌军急需军费补充,基辅想出一招搞钱,任何人只要捐款40美元,就能把愿望写在153mm炮弹壳上,然后射向俄军阵地。收到付款证明后,乌军把任何捐赠人想写的文字写在炮弹上,拍照发给你,可以发instagram和朋友圈随你。
twitter.com/chenjglawyer/statu

déjà vu boosted

很多人现在还觉得国内一切正常,我只能说他们对历史毫无概念。

文革才过去多久?这么快就忘了?也是,这些年轻人又没经历过文革,也不爱看历史书,只知道被动地接受别人灌输的教育。

我来帮你们认真对照下近十年发生的事:

- 反腐和扫黑除恶,对应的是 52年的“三反”运动。确立权威。

- 一纸公文消灭全部教育行业的全部公司,其他公司应声而落,企业家噤若寒蝉。对应的是56年的三大改造运动,消灭私有化。

- 有影响力的大V被禁言炸号。高校举报和揭发成风,对社会不满的一言一行都被政治化并付出代价,如侮辱英烈罪。对应的是57年后的整风运动。 同时大搞个人崇拜。

- 科学/文化主动与世界脱钩。例如小学教育取消英文考试,要求高校创办中文期刊并优先发表,限制学者出境参加国际会议,禁止公民因私出境旅游。这对应的是大跃进运动,特别是插红旗,插白旗。

- 以疫情管制为噱头,限制行动/剥夺自由/侵犯隐私,经济大幅倒退,失业率暴增。这已经是文ge的开端了。“一切都是政治,政治就是一切。”

déjà vu boosted
déjà vu boosted

尝试粗剪的时候觉得要专门开那些视频制作软件也太麻烦了。然后找到这个叫LovelessCut的轻量剪辑软件,真的好好用哦。
超简单粗暴又便捷,没有一大堆花里胡哨,输出不损画质。portable版本随下随用。
强烈安利。

github.com/mifi/lossless-cut

déjà vu boosted

大家也关注一下这个在酒店被陌生人酒醉后强奸的受害者,深圳警察压案并且反过来要求她向强奸犯道歉 。
微博@丹丹Diana
警察原话“他就是想摆脱和澄清一下强奸犯的骂名,这给他的工作生活带来了困扰,也没不承认啊也没说你们俩没做啊”。
母语震碎了,发生关系了不就是强奸犯吗,有什么好澄清的?

déjà vu boosted
déjà vu boosted
déjà vu boosted

这事的进展真的很恐怖。今天了解到三件事:

​1. 打人的几个男的中,其中一个有女儿。网上很多狗东西说「去找他女儿玩玩」。

​2. 烧烤店老板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女性,她说视频中有一个黑衣服去劝架的女性就是她。这两天被人指责当时没出来管,被无数人威胁,电话也打爆了,还给她门口送花。她不得不出面澄清自己其实有劝架。

​3. 当时报警的一位女性,被记者采访,采访内容是个人隐私信息家庭住址之类的。现在有人说要去报复,让她等着。

能不能把这旺盛的注意力放在那几个打人的身上?

déjà vu boosted

唐山伤人案(暂时)被允许在墙内网络环境中传播,大概率是因为,施暴者是不带公权力背景的普通个体,处置它们,可以用来炒作司法部门的“维护社会正义”。
然而,随着事件传播,爆出的对公权力不利的讯息也就越来越多:诸如警方首次出警竟然以“一般打架”处理;其后,更揭出施暴者是长期逍遥法外的逃犯。

这现象说明,“大国崛起”那层表面上的金漆,已经再也掩盖不住这国底子里的破败腐烂坍塌。这种系统性的全社会的溃败,已经到了任何一桩普通事件的背后,都可能牵出系统性大问题的地步。
从当年表彰“最美女教师”牵出人口贩卖,到年初表彰“英雄母亲”引出女人被铁链锁颈强奸生八孩,再到今日唐山伤人案引出的警方渎职。

打个比方:它们本来是想要向公众表演,系统如何顺利治愈一个小小的脓包疮,以证明系统的英明神武。
然而镜头略微一歪,公众们便看到,那脓包疮不是一个,而是密密麻麻一大片;而且那也不是什么疥癣之疾皮肤病,而是三期梅毒已经进了大脑和心血管。

déjà vu boosted
déjà vu boosted

那些建議女性在處於弱勢的情況下要保護自己,不要硬槓,有點像當年溫和中國人來勸香港人放棄抗爭,說你們政治幼稚,你們不懂歷史,你們不懂ccp。男權社會與極權社會的殘酷,就是一直在用暴力逼迫大家習以為常,與之共處。我們就偏不。

Show thread
déjà vu boosted

24小时过去了竟然才抓住2个
当她小时候#10岁女孩卖百香果遭奸杀
当她初长成#宁波工程学院黑人外教杀人#
当她去旅游#女子云南旅游在饭店被打毁容
当她和丈夫去旅游#泰国杀妻骗保#
当她在读书#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当她去求职#上海小红楼
当她恋爱时#“五步陷阱情感操控术”#
当她想分手#云南女孩被前男友围堵楼道扇耳光跳楼致半身不遂
当她独居后#新华路 行李箱#
当她结婚后#杭州杀妻碎尸案
当她离婚后#拉姆遭前夫纵火
当她生孩子#徐州铁链
当她乘出租车#滴滴空姐事件#
当她乘地铁#西安地铁女子被保安拖拽下车#
当她住酒店#颐和酒店女生遇袭
当她去吃饭#唐山众男子性骚扰未遂围殴女子
当她去超市#上海 金山砍人#
当她在晨跑#21岁女孩晨跑后公园爬山失踪
当她在夜跑#乐山女子夜跑遇害案凶手死刑

déjà vu boosted

基于上述观点,个人认为一个男性在两性议题上首先必须承认,无论他如何表现/表达,他都无法像女性一样成为一个真正的女性主义者,他也不能自封为一个女性主义者。或许他可以说他在尝试做一些女性主义的事情,但他不该认为自己已经在做一些女性主义的事情。他必须抱有自知之明,时刻反省自己的观点是否处在某种不自察的凝视或自以为然的状态中。在两性议题上,男性是持有「原罪」的,因为他已经被社会塑造成了一个男性,他于此岸想象从彼岸看向此岸的景象,终究只是想象罢了。如果这种想象中参杂了自我陶醉,那就更加糟糕了。

Show thread
déjà vu boosted
déjà vu boosted
déjà vu boosted

唐山这件事,如果主要受害人到重伤标准,那就是3年以上10年以下;
如果轻伤,那就是3年以下;
如果轻微伤,那只能行拘15天;
但不论伤情,按寻衅滋事是5年以下,到底是鼓励犯罪还是以儆效尤就看官方怎么想了。
当众骚扰,对方反抗就群殴她和上前阻拦的其他女性(有一个女生还是他们同伴),这根本就是incel是恐怖主义,中共那么爱拿反恐反暴说事,自己在国内是怎么做的呢。

déjà vu boosted
déjà vu boosted

香港已經建牆了,「六四記憶人權博物館」這個鏈接 8964museum.com/ 不能直接打開,要用vpn才打開。只不過這類翻牆比起內地容易些而已,而且目前也只是部分特別的網站被牆,一切都是時間問題。

déjà vu boosted

我觉得有点恶心,当了某团骑手之后我才知道,原来某团的广告中宣传的“某团骑手会在高考期间免费接送高考生”“骑手会免费为高考生提供矿泉水”等活动,真的是让某团骑手免费提供的——是骑手免费提供不是公司免费提供哦。骑手是没有酬劳的。

虽然这并不是强迫骑手参加的活动,从理论上来说骑手可以拒绝,但是你某团的广告都向人民群众打出去了,真的有高考生向骑手要求免费接送的时候,我想大部分骑手是不好意思拒绝的。

简单地说,就是某团没有经过骑手的同意,擅自用广告跟群众说骑手会免费接送,然后用这条广告产生的社会压力向骑手们施压,让骑手们不好意思拒绝。

虽然如果有高考生向我求助我还是会帮,但是会不爽。因为我的劳动居然被某团越过我的同意免费使用了,人民群众被免费接送之后只会以为是某团雇佣我们骑手来接送的,不会感谢骑手,只会感谢某团。

某团把名声赚光光了,还一分钱不用多出,很讨厌。
————————
更新:哦我想了一下,矿泉水等免费赠送给高考生的物资应该是不用骑手掏钱买的。所以也不能说某团一分钱都不出就赚光光了名声——你看,虽然某团没有给骑手报酬,这不是还负担了买矿泉水的钱吗。

Show older
Mastodon

The original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