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短诗大赛那首《非必要不离校》
实习挂号雅思课算是必要的吧
那蹲守一朵飞檐上的云呢捂回一袋板栗呢
被落叶淋上头发呢
坐两个小时昏昏欲睡的校车去牵另一半的手呢
万一这张照片被传成经典呢
万一这袋板栗分给了一个濒临崩溃的同学呢
万一淋湿的是一个诗人呢
万一这辈子就是他呢
疫情让一切都变成了正襟危坐的必要
诶人间是由无数个非必要组成的呀

现在去搜发现已经被应夹尽夹了,不由得联想到郑州那个隐瞒行程出校找对象被学校开除学籍的姑娘。诗歌总是诗歌,放在现实中就没那么美好了,坐车去牵另一半的手的女孩不仅会被开除而且还要被荡妇羞辱。如果这件事发生在这首诗出现之前,这首诗还能出现在大众的视野中么,我想是没可能的。我们的不正常,就在于将一切正常的事不正常化。
喝咖啡吃零食是正常的,但在缺菜少粮的时候团购这些就莫名被人唾骂,出门购物是正常的,但上海的铁桶般的封控之下甚至需要抽奖限额限时。自己的猫狗安全活着是正常的,可是被隔离时它们的生命就不再由主人可以做主。家里锁了就没人可以闯进来是正常的,但现在会有穿着防护服的闪灵劈门撬锁污言秽语“合法”闯进来。

能自由上网是正常的,可是现在在墙内要至少两个设备,一个应付下载反诈,一个下载VPN用来翻墙。能自由来去各个地方是正常的,可是现在我们需要绑定各种证件,写各种申请,各种保证,忌惮会不会滞留,会不会影响家人,会不会耽搁工作,还要刷脸,健康码,行程码,被定位记录行程,四十八小时核酸,二十四小时核酸,隔离七天,隔离两周,隔离二十八天,我们的保质期还没有一块新鲜的奶油面包长。
我每天醒来要花好长好长时间告诉自己什么是正常的,人是生来自由的,语言是可以自由流通的,领袖是可以当做笑话嘲讽的,文字是可以不被删减的,人是可以生来有尊严被尊重理解和不被嘲笑的。
我怀疑把这过程告诉我的外国朋友他们也不能理解,all i can say is if you live in China for a few weeks you will understand what I say
我时刻告诉自己我们生活在巨大的不正常中,不正常政体,不正常的公民,不正常的社会,不正常的制度,不正常的文化。如果你一直记着什么是正常的,你就会在人群中显得不正常,我站在人群中像个异乡人。
非必要,不正常

Follow

@Jiangzibi 异乡人每天都要在敌人中fight or flight. So much energy has been wasted on one single thing that is survival. There was a time the next season could be reasonably expected. Not anymore.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Mastodon

The original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