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Pinned post

@ShinonomeNano
cybre.space/@niconiconi/103830
根據 ,可應用藍寶石尊師之句式:「我一向以為只有支持隱私與匿名、反對監視巨頭、使用自由軟體的才有資格稱黃黑,啥時候一群果粉軟吹也配稱黃黑了?」

Show thread
Pinned post

@magma@o3o.ca
此 Twitter 描述的是身爲既得利益者的自乾五頭子的
twitter.com/BaduelaireinOct/st
然而,一個 pinko 在說「中國人素質差不適合民主」的時候,他指的不一定是「低端人口」,而是「那羣老不死的七大姑八大姨」。此類「素質論」一般表現爲「真的一人一票 LGBT 就徹底非法化了」、「老一輩都死了文化業就有希望了」等。而「右翼自由派」極右化後,各種退步主義與教權主義橫行,使此類「僞精英主義」更加堅定。
若以「階級劃分謬誤」解釋,可認爲此 pinko 與「七大姑八大姨」雖分處於較發達地區與較不發達地區,但後者於「小地方」過者不錯的「日子」,是真正的布爾喬亞;而前者於「大城市」,擁有了現代無產階級的意識。
@pearl0513@pawoo.net @IFRFSX @fanchuanjingming@bgme.me What's your opinion?

Pinned post

stallman.org
Since RMS supports Bernie Sanders, socialists should also support GNU. Consequently, @Aurangzeb@t.me should try to stop using Google Chrome and XMind.

Show thread
Pinned post

辱骂,TERF,Trans right 

看到群友说深圳卫建委发文挺跨,上网上找了一下丁香医生发的原文。
然后搜索引擎返回的第一个结果就是豆瓣的TERF(全称trans-exclusionary radical feminist,恐跨激进女权)号召姐妹举报丁香这篇文章。
FUCK YOU 我谢谢你妈把你生下来冲击我血压啊操。反抗强权不知道在哪里,互相伤害倒是挺在行。

留下链接:
douban.com/group/topic/2264377
留下永久链接:
archive.vn/vA3Qy

有能力者可以自便。

#terf #trans #跨性别 #女权

巴勒斯坦反抗者以香港为榜样。

这就是跨国联合。

BLM分发给队友的安全准则中借鉴了一大把来自香港行动中的经验,
俄罗斯的反普京抗议使用的是BLM的战术说明,
哥伦比亚的反新自由主义斗争在对巴勒斯坦的支持中延续,
美国和欧洲的反抗组织帮助突尼斯起义翻译文章和资料,
全世界的五一节抗议活动基本都是自治自决的主题领导的,彼此呼应。

但这也是风险很高的,印度的环保活动家因为使用了通贝里的行动战略文档,而被莫迪政府起诉为“勾结境外敌对势力颠覆政权”。

当权者一直在跨国联合以增强他们的镇压能力 —— 如果反抗者不能做到真正足够大规模的联合,就无法战胜暴政。

局限于本土的反抗已经远远不够了。

@yisheng 一个月一万的补习班只是“不小的压力”,我真的服了。气死了。表演欲太强,连葬礼上都要当主角。

Telegram的各种问题 

@tusooa@kazv.moe 说实话要手机号倒是还好,但是Telegram的很多设计显然说明了他们设计功能的时候,完全没有仔细考虑过保护用户的隐私和安全性
比如channel的comment。看起来不错,只要关联一个群组就可以评论了,然而这实际上极大的破坏了频道订户的安全性,本来没人能看到A订阅了B频道,结果更新之后A只要在B频道里评论,所有B频道的查看者就都可以看到A加入了B频道,这种信息的单向泄漏是很危险的。

同时,让我对Telegram的信心被进一步打击的是,Durov在面临关于Telegram产品的质问时,总是要么说“WhatsApp更糟”,要么闪烁其词。这个我是真的受不了:
https://telegra.ph/Why-you-should-stop-reading-Durovs-blog-posts-11-25

话说,看着 Apple 各种坑爹新闻,淡淡地哦一句「离不开啊」,然后继续研究怎么买下一代手机平板,甚至成为维护苹果的粉丝的人。和那些把「Apple 新闻」换成「中国社会新闻」,其实也是差不多态度的人,人群构成和处事逻辑上,应该有相关性吧。

保持对安全问题的警惕和一定程度的偏执,但不要让自己被流言蜚语的威胁把持,不要被不存在的威胁的恐惧压垮。
请各位多找谷歌,多找维基百科,多搜可靠的新闻,自己查证有没有这个安全问题。
不查证就传播不知道是不是真实的消息、整天害怕这个害怕那个、杞人忧天:
没!有!好!处!

Show thread

那些反贼kol的表现说白了就是气急败坏,以前在没有什么恶性事件的时候嘲嘲女性可能大家比较宽容,不会怎么发作,结果现在事件发生他们还是不改,于是就犯了众怒。但显而易见的一点是佛罗里达夫妇提出自己所谓观点的时候,他们的朋友一部分也会选择骂女性,甚至不会提出其他观点,另外一部分知道表达认同可能会挨骂,于是没有说什么话,结果田冉冉昨天一出来讲两句也出来附和,甚至憋不住也直接骂女性,所以这些人其实也没有什么观点,纯粹就是来支持朋友(互相之间真的能像正常朋友相处吗?)顺便继续心安理得骂骂女性的,或者直观一点可以说是来传播“女大傻逼教”的,面对这样一群怀着相同狂热而鸡贼的人们,和他们讲任何道理也是无意义的,其中还有kol说是微博环境变了,有些话说不得了,我想说并不是,是你们一以贯之的傻逼造成了现在的失意!

有些思想就像病毒,一旦感染,感染者在行为甚至想法上往往会趋同。比如stallman所说的抵制苹果抵制drm等言论,我虽然也赞同但可能并不会立即实践,重要的是这些言论和思想给我另一种看问题的角度,比如购买一款电子产品时除了评估硬件性能性价比外观设计等,也开始考虑隐私保护这一因素,我可能会在便捷性和保护隐私之间寻找平衡点,如果我用安卓手机也能达到同样的体验,那确实就可以不选择苹果手机(虽然安卓也有很多问题),抵制苹果抵制的不是苹果的产品,而是苹果产品背后的商业模式(比如拿数据线赚钱,不会真有人觉得lightning比usbc好吧,比如电脑无法自己拓展更换内存或硬盘存储或电池,虽然业内现在都这样,比如很多IPhone更换电池就可以再用一年甚至更久,但它的设计就不希望你自己更换),那不用苹果你用什么呢?这就要取舍了,如果是苹果的老用户,要越狱是很难的,苹果的生态就是为这个目的而建立的,只要你不讨厌它并且有钱,那你就是在它建造的天堂里,如果你改变了看法把它视为监狱那它就是一个壁垒森严的监狱。谷歌同理,但谷歌是软件服务,现在也开始学习苹果要做硬件软件一手抓,所以stallman称苹果是始作俑者

Show thread

Oops, a M$ or mojang account is required for playing #minecraft. That is too bad. I have difficulty in registering an account. ;-) Nor do i like to have a M$ account.

So turn to #minetest immediately. 😆

https://nakedsecurity.sophos.com/2021/05/14/apple-airtags-hacked-again-free-internet-with-no-mobile-data-plan/
https://positive.security/blog/send-my
https://github.com/positive-security/send-my
#airtag 本月第二次被乱艹。
此次,安全研究者使用ESP32芯片伪装AirTag,通过Find My网络上载任意数据到连接到苹果服务器的终端(比如手机和电脑)。
太好玩了,真是有意思啊
😆

@pearl 哎,推上大多数所谓反贼也都是这种。反正能有机会给ta们骂几句中国人活该,来证明自己不一样,ta们就能跟开派对似的。

Show older
Mastodon

Server run by the main developers of the project 🐘 It is not focused on any particular niche interest - everyone is welcome as long as you follow our code of condu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