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女性主义期刊《红》征稿中!

1. 投稿艺术形式不限(一句话/诗歌/小说/散文/学术论文/绘画/摄影等),本刊主旨为女性的自我抒发,因此主题不作硬性要求,若需要推荐,第一刊主题为“女思想者”。
2. 投稿邮箱:rwb.magazine@gmail.com,请以附件形式投稿,并注明“投稿类型+投稿人”。
3. 特别征集:① 一件最能代表你的物品和它的故事,将它拍摄下来附带文字发给我们,我们将以艺术形式展现出来。②你的身体或身体某部位的照片,我们都是血肉,展示没什么值得害羞,以艺术的名义展现你自己。③Me Too留言,所有你想说的,都可以告诉我们,哪怕只是手写一句Me Too,我们也非常欢迎!
4.本刊秉持透明公开的原则,投稿不需任何费用。 pawoo.net/media/Bh6iqexfbyN6yL pawoo.net/media/DlSpGU0ONXqQD7 pawoo.net/media/N9CAszNpP_NveT pawoo.net/media/qBgHptf5qCy5P1

对不起很久没上来了
微博炸号有朋友摸过来的谢谢你们

法语的Let it go翻译居然是liberté

今日性别问题观察 

证券法老师:投资这个圈子太累了,我不建议女孩子进入这个行业,这并不是出于社会上的偏见,相反我觉得女性自己的一些处事方式其实很适合做这个,但是这个圈子真的太累了。然而我觉得男孩子应该接触。
我觉得他是好心,只是被歧视两个字搞怕了。但是因为歧视太根深蒂固其实很多有偏见的人并不能意识到自己有偏见。
每当遇到这种“很辛苦”“体力劳动”而被说“生理上就不适合女生”的时候,我感到不适往往不是因为“凭什么你们说女生不能做?”,而更多是“凭什么你们默认男生就都能做?”
为什么男孩子不能选择回避压力大消耗大的工作?男孩子为什么不会身体撑不住、不能喜欢安稳的职业多过奋斗?
为什么强壮而健康的女性不能选择耗费体力和精力的工作?
——当然我一点都不想搞投资我就想抬个杠。

我是认真地以为脱离了我的上一个大学寝室我就再也不会遇见认真地跟我说不要过妇女节的受高等教育的女性朋友了
还是太年轻了我👋🏻

那天有个朋友兴冲冲跑来问我说
哎呀我也想读一个双专业,你说读音乐还是电影好呢
我说,那你只能拿BFA了经济学位拿不到了哦
这位朋友:哦 真遗憾

喜欢女孩子气的女孩子
stereotype的那种 温柔顽强的
不是说别的样子的女孩子气就不叫女孩子气了
但我喜欢的那种女孩子气就是越来越少了
我也不是 也变不成
特别喜欢 垂头丧气
但是不敢讲怕被打
你看魔幻不魔幻
就是有我这种上赶着物化自己的人

逐渐想通,作为媒体人不信媒体,但同时要利用这一份不信去操作公众信或者不信媒体,有舆论才有传播的立足之地,有观众才有传播,就像实现不了的布尔什维克一样,传播学令人窒息,永远不要搞新闻。

大众传媒期末论文今天due proposal我完全忘了
我是写被我抛弃的春晚
还是被我抛弃的饭圈打架
还是被我抛弃的media framework
还是同样被我抛弃的225 aka censorship呢
我都不想写

但是作为人文学科的人我很羡慕搞社科的
感觉充满干劲
但我现在的行动能量连人文学科都支撑不下去了
叛逃BFA一丧到底吧👌🏻

作为一个“人文学科叛逃中”的人我有什么资格假装专业谈人文社科啊,我为了BFA连BA都不想要了,这就是我不再说话的理由。要知道,跟新浪让不让我说是没有关系的。

为什么我都不发嘟嘟呢
因为我突然成为了生活充满风月的八卦人士

我不是一个爱发表看法的人。不是说我对世界没有简介,我的立场和观点像七肢桶语一样在我的脑子里铺展着,大体上形成了一个囫囵的有条理的世界观,其中掺杂着千丝万缕的分支联系和辩证,人类逻辑的单一线性就,限制了这一点,所以让我总结我只能说,别问了我觉得谁都挺对的,我不是一个合格的语言和大脑使用者。

世界电影观众通病:政治隐喻=吃相难看差评

今日的一个荒诞时刻:
给朋友推荐亲爱的玛嘉烈,朋友已经找不到这首歌,我才想起来黄耀明已经被下架蒸发查无此人了。
一月去看tate的苏联艺术展(名字叫闪闪红星),里面讲到苏联人民在大清洗时期的自我审查:当有人被捕后,立刻把那人在照片里的面容毁掉,以免被举报。肖斯塔科维奇的回忆录里也说到了这一点,苏联时期,记忆也是受政府管控、可被修改的东西,定罪、平反,都是官方一句话的事情。如今也是如此,写了北京欢迎你的林夕,几年之后摇身一变,成了“大陆可能再也去不了啦”的港独分子。
图上是一张苏联时期的毕业照,头部被铲掉的皆是大清洗时期被定罪的人,当男友拿起手机拍照的时候,手机的面部识别黄框出现,没有面部的人被杀死了第二次,八十年前的幽灵再一次来到我们身边。我毛骨悚然,拍下了他的手机。我知道人的软弱,也理解人的无力,我也不能例外。但我希望大家都能做见证者,主动地、充满好奇地去看那些官方试图蒙住我们眼睛的事情,若害怕可以不为之发声,只需要我来、我看见、我记住。因遗忘是二次死亡,视而不见亦是谋杀,希望我们能永不相忘。 pawoo.net/media/sNwhBE7_-Z2L1A

初中时班上有一个同学,始终不愿意入团,被班主任叫去沟通过许多次,最后仍然没办法,随便交了篇入团申请书上去,不得已变成共青团员。
这真的是很无奈的事情,人人都得入团,老师觉得:入个团而已,你为什么非要死犟呢?同学觉得:入个团而已,你为什么非要让我入呢?
中国人总爱说不谈政治只谈风月,但政治在这片土地上,在某些方面几乎深入到人人心里令人几乎意识不到这是政治,在某些方面却又讳莫如深,党=国家,若有人真的拎不清又怎能怪他们呢。

本人长这么大自认为没有被identity困扰过
但今天居然体会了一把lǎi着柜门不敢推
人生多么丰富多彩👌🏻

Show more
Mastodon

Server run by the main developers of the project 🐘 It is not focused on any particular niche interest - everyone is welcome as long as you follow our code of condu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