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前線警員陳先生(化名)接受BBC訪問,內容可謂粉碎那些以警員家屬之名散播的「警員壓力大會叛變」謠言。

訪問內容大意是,警察在這次風波中被夾在政府與示威者之間,示威者把對政治的不滿發洩在警察身上。警員害怕被人網絡「起底」,被親朋責怪。

但他們認為,示威者是違法,警方執法是正確。他表示難以理解市民稱讚示威者抗爭有理。對於人權組織指警方濫暴,陳先生認為,前線警員所謂暴力只是為了「自保」,以免被人針對。又覺得示威者有裝備,故「沒有資格批評」,並強調「沒有一個同袍需要付上代價」。

他認為不可特赦被捕人士,示威者需要坐牢,否則對不起受傷同袍。

bbc.com/zhongwen/trad/chinese-

以大愛包容之名隨意大叫、辱罵、霸王硬上弓,這就是左翼的質素。

科羅拉多州有大批反對移民及海關執法局(ICE)的示威者,在當地一座非法移民羈留中心外面遊行,抗議ICE計劃在全美多個大城市展開搜捕行動,部分示威者更拉下中心外面懸掛的3面旗幟,然後改掛墨西哥國旗,事件中無人被捕。

當社會沒有法律規定和受保護的言論自由時,就會發生這種情況。

理由是種族歧視,因為那些用戶引述了準確的統計數據,而被英國警方詳細審查每一條評論,再以仇恨罪拘捕入獄。

幸好本教不是在英國,否則很快滅教了🤡

香港示威者要注意一個自我製造的陷阱,名叫Media Trap。現在是Big Data時代,不同網頁的AI會自動找一些你想看的資料給你。

例如你反對警方濫暴,一些社交媒體如Facebook便會不斷展現出很多鬧警察的資訊。這時會產生一個錯覺,令人覺得很多人和自己一樣反對警方濫暴。

但這是極度危險的,因為:
1. 實際上現實社會情況是另一回事
2. 令自己誤判輿論工作已經做得很好
3. 如果現實和期望落差太大,會嚴重影響個人情緒

所以必須以多角度宣傳,製造輿論。絕對不可以用單一社交媒體、政黨喉舌作為消息來源,要保持多角度批判思考。

典型女權常見劇本又出現了:開地圖炮轟所有男人>被吐糟>狡辯不是所有男人>再被吐糟>說這地圖炮只是個別事件,反問為什麼要針對女人,你以偏概全

既然女權分子覺得這種地圖炮以偏概全,怎麼當其他女權分子說「所有男人都是潛在強姦犯」「把男嬰丟進割草機」時,不見這些人出來反駁譴責?而偏偏任由這種以偏概全的女權分子成為多數,打著女權旗號,令女權人見人憎,到最後被人以同樣的地圖炮招呼嘲諷,才跑出來說「女權分子也有好人」?那壞分子敗家時你在那?

所以「女權分子也有好人」和警察胡亂打人後說「警察也有好人」一樣荒謬。

先旨聲明,本教反對任何暴力......甚麼?有分部教眾挖了人家雙眼?有堂主把人家全家老少殺了?嘛,一定是名門正派假扮我神教教眾所為~🤡

對於昨日沙田遊行結束後,警方毆打遊行人士,遭示威者還擊群毆一事,網上民意如是說。(註:圖中所謂深藍即支持警方射殺示威者人士)

本教表示,法例規定警察執勤時必須出示委任證,當市民發現有人疑似假冒警察,並隨意毆打平民,因而使用武力將對方制服是完全合法、合情、合理。

唔,還是看多次群毆片段,真的非常治癒~

香港警方拗斷被捕人士手腕。

所以不要說還擊好暴力,你不反擊的下場就是這樣。

如果這刻還有人說警察無錯、示威者搞亂香港活該被打,本教會毫不猶疑屌你老母,你不配為人。

na.cx/i/dtWoJKS.gif

看看這兩張照片,一看就知道哪一方看起來更快樂🤡

你他媽的我到底看了甚麼......

不就是八婆與八婆間的戰爭嘛🤡

傳說中親警察(支持開槍射殺示威者)人士的神邏輯之一:「你不出來示威,就不會被警察毆打,逼死也只是剛剛好活該」

在這種人眼中,示威者只要出現就是錯,即使和平遊行也是錯,因為阻礙店舖做生意。而當和平遊行被警方故意阻路,然後在沒人衝擊情況下,是警方先衝出來襲擊,打得連途人也拿起鐵枝還擊,正如昨日光復上水那樣,這種人也會說警方正確
,被打不應還擊。

甚至到有示威者被追打逼至跳橋,這種人也會說是示威者自找,你不出現就不用跳橋了。

在這種人眼中,只要是警方,那就再涼薄再暴力也是對的。

在此向台灣網友介紹,這種人就香港知名的「藍絲」。

本教從不歡迎這種賤民屁民,見一個就殺一個,滾。

「光復上水」遊行結束後,警方約晚上8時開始清場,有示威者被警方迫至差點跌落橋,幸好現場社工及記者及時拉住。警方及其支持者卻宣稱,是示威者自己跳橋,應多謝警方打救,並辱罵該示威者沒有良心。

這就是為何要避免一個地方或國家變成Police State。除非革命,否則一群有棍、有盾、有槍、自以為正義、損條汗毛也可以告人襲警的低能兒,即使把人逼死(即大陸的被自殺),也可以黑說成白,市民是奈何不了他。

要繼續裝作愛與和平直到自己被人逼死,還是南亞人一樣把對方一巴掌打飛?

自己選吧。

今天,香港一名年輕示威者幾乎被警察借機謀殺,迫至差點跌落橋。

今天有市民發起「光復上水」遊行,抗議上水水貨客問題嚴重,警方在晚上八時開始清場,要求示威者在清場前離開。

警方在清場期間,在上水廣場天橋追打一名示威者,期間一名白衫警員企圖將示威者「逼」得走投無路由橋上跌落街。幸好在場記者及其他人及時拉住,然後警員乘機以警棍襲擊記者及一名議員,並捉走示威者。該示威者之後被警員押送上警車,並被警員喝斥:「剛剛多得我救了你呀,否則你已經無命啦,你有沒有良心?」。

事後警方及其支持者宣稱,是示威者自己跳橋,警方是救他而已。

這片段務必廣傳,尤其外媒。

「太冷了,不能穿低胸襯衫和短裙......叫我怎麼能以身體自主來令自己升職加薪呢?他們一直告訴我要工作」辦公室女郎說🤡

連日來香港市民藉「連儂牆」表達對政府不滿,引來不少親政府、支持警察開槍鎮壓示威者的人四出將之拆毀,期間引起不少衝突。

6月11日晚11時許,一大群親政府男子於長沙灣拆毀「連儂牆」,又與表達對政府不滿的發生衝突。一名南亞漢不值這些親政府人士所為,一巴掌就將撕走Memo的男子打飛,嚇得原本兇惡的親政府人士一度退縮。

當香港人還在爭論「被人打應否擋格」之類弱智問題,裝作和任人毆打13拳時,南亞人已親身示範答案。

這事令我想起這段電影對白:「宜家我哋科威特人國家都無左,都未驚過,你睇下你地似乜。聽日我就要返科威特,同薩達姆搏命,早就話你係契弟,無膽,香港人係無用架。」

這張可謂世紀照片。

Show more
Mastodon

Server run by the main developers of the project 🐘 It is not focused on any particular niche interest - everyone is welcome as long as you follow our code of condu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