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有些事是不可以忘记的”
《狂人日记》在新时代,正视自己作为吃人者的事实。

Show thread

我能干嘛,我就点赞。我要让活人知道,还有另一个活人也在看。

今天也为缅甸和围困在恐惧里的我们祝福。提起来这一丝的希望已经让我用尽力气。

想说什么。希望痛苦的人,不可自拔的人,无望的人,度过一个宁静的夜。

这几天特别想死。跟我说话叫我做事更让我想死。

因为现实里丧得起不来床。在网络上表现得就格外亢奋一点。

武二杀了西门庆伏罪之后,押解途中拒绝官差的好意,不愿意放下枷项,他以为自己对得起王法,王法也会对得起他。

为什么旁人的愚蠢总会让人产生一种不愿原谅的愤怒。

忘了上一次感觉清醒是在什么时候了,反正今天针对女性控烟是让我挺醒的,一盆冷水,再一盆冷水,不会让你好过。

最近脑袋里总是不停冒着“想死”这两个字。但我是不会选择主动去死的。那个声音想所说的,只是绝望。

做了一个梦,跟最近日思夜想的美男子演员似乎有关,是他的生平中让我耿耿于怀的一段经历。不过梦里难受的人是我自己,好像在哭,委屈总是说不出来。把痛苦从自己每一丝骨头的缝隙里逼出来。醒了细节一片模糊,什么也记不起了,除了这个痛苦。

最近什么都没看,光顾着看类型片麻醉自己。

上来喘口气。人生就是在生之无聊和死之恐惧间日日夜夜的重复。

日本本来是我最优的选择,就是性别平等做得太差,民众对精神疾病的态度我看也不见得多友善。日本sucks。

Show thread

目前:降低在国内暴露的各种风险(指在SNS自我审查删除发言的苟且术),然后根据手头的现金和自身条件寻找合适的跑路点。
我最大的障碍是我的精神病,经常会生活无法自理,但我想我得多寻求支持实现目标,而不是被这个状况捆绑。本身作为一个精神病,在国内就已经很危险了——不是我对别人危险,是这个地方对我太危险。

为何有必要区分双相 I 型和 II 型

诊断BD-II既需要轻躁狂发作,也需要重性抑郁发作,两者存在时间间隔,这就要求医生不仅需要前瞻性地留意临床表现,也要保证回顾性的病史报告及临床资料足够靠谱。然而,我们当前的医疗往往呈现断点的模式,影响了医生纵向审视疾病的能力,也导致了我们对疾病性质的不确定。

此外,上述挑战被BD-II的病程及临床表现进一步放大。大部分患者持续存在慢性的、程度较低的抑郁症状,中间夹杂着间歇性的重性抑郁发作(MDE),以及更为零星的轻躁狂发作。鉴于大部分临床表现(如轻度抑郁)并无明确的诊断价值,因此横断面评估往往难以准确地捕捉到BD-II的存在。

并且,BD-II共病其他疾病的比例很高,进一步升高了将其从患者身上择出的难度。

对于BD-II而言…尽管预防轻躁狂复发无疑也是治疗的一部分,但临床关注的重点往往落在抑郁的急性期及维持期治疗上。当然也有例外,如轻躁狂自身,尤其是伴有混合特征时,也可能致残甚至导致患者处于危险的临床状态,总体而言,为了让患者的获益最大化,BD-II和BD-I的临床落脚点存在差异。

mp.weixin.qq.com/s/7JOH6OF-0_G

双相障碍Ⅱ型患者静息态脑功能活动与外周血促炎症细胞因子相关性研究
mp.weixin.qq.com/s/m8QByTg8OtO

因为实在太过混乱了,抱头鼠窜都走投无路。只好选择实施日常活动,刷牙洗脸一类。

Show older
Mastodon

Server run by the main developers of the project 🐘 It is not focused on any particular niche interest - everyone is welcome as long as you follow our code of condu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