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newer

いっちょまえにいい感じの角度をつけてくる

言峰綺礼的背景其實很值得細味。
他是一個逸離了由社會常識,同時位於極度被道德珈鎖囚禁的位置上、並為此苦惱的俗人。
可惜他的文戲不多,不然能描寫他的內心應該長期在這種矛盾下交戰吧。
幸運的是他很早就決定跟隨自己的心,解開社會束縛獲得自由,而且很早就因為追尋愉悅而死,甚至視路線有英雄般的戲份。
角色設計也有點諷刺,集神聖、權威、嚴肅等形象於一身的神父,在有著這麼庸俗的煩惱和邪惡的的天性的同時信仰心並沒有變。
同時也是以戲劇的形式表現了很多人內心受社會規範的壓抑的一面。

可是現實沒有那麼多人像他那樣幸運,可能會一輩子在與矛盾交戰,像我這樣逸離的跟快樂無關,只是一直尋找答案,可是知道越多反而越像詛咒一樣纏繞我。

DLLM,因為唔想直接cap圖條fb link轉到我手軟,又無理由開個google doc來轉咁怪...
想講稍為有深度的發文500字夠條毛咩,分分鐘自我介紹都唔夠
發文字數限制被fb完全屌打,老老實實mastodon功能同性質差咁多,我就真係唔可以呃自己話一時三刻可以當佢做alternative喇

(續轉) 5.

鏡頭上的 Zuckerberg 顯得良善、篤定,讓人想去信任。其實我也願意信任他的動機、存心;我願意相信他真心相信自己的話。但這不代表,我可以信任他的承諾與願景。

事實是,十四年來,臉書早已發展到超過他跟他的團隊能充分理解、掌握、預期與有效規範的規模。在這種規模的體系中,一定會有各種算不到的系統風險,各種層出不窮的問題。伊利諾州眾議員 Janice Schakowsky 提問時說的沒錯:歷年來Zuckerberg 一直在道歉。

我認為,去期待任何一個人——即便是這個體系的創造者與最高經營者,能夠掌控一切,不再犯錯,本身就是一個錯誤。人畢竟不是神。連神都無法避免戰爭、暴力,邪惡,人又如何可能在這點上超越神,創造完美?

臉書早已成長成一個複雜的生態系;而生態系的問題,需要生態而非機械式的解法——也就是說,透過讓更多使用者成為整體秩序形塑的夥伴,而不是只靠著某種官方的刪文部隊。甚至,需要有一定程度對「出錯」必然性的覺悟。

(續轉)這段話非常正面、有擔當,符合美國英雄主義的想像;貫穿兩天聽證,他對諸多挑戰的回應也符合這樣的基調。但我擔心的,正是這種態度「太正面」,正面到做出太多可能達不到,或是「需要付出某些隱藏的社會代價才能達到」的承諾——像是某種「創世神」等級的自我期許。而我憂慮的代價,就是 “facebook policing” 的變本加劇。

Zuckerberg 這兩天不斷強調的,就是他投入多少內容審查人力,以及將開發人工智能工具,以管制各種色情暴力、仇恨言論、假消息、恐怖主義的訊息。但我不知道的是:這重重管制措施將增加多少成本,必須用使用者的某些權益去交易?在實務上有多少「誤殺」率,會對言論與表達自由造成多大侷限?以及最重要的,刪留的標準為何,誰來(與如何)決定?而這最後,到底留給大家的是良善秩序,還是某種數位極權?

(續轉)他有一段描述臉書「哲學立場的轉變」:

"For the first 10 or 12 years of the company, I viewed our responsibility as primarily building tools that, if we could put those tools in people's hands, then that would empower people to do good things.

What I think we've learned now across a number of issues -- not just data privacy, but also fake news and foreign interference in elections -- is that we need to take a more proactive role and a broader view of our responsibility."

(續轉)簡單說,因為臉書在短短十多年間長得太大,影響太無遠弗屆,導致 Zuckerberg 被要求負起各種責任——從全球各地選舉「不受境外勢力影響的integrity」、防堵恐怖主義,到緬甸羅興亞人的災難等等。神奇的是,Zuckerberg 還真的都正面概括承受,承諾要負起對應責任。

(續轉)
又例如,好幾位議員都強調「資訊揭露」與「給民眾選擇」,卻忽視實務上,這些技術資訊的複雜度,早已超過多數人能迅速理解的程度。這種資訊複雜度對一班人認知系統的壓力,早已使得單純的「資訊揭露—讓人自己選擇」不再是充分有效的權利保障手段。

3.

但另一方面,這兩天的聽證,對 Zuckerberg 與臉書是極為成功的公關勝利。

如同李明璁點出的,他難得地穿上深色正式西裝,從西岸的「矽谷男孩」變身成東岸的「華府大人」。他對再怎麼狀況外的提問,回應時也顯的誠懇認真。

貫穿在回應中的訊息是「承認錯誤、勇於負責、採取行動」,並時而提醒:一、臉書十四年來,從宿舍創業到二十億使用者的大平台的軌跡(因此犯錯是難免的)。二、無論如何,臉書也帶給這個世界許多其他美好。

這兩天媒體與股市的反應,也給予高度肯定。

4.

不過一路聽下來有種濃郁而不安的印象,可以用三個關鍵詞勾勒:失控的正面思考、過度承諾、數位極權的幽靈。

(續轉) 2.

如同不少人想到的,看轉播很快會萌生的念頭是:這些白髮蒼蒼的資深政治人物中,有幾個真的熟悉臉書,有充分的,親手使用臉書的經驗?還是,多數人只是把FB當成另一個「形象經營渠道」,雇個小編去經營,然後拿著助理彙整來的外界評論分析報告,在聽證會上二手傳播?

這種提問方「沒能跟上來」的感受,也反映在提問中呈現的種種觀念語彙,在描述、詮釋、回應當前爭議時,出現的種種「卡卡的」的地方。

例如南卡參議員 Lindsey Graham 煞有其事地用車廠間的競爭,追問臉書「主要競爭者」為何,旨在訴諸臉書的「壟斷」——但這一大段花俏的質詢,並未考慮資訊服務內涵遠不像汽車工業那樣標準單一,更未考慮任何「平台」對其使用社群皆有某種「基礎建設」的性格,不是像換輛車那樣簡單。

又例如阿拉斯加州參議員 Dan Sullivan 用「媒體 vs 科技公司」的二分法,要求Zuckerberg定性,讓後者輕易地逃到「科技公司」的自我標簽中,忽視其早已在實質上侵奪許多過往屬於媒體的功能與權力。

Albert Tzeng
4 hrs · New Taipei City, Taiwan ·
|Zuckerberg 國會聽證

1.

連兩天看轉播,都看到睡著。不只是因為台美兩地時差,也不只是因為五小時的漫長,而是美國國會議員煞有其事修辭用心的提問中,充斥不少搞不清楚狀況、花俏、失焦的存在感表演,罕見精準而有銳度的出手——Hack 關於「商業模式」的著名提問只是冰山 。

而另一方面,Zuckerberg 的回應也只停留在原則概念層面,只要涉及細節都是「我請我的團隊再跟進」——這話還惹得密西根州眾議員 Debbie Dingell 後來抨擊,這位臉書執行長竟然那麼多事都不知道。

兩天之中,有些似曾相識橋段還一再出現,很像鬼打牆。就有聽到的部分,並未增加太多對本案的洞見,而是對於美國作為所謂「民主國家典範」的國會聽證能做到與不能做到的,有更現實的感受。

光聽這兩場聽證,搔不到癢處。

@Kyubey

我其實睇唔到現代社會有咩PRODUCT唔包毒品既功能同行銷方式

或者話, 所有公司都好努力咁達到毒品級既客戶忠誠度...

真係唔好話食飯時強制播中共国歌無用
仆街我老母岩岩跟住唱呀屌

終於追完,近幾年難得的好動畫,頭六七集節奏雖然很慢又故弄玄虛,但後部收回伏筆的技巧很好。AICO有戰鬥,有設定,有機械,但極少賣萌,主題和故事主線十分認真和嚴肅——帶出醫學實驗的殘酷、人體試驗的非人道、人工生命體是否人類的哲學問題。結局淡淡地感人,不會過份煽動,處理得當。

自Psycho Pass之後,已經好久沒這樣過癮。

坦白講,日本近年的動畫十居其九都是垃圾(有些我未看),動畫公司為了賺錢,賣碟賣周邊,只為討好廢宅推出大量可愛女角,動畫內容淪為日常和賣肉賣萌,有人說得沒錯,只有財雄勢大的Netflix才能容許製作這裡賺不了幾多錢的優質動畫,拯救日本動畫的生態。


當考慮到,角色SR機率等於人地SSR、
保底分分鐘得四星禮裝而大多數四星禮裝都垃圾、
新5星強度越來越雞肋而且分分鐘弱於四星、
銷售方式越來越變得真係純粹賣卡面、
但又越來越忽視女性玩家等種種因素既情況下要我課FGO,咪傻啦。 mastodon.social/media/LhV1EyDp

Show older
Mastodon

Server run by the main developers of the project 🐘 It is not focused on any particular niche interest - everyone is welcome as long as you follow our code of condu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