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个人bio都写的很清楚了,不是我在Google+(俗称鬼城)上认识的人就别关注我。
怎么还有一堆莫名其妙的账号送关注请求?
是看不懂中文吗?阅读理解能力有问题?

草,还真打算清洗最高法院啊
而且还真打算清算卸任总统啊
美国政治传统一拆拆俩啊
눈_눈
论拆家,贵国共和党还得靠边站(他们不是出于原则问题不拆家,他们是不知道如何有效拆家,有鉴于此我坚决不同意将共和党划入保守主义的范畴,我们保守主义者第一没那么蠢,第二没那么无能),真拆家翘楚我只服民主党

我脚得吧,毛子开始给憨憨粉们提供言论平台是一个时间问题。
到那个时候估计民主党又要开始嚷嚷川憨憨通俄了。
能不通嘛被你们逼的。

现在掉头看后现代主义,就是人类太久没有被提醒肉身的脆弱性没有被自然毒打所以精神飘了。

人类『知识』分子:世界上没有真理,只有权力构造。
新冠:你再组织一下语言。

找到一款靠剪裁收腰不需要腰带没有过多乱七八糟装饰的双排扣羊毛白大衣怎么TM那么难。
那!么!难!
啊!
之前念叨的那一款,这次剁手了发现买小了一号,大一号的已经卖光了没得换,然后我爸还补了一刀『你要么再减减肥』!
老爸你不是这个画风的啊!你的画风向来是把我往猪崽子地喂啊!
啊!!!

如果有关注川憨憨支持者们会知道他们喊Patriot Party已经有一段时间了,那个狮子党徽也不是新事物,是2016-2017年川憨憨竞选胜选后不久粉丝就整出来的。
那会儿,憨憨支持者们之所以自我标榜是Patriot Party是因为还有不少的共和党参议/众议员不支持憨憨给他使绊子,被憨憨死忠粉定性为RINO, republican in name only, 所以气不过的憨憨粉们当时就嚷嚷着我们不是共和党人,我们是Patriot Party。
后来这事为什么热度下去了呢,因为这群RINO统统在2018中期选举里败了选。事实证明憨憨别的不行,贡献表情包、恶搞gif、拆毁美国全球霸权合法性和发动粉丝能力那叫一个出类拔萃。在那之后T_D上对RINO口诛笔伐的帖子频率肉眼可见地下去了。
现在,嘛,共和党可以考虑写遗书了。Grand Old Party,命数也就那样了。
至于川憨憨,其实也可以考虑写遗书了。

倒是,美国的建制派要是这么玩,把国内川憨憨粉丝的网上发声途径全部堵死吧……
我这么说,你们最好趁现在去看看《攻壳机动队》TV版。
第一季,好好看。第二季,用心看。

第一季里的笑脸男事件,把村井疫苗封杀丑闻替换成你们这帮建制派干的任何一件伤天害理的事,想想九课这种比deep state还deep state的暴力机构在整件事里所扮演的角色,以及在那之前互联网上已经泛滥到不可收拾的笑脸男meme,好好揣摩揣摩。
第二季里的个别的十一人事件,把核恐怖主义的最大推手从想要核平出岛的美国换成俄罗斯,自己再掂量掂量。

我说的难听一点你们这帮建制派现在还能蹦跶,是因为你们运气好,川憨憨是个战五渣。
不是因为你们政治操盘水准有多牛逼。
不说对手换中国任何一个省级干部吧,就我这么一吃瓜看客,你们能不能把我斗下去还难说呢。
干掉战五渣,没见你们涨经验值,back to normal的自欺欺人倒是念念念念念,能念成现实吗?要是念念念就能念成现实川憨憨早把新冠念没了好伐。
川憨憨背后明显是Distemperature of your own air and season,长点眼啊。

卧槽?!!!!!!!
这清算速度也太快了吧??????????????

哎说实在话,我也是年轻。
攻壳TV版第二季,素子姐姐潜入合田一人的伺服器,合田一人自己编的AI不是说过一句『这个国家希望的是在冷战构造下的桃源乡的再现,国民虽然对此毫无知觉,但不由自主地需索着它』。
当年看这一句话看了也就过了。现在看到(上了年纪的)美国佬对康米这么咬牙切齿,整个国家无论是上层也好下层也好都有一大部分在需索着一个新冷战,想想当年日本在冷战中不仅拿美国的资助还承接了不少产业转移,那日子过的比令和废宅要舒服和有奔头得多,现在回过头来咀嚼这句话,押井守的功力真的是仰之弥高。

哟,川憨憨粉丝团里也有人知道自己这群人接下来要面对(有可能是血淋淋的)政治清算啦?
说实在话这政治觉悟在美国人里已经算是相当高了。在美国人里。
一打头我看到historical这个字还觉得,咦,有意思,美国人懂历史哒?拉出来给阿姨走两步。
结果通篇只引述20世纪史的作风也够美国人的了。二战以前的历史在他们眼里那叫史前史,美国建国之前的历史对于他们来说压根不存在。
我真傻,真的,我还指望他们能看一眼罗马共和国。

metallicman.com/laoban4site/wh

至于全篇臭气熏天的冷战思维残余,容我阴阳怪气几句:
你们看不爽的各国共产党,当年要搞革命的时候,成批成批抛头颅洒热血的牺牲,你们以为这群共产党没做过吗?
他们付出的可比你们现在愿意付出的要多得多,他们承受的、忍耐的可远不止被FBI查水表或是断网或是社会性死亡。轮到你们这帮懦弱的小布尔乔亚去瞧不起他们?
喝tui。

代表deep state~~~~消灭你!(> ω ∂ )~★

脑补了一下三石琴乃的声音说这句话妈的太魔性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诶不过仔细一想美战系列和魔法少女小圆那种颠倒善恶的狂欢只有一步之遥啊,当年武内直子的土萌萤人设虽然划时代但还可以加大力度的嘛

有点Populares v.s. Optimates的味道了

t.co/16w6YYhHdE?amp=1
不过憨憨啊,你这么搞,简直是在告诉美国的精英赶快肉体上消灭你啊。

mobile.twitter.com/sethrockman
我他妈看到一个历史系教授号召用政变打败政变还一脸正义也是相当佛。
讲政变,南希佩洛西那个要架空总统的核控制权的老妖婆可比川憨憨恶劣到不知哪里去。咋,披一层温文尔雅的皮就看不出来啦?
这眼神还搞历史啊?

哦还有这个:
mobile.twitter.com/sethrockman
他连美国右派之所以讨厌左派因为左派老是想着堵人嘴都没搞清楚。
这都四年了啊。丰富的第一手史料摆在他面前,摊上这种惊天地泣鬼神的阅读理解能力的缺失,他他妈的能避免时空错乱不把他的估价体系强加到历史时期第一手资料上才见了鬼吧。

我只能说一句话:美国普通民众对精英的鄙夷,不是没来由的。
눈_눈

One day more.

要达到我所预期的那种风暴,美国的政坛上需要一个懂运筹帷幄的文学家。
(恺撒就是个文学家,他的散文据说在拉丁文学里算是行文洗练优雅的典范。另外两位本国的文学家那就更不用提了,黑他们啥都没法黑他们的文学造诣。)

现在看来还没有这么个文学家。十年二十年后,也许会有也许不会。
但假如这么一个人,以自己的诗意为一国的灵魂铸模,以自己的血腥来把这个国家推到默然接受他的塑形,美国在接下来半个世纪里孕育不出来,那么它活该和居鲁士的波斯、亚历山大的马其顿得到同一个下场。
在那之前,美国政坛上真心只有恶心混杂着拉胯的shitshow可看。

赫鲁晓夫当年大赦苏联大清洗时期的参与人员时说过一句话:『原谅他们不是因为他们没有做错,而是因为他们人数太多了。』
就这政治智慧已经可以甩美国这帮肉食者一万条街。
继续不依不饶地闹,继续得志便猖狂,『宅心仁厚之于政治,绝不少是最真的智慧』,你们就继续当个反例证明埃德蒙·伯克大人有多么高瞻远瞩。

mobile.twitter.com/MeidasTouch

咦,重温了一下终结者第一部发现它是1984年拍的,里面设定的T-800大概是2024年的科技。

想象中的2024: 人类扑街生物科技冶金工业神经网络大普及,AI跃进能制造出州长一样的终结者。
现实生活中的2024: 恐怕科学家还在苦口婆心地劝普通人『戴上口罩做个人吧,还有地球真的是圆的NASA没在骗你』,同时,人工智(制)能(杖)还处于指猫为狗的阶段。

终结者1还有一句微妙地应景的台词:
That terminator is out there. It can’t be bargained with, it can’t be reasoned with. It doesn’t feel pity or remorse or fear. And it absolutely will not stop, ever, until you are dead.

虚假的终结者:州长。
真实的终结者:科维德十九世。

美国现在古典内战还没开始,赛博内战是确实已经开始了。
贵国整活就是推陈出新,吃瓜看戏。

嘛,坚信就算big tech这样carry out agenda互联网也从不打压言论自由的,要么是没见过希拉里是怎么将这些在西方形成了实际性垄断的『平台』用来搞颜色革命:
zhihu.com/question/438998571/answer/1674380890
要么是没想通政治现实中的一点:理论上拥有但实际上无法落实的权利,和不曾拥有过的权利在实际生活中是一回事。
目前互联网的技术复杂程度,已经到了能够真正绕开这些大平台给自己找到发声的途径的、也就是说能够落实并捍卫自己的言论自由的,只有具备一定编程技术的极少数——划重点,极少数——人。而这些人在自家平台上永远不会有在大平台上可能达到的号召力。
理论上你什么都能说,但实际上你有极大可能性不能把自己不符合这些平台的agenda的想法传递出去,这种现状不是言论自由,这是忽悠。
绝大多数人的言论自由是在一定程度上让渡给了这些垄断平台的。

上面两种可能性,往好听的说是天真,往不好听的说,就是春虫虫。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这人揣着明白装糊涂给真·魔鬼做代言,那就纯粹是坏了。

关于美国这群big tech实际上已经在国内达成某种言论平台的垄断,但又因为是『私企』所以第一宪法修正案等用于约束『公权力』的法律不适用,实际上造成了对言论的有效、无限钳制这种事吧……
2016年开始我都已经看麻木了。

实际上,换个角度思考会更有意思:美国这个国家的意志,以及政府的管理本身,不仅由自己的政府和暴力机器来拿来落实,还有不少是通过这些游离在政治秩序之外的『私人部门(private sector)』来落实的。
比如最明显的例子:它公权力部门没法去介入香港事务,但是2019可没少借着NGO搞事。
那么如果将private sector的运行模式也纳入广义的『美国政治』,接下来昭然若揭的一点就是美国并不是不存在暴政专制,而是他们通过巧妙地定义将这些暴政专制藏了起来。在他们的定义中,私人领域的暴政专制并不算暴政专制。但玩这种文字游戏,却无法掩盖这种暴政专制在美国社会运行中必不可少的地位的事实。
这边一个更明显的例子:川憨憨前一阵被捅出来的打给佐治亚州的电话说白了就是暴政专制,但同时也是美国private sector商业权力运作的典型画风。

名者,实之宾也。

Show older
Mastodon

Server run by the main developers of the project 🐘 It is not focused on any particular niche interest - everyone is welcome as long as you follow our code of condu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