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Pinned post

@ShinonomeNano
cybre.space/@niconiconi/103830
根據 ,可應用藍寶石尊師之句式:「我一向以為只有支持隱私與匿名、反對監視巨頭、使用自由軟體的才有資格稱黃黑,啥時候一群果粉軟吹也配稱黃黑了?」

Show thread
Pinned post

@magma@o3o.ca
此 Twitter 描述的是身爲既得利益者的自乾五頭子的
twitter.com/BaduelaireinOct/st
然而,一個 pinko 在說「中國人素質差不適合民主」的時候,他指的不一定是「低端人口」,而是「那羣老不死的七大姑八大姨」。此類「素質論」一般表現爲「真的一人一票 LGBT 就徹底非法化了」、「老一輩都死了文化業就有希望了」等。而「右翼自由派」極右化後,各種退步主義與教權主義橫行,使此類「僞精英主義」更加堅定。
若以「階級劃分謬誤」解釋,可認爲此 pinko 與「七大姑八大姨」雖分處於較發達地區與較不發達地區,但後者於「小地方」過者不錯的「日子」,是真正的布爾喬亞;而前者於「大城市」,擁有了現代無產階級的意識。
@pearl0513@pawoo.net @IFRFSX @fanchuanjingming@bgme.me What's your opinion?

Pinned post

stallman.org
Since RMS supports Bernie Sanders, socialists should also support GNU. Consequently, @Aurangzeb@t.me should try to stop using Google Chrome and XMind.

Show thread
Pinned post

zhuanlan.zhihu.com/p/514508254

推荐篇神文,分析的是新疆兵团制
不确定作者是怎样从信息黑洞里扣出这么多东西的,知网上边有关新疆的资料质量差的要死

收紧的逻辑:1.先控制外汇(大部分人没有外汇需求,不关注)2.控制护照签发(不出国的人不关注)3.减少境外航班(不出国的人不关注)4.然后让人失业,禁足,为所欲为 (现在开始关注出国,发现已经到处有困难了)
同样的,通信收紧的逻辑:
1.海外电话被中国通信商截断(大部分人通过网络打电话)2.海外短信被中国通信商截断 (大部分人使用微信发短消息)…后续可以想见了。
他们似乎总是先去切断后路,再去正面进行攻击

刚刚在timeline看到有人知道APP要做什么功能是产品决定的不是程序员,真的好感动 :blobcatsadreach:
原因是我的前互关发过这么一条,我看见之后立刻把丫拉黑了,什么鬼东西,现在想起来还是好生气

@linanxin1983 这本质上不是“一句话女人说没人重视,男人说就成了金句”,而是男性繁殖癌可以把自己的传宗接代理想投射到男人身上,而无法投射到女人身上。女人不生育,他们只有生气,而男人不生育,他们就兔死狐悲咯!

@lla0715 你好,我就是截图里发那条豆瓣的人。我在路上一共被查过三次离沪证明,但警察都是草草看一眼,完全没有仔细看。口头证明很耽误时间,而且有些警察就是认证明不认人。我觉得当下有两个方法,一个是抢到票的当天,凌晨两三点就走。我回去的时候遇到的大哥就是这样,他凌晨出发,路上一个人都没有。另一个办法是自己word写一个,找会ps的朋友帮忙p个居委会的章。因为路上真的不会看这么仔细,一旦到了高铁站或者上了高速,没人查这个的。

分享一些坐疫情牢的1984环境下可能不守序:
在上海这两个月坐牢坐下来,发现这种全景监狱的基层人力是远远无法保障监狱严密运转的,它主要仰赖于人们的温顺听话、恫吓和相互监视。这就意味着它有很多漏洞。如果有可能,尽量参与志愿者,它太需要人力去维持摇摇欲坠的运行了,所以表现得很热心就行,成为志愿者后能得到大量信息并卡bug,更重要的是志愿者有可能获得一套防护服——当一个玩家可以伪装成NPC,hummm……
不当志愿者也行,沿着小区的墙根走一圈,很有可能发现有一群利益驱动的前路人已经趟出一条路,比如扯松的铁丝网,虚虚搭着的铁栏杆,适合踮脚的翻墙处,被掰得看天望地的摄像头(要知道在所有人都坐牢的适合摄像头坏了可没地儿修),墙头如果有高压线,那走线也是沿着小区内部。
怎么讲,心理上,1要把这里当成战区而不是日常环境,这样很多事都不会被气着。2不能把自己当作顺民,做Plan BCDEF。

twitter.com/YurikoTheGrace/sta
百合子有所不知。 Twitter 環境是算法至上而非行動主義,因此只需每日復讀十遍「資本主義好,政府是垃圾」即可稱「安資」。

你美现在堪称是思想沼气池,什么思想理论主义到了你美都要被发酵成新兴宗教然后输出出来,尤其是身份政治,简直是世界级毒瘤,搞得我现在已经对 woke 进步派 PTSD 了。

场景 1:
我:比起呼吁禁枪,更应该把好人都武装起来,让保守批不敢造次。
woke 进步派:你不支持控枪,你是不是川粉?

场景 2:
我:罗诉韦德案基础不牢,还阻碍了进一步搞政治斗争,早该推翻了。
woke 进步派:你不支持罗诉韦德案,你是不是反堕胎川粉?

……

#FuckYouElonMusk 所以说很多华人在国外支持右派(共和党) 之前美国极右组织proud boys(他们支持KKK)还接受一大笔华人的赞助 可能跟右派有股家乡的气息有关吧 :ablobcathyper:

Show thread

@bgme@bgme.me 炒作。这样的话,即使特朗普本人不回推特,也会刺激原本跑路的用户回推特。

操操、Pawoo 以及拒绝媒体文件 

在 mastodon.social 拥有帐户的嘟友们,不知你们是不是有这样的疑惑?
为什么无法在 mastodon.social 站内查看 Pawoo 实例用户的头像以及嘟文所附加的图片?
为什么 mastodon.social 要拒绝接收 来自 Pawoo 的媒体文件?

虽然我觉得大多数嘟友肯定已经知道了这段历史,但难免还有不知道的嘟友,因此容我在这里重复一下。

先说法律差异的背景,在日本 Child pornography 是非法的,但 Lolicon、Shotacon 是合法的。但是在欧美的很多国家,Lolicon、Shotacon 也是非法的。
在日本十分流行的推特作为一家美国公司,自然执行美国法律,其与日本的风俗法律有诸多冲突之处,最明显体现的便是大量 Lolicon、Shotacon 画师被推特封号。

2017年4月,一次推特封号潮之后,大型同人网站 Pixiv 决定为画师们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 SNS,不再受推特的鸟气,于是基于 Mastodon 的实例 Pawoo 就这样诞生了。
Pawoo诞生之后,画师们欢呼雀跃,很快便有几十万用户注册,Pawoo 一跃成为当时最大的 Mastodon 实例。
因为 Pawoo 的一大部分用户都是受到 Twitter 迫害的难民画师,到了 Pawoo 自然要发图庆祝。大量 Loli 色图 federate 到了其它实例,实在把那些欧美实例吓得不轻,于是相当短的时间内大量实例切断了与 Pawoo 的 Federation ,于是有那幅孤独的小象的图画。
后来虽然恢复了 federation ,但也不再接收来自 Pawoo 的媒体文件。

简而言之, mastodon.social 等实例出于合规性考虑,拒绝接受来自 Pawoo 的可能含有违反当地法律的媒体内容(Lolicon、Shotacon色图)。

当然,借用某人对操操的评论,在我这里二次元萝莉色图是非法的,为了我的安全考虑,你 Pawoo 赶快把那些发二次元萝莉色图的画师们通通封掉。这当然也算是解决办法之一。

twitter.com/murasame_lite/stat
黃啟光黃詩敏說:
黃啟光來自大馬,黃詩敏來自大馬。
黃啟光口吐芬芳,黃詩敏儒雅隨和。
黃啟光用傳統漢字,黃詩敏用傳統漢字。
黃啟光關注 PRC 政治,黃詩敏關注西域「再教育營」。
黃啟光自稱「廢青」,黃詩敏自稱「廢青」。
黃啟光關注老爸爸(錫蘭),黃詩敏 YouTube 人稱老媽媽。
(待續?)

@mach
对的。以自己脑补他人,是中式的傲慢。
应该坚持,不管有什么没有什么,公权力不能毁坏普通人的家。
而不是坚持,你知道这东西多贵/珍贵,你知道这对我多重要吗?

@pearl 这件事提醒我们,“亲不亲,阶级分”乃一句事实性描述,务必要重视,如果没有这点问题意识,异议者将陷入本阶层内自说自话的困境。

@allhaillt
秦地的“不支持不反对”换个说法就是“不支持性少数群体发声,但是不反对对性少数群体的歧视,对待恐同「默言宽容」”。父权制这一压迫体系会组织并鼓励那些受压迫的群体保持静默,对于支撑自己特权的事实,处于特权阶层群体也会倾向于不去关系,这恰恰是一种傲慢。

无论是保持沉默,还是默许少数群体的困境是一种合理的,特权阶层总会拿出一种“伪善”的姿态--明明就是在反对,却又不好直接反对,于是把它包装成不合理的「政治正确」的霸权,各种“虽然我支持性少数群体,但是……”扭捏的姿态显得无比可笑。

最贱的就是宣称自己不支持不反对的了,连大方表达自己观点都不敢,不敢承认自己有偏见,很孬。
同样是主流霸权,反对的好歹能诚实点承认自己恐同,不支持不反对的则是把主流霸权心态发挥到极致,即你们就该低我一等,就该像地下臭水沟老鼠一样活着,你们低调活着我不管但要妄想得到和我一样的权利就该死。
这也能叫不反对,真会笑死人,以为自己比激进反对者好吗,其实比他们还恶心虚伪,这就是既得利益者利己的最大特征。男的也是这么对女的说的,我不反对平权呀,我只是反对女权呀。
这千百年来被夺走抢占的累积下来,你们就是几代人都还不起,不是现在拿个尺子量一样高就叫平等,要把欠的都还回来才能平等。

马克思虽然被尊为无产阶级的革命导师,但他本人并未亲自成功领导过任何一场革命,他提出的资本主义社会发展规律的学说说白了就是在整天呼唤“大的(指资本主义不可避免的经济危机)要来了”……说这些是希望大家能适当自我调节心态,不要大的还没来自己先在内心的天人交战中崩溃了,,,

@board

@yshgd 我父母也是不认为有囤物资的必要,怎么说也不听。突然有一天,他们态度转变了,主动积极询问当前的情况,让我们帮他们开清单他们照着单子去买。事后才知道是他们在上海的朋友最近打过电话,现身说法,讲述了在上海挨饿缺药的窘境,他们这才信了。子女的意见有时候不如他们自己同龄人的话管用。

Show older
Mastodon

The original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