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心岛 boosted

调查组进驻徐州后的工作 

调查组进驻徐州后的工作:
1.因董志民、杨庆侠结婚证泄露而约谈了数十人,并警告随时听候下一次聆讯;
2.成立小组,一分一秒的分析到过欢口镇的车辆
3.成立小组,通过步态识别、人脸识别等技术手段分析进出欢口镇的每一个人(他们知道人脸生物信息比对的科学性,而且,他们一直用这种方式抓人,但是他们在李莹照片比对上则极度否认人脸生物信息比对的科学性)
4.召开各区县、驻地高校等舆论防控会议,做好各辖区内的维稳工作,不允许任何内部人员参与群组、对外讨论,一经发现,开除公职,并追究相关责任人
5.各区县做好各拐卖家庭的思想工作,不能再有任何新的视频、图片、音频传出
6.成立由网警、宣传部等部门的专案组与网信办、各媒体、网络大 V 自媒体人结合,引导舆论风向,疏散注意力
7.各涉事单位、个人做好对违规办理的结婚手续、多生育问题、贫困问题等一切相关问题,作出较为合理的解释
8.严控董志民钟某仙以及丰县、铜山县等敏感信息的再次泄露
9.截止目前,没干一件人事
share.api.weibo.cn/share/28385
//@钟蜀黍满脸黑线 :内容不能确定,但转述一个老体制人的话:“如果调查组最后出个不咸不淡的结论,一个月后舆论平息,那么半年后全国各个单位一定会掏钱请江苏的人来得意洋洋宣讲他们的舆情应对经验”//@三体-二向箔专卖 :拿人工智能技术干这个,真的是很老大哥//@雪银无心说 :责任人跟调查组成员都不公布//@酒千千千:难怪现在有人出来攻击李莹母亲,有人出来攻击那些发声的博主,有人禁言法律人士的发声,这不光是为了转移大家注意力,还想把这件事带成境外势力的节奏,更是对女性的一场围剿,你以后被拐卖囚禁强奸,你永远回不了家,因为不会有人给你正义。

注:原微博已被屏蔽,博主被禁言

Show thread
空心岛 boosted
空心岛 boosted

RT @roudvuec@twitter.com

经常截图豆瓣帖子的媎妹们注意一下,豆瓣监控升级了。用【电脑网页】【反选】豆瓣帖子能看见浏览者的豆瓣id,帖子编号和当前时间。手机豆瓣和手机浏览器暂时看不出来这行字,只有电脑能看,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在电脑上也隐藏,但它出来应该就是追踪个人信息的,以后也许能从截图追踪到个人,大家小心。

🐦🔗: twitter.com/roudvuec/status/14

空心岛 boosted

网吧包月是一千九百日元一天,三个房间一个月就是十七万日元。节目播出后不少观众(男 :0240: )发来质疑,认为这样的生活方式不合理,以单身母亲一家的经济状况来看,应当有更便宜的去处。
对此节目是这样回应的。
“ 对于在采访过程中所遇到的女性的生活方式,我们也并不觉得合理。但是现实中确实存在这种人,她们有的是儿童时代连正常生活的方法都没学会;有的是受到配偶的家暴,只能在不利的条件下生存;还有的是因为抑郁,连重新开始生活的勇气都没有。
贫困不仅指的是没有钱,也指缺乏教育和信息的状态,这是我采访结束后的感想。而且,即使她们所处的状态在我们看来是不合理的,但是对于一部分人来说,“努力”从那里摆脱出来难度非常高,这一点还请大家一定要多多理解。”

Show thread
空心岛 boosted

我的一对朋友每次家长催生男的都会站出来说“我不行”,这somehow让所有人都能闭嘴。

空心岛 boosted

或许过于顺遂的人就是会带有某种不自知的傲慢,并非出自教养,而是你看着对方发光的、饱满的人格,感到某种刺痛。轻易交付信任而不怀疑,爱与不爱都利落干脆,你知道那种淡定从容是命运对其的馈赠。我咒骂命运的傲慢。

空心岛 boosted

长文警告 输出观点警告 不友善警告 一拉一踩警告 

我平时一直很反感骂白左的言论,毕竟骂白左的基本都不是嫌他们不够进步,而是嫌他们太进步了(准确说“白左”这个词就是这一群体发明的)。然而这次因为谷女士,我很想吐槽一下西式白左精英的虚伪。这么说可能有点地图炮了,而且谷女士也不仅仅代表西式白左精英,还是和中式功利主义鸡娃的混血。总之那就部分白左精英的虚伪吧。

根据通稿,谷女士12岁就发表谈男女平等的演讲,好像真的很关心平等的样子。然而当真的遇到哪些境遇不如她的人和人们,包括遭遇性侵的女运动员,她发出的声音却是:每个人都可以从苹果商店免费下载VPN(anyone can download a VPN its literally free on App Store)、(彭帅)开心又健康(I’m really grateful that she’s happy and healthy and out there doing her things again)、(关于朱易)90%的评论都是积极和令人振奋的(As someone who actually uses Chinese social platforms I’m going to say right here that over 90% of comments are positive and uplifting)。明知中国不承认双重国籍,仍然可以拿着双重国籍好处两头吃,被记者问到国籍问题就一次又一次地顾左右而言他,说些场面话转移话题。 这些言行不一致,难免让人思考,谷女士从12岁就开始发表的演讲,和至今仍在讲着的场面话,究竟是发自内心呢,还是精英之路上的逢场作戏呢。

有人说两位谷女士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我倒觉得也算不上多精致。如果再精致一点,完全可以装点傻安安静静当个国民偶像,而不是冒着说错一句话就踩雷的风险在网上对线;如果再精致一点完全不用冬奥拿奖前就这么急着疯狂代言捞金,连瑞信咖啡都接;如果再精致一点,应该避免说“没有受过足够教育的人”这种涉嫌犯讳的话。 我能感觉到的,有一些沉浸在自己专业领域的不谙世事,更有身为人上人对“低端人口”发自内心的冷漠和傲慢,甚至一种对除自己以外所有人的境况都不在乎的自私。

当然,谷女士确实是自己专业领域的顶尖天才。这固然是一项99%的人都不可能接受专业训练的“贵族运动”,但能达到这样的水平,她的天赋与努力也远不是常人能比了。这和前面说的,并不矛盾。

因为谷女士,又想到了岳昕同学。同样是20岁上下的年轻人,同样是各自国家顶尖学府的学生/准学生,在某些方面她们却成了截然相反的代表。 我并不完全认同北大马会的所有观点,尤其是对文革的评价方面。但北大马会那批同学的胸怀和道德品质,永远值得我仰望。

当谷女士说“我不打算把时间浪费在安抚没有受过教育的人上面。这些人没有体验过我可以每天都感受到的感激和爱。如果有人不相信我或者不喜欢我,那么,这是他们自己的损失。他们也成不了奥运会冠军。”,岳同学说:

面对这些幸运,我无意感谢上天,一是因为我不信神,二是因为社会学的学术训练告诉我,这一切都是社会结构性不公的结果,如果我感谢上天、自得其乐,那简直是又蠢又坏。 如果我能有一点点对社会问题的理性思考、对社会不公的批判精神,都是学校教育与课外阅读的结果;而我之所以能享受到如此优质的教育资源与课外阅读机会而多数人享受不到,说到底依然是社会不公的结果。 虽然身为无神论者,我引用基督教的概念时很可能会犯错,但作为一个希望能被大家理解的比喻,我不得不承认,我时常感到自己是负有原罪的人。这里的「原罪」不是来自神的国,它恰恰来自人的国;我背负的是整个社会结构不公的原罪。 我能力有限,也还有很多很多缺点。然而我清楚地知道,如果我每一天都能用力地生活,尽力地完善自己,努力地为这个社会变得好一些而做一点点事情,很大一部分动力都是来源于这种深重的不安与愧疚。 我实在没有理由不向前走;我实在没有理由仅为自己而向前走。

空心岛 boosted

在弱智吧精选看到好几个有意思的

>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我被判决出生。
> 知名 piano 家忘 n 负义
> 发语音条的人,是不是触犯了输入法。
> 微博的收藏应该叫收藏夹
> 我妈为什么要把我从肚子里掏出来,她是不是不要我了
> 电影院和宾馆,是人类的主要七夕地。
> 上班,又称坐椅待币。
> 鉴于我们还没活多久,可知想死只是一种思乡。
> 人生就像是一盒巧克力,但总有人是狗。
> 电子孔雀开屏会有 30s 的广告吗?
> 我喝掉一瓶水的 30%,那么剩下的含有 70% 的瓶子是不是就成为了人类
> 车祸原因:双向奔赴

空心岛 boosted

#长毛象安利大会

推荐一个PPT苦手的福音,只需要打字就行 :ablobcool:

Slidesgo,模板很全,搜主题就行,非会员一个月10个模板对学生蛮够的,免费的挺多了不充会员可以活😎😎 不过是外网得翻出去要Google的邮箱 :blob_anguished:

放几个例图

空心岛 boosted

#长毛象安利交换大会
瘋了,上禮拜被象友接連安利了obsidian和LiquidText,太他媽好用了我仰天長嘯,幾套combo打下來我幾天工完了一個月的工作量!!!具體操作是LiquidText讀論文做筆記整理腦圖➕Obsidian建庫開文檔碼字輸出,最後直接用tag收集所有相關內容整成一篇論文,什麼神仙combo,我感覺我能提前博士畢業!!!

tips:
1. 我之前完全沒有生產力app的概念,產出完全就是純word/pdf這種,撐死用個ipad的分屏,效率很低&感覺自己像個原始人(
2. Obsidian的markdown真的拯救我!!!每次在word上反複修改標題字體字號真的魚哭了水知道我哭了誰知道
3. LiquidText我買的68rmb買斷制,使用說明b站一堆,捏捏樂、link以及多項目共用工作區這仨功能別說68就算是168我也買了!!!
4. 真香之後繼續傳遞安利給象友們希望大家早日發c早日畢業!!!

空心岛 boosted

说实话我身边有的是三四十出来,重新读一个学位,从头开始的….这有啥,人生那么长…该不会真的有人觉得人到35就要死了吧。而且我周围大部分女性都是在30-40岁这个年龄段才开始准备要孩子,临近40岁生孩的很多…我们村上学期间是可以带孩子的,或者也可以直接gap一年生孩子,都行,非常灵活…

另外一个特别暖心的事实,我们村生孩子可以达到100%无痛,都是免费的。除非有些人就是要想要体验完全不打止痛医生才不给你上无痛(=_=会有这样的人啦,连笑气都不要…)。怀孕期间可以随时决定不要孩子,甚至生了孩子的女性也可以决定不要孩子。如果生了孩子后不要,会有非常成熟的领养机构帮你处理后续。如果父亲跑了女性决定自己抚养孩子,也有一系列的补贴和政策。我觉得这才算对女性身体的尊重,无论你做出什么决定,都会有人帮助你,没有道德绑架,是可以安心生活的地方。

空心岛 boosted

我查了才知道共产党宣言最后一句话(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不是马克思提出的,是法国女活动家弗洛拉·特里斯坦

Show thread
空心岛 boosted

但我依然不会因为有闲情姐来视奸就停止分享我的脆弱和我的痛苦。你们慕强的威权主义者当然不会明白,能够坦然展露脆弱本身就是一种强大。因为我们不生活在互害内卷的氛围中,我们不会害怕被友邻翻遍所有发言就为了找一个可以踩在脚下的破绽,我们不会仅仅因为喜好不同就互相举报互贴大字报。所以我们能够以你们永远无法理解的勇气倾诉,以你们无法拥有的自由亲手搭建你们无法想象的友善的邻里氛围,获得你们永远不会得到的善意与慰藉。

我当然知道,以庄对谑只会招来更多的嘲笑。毕竟嘲讽他人这件事,从来只靠人多势众,讲道理就落了下风了。但我觉得有些事情该说清楚还是得说清楚。口头呈一时之快压人一头固然很爽,但是说不定有些象友真的会因为可能被人截屏回去嘲讽自己的真心话而难过。所以我想认认真真地写下这有些幼稚的想法。

空心岛 boosted

怎么又有傻逼粉红被象友骂被站长封就哭叫“言论自由”。再重申一遍:言论自由是你跟政府之间的事儿,不是你跟其他个体和非政府群体之间的事儿。有跟个人要言论自由的吗?

再解释得清楚一点:你骂了政府,政府请你喝茶,这叫侵犯言论自由;你骂了路人甲,路人甲扇你一个大嘴巴子,这不叫侵犯言论自由;你骂了你打工的私企的老板,老板把你炒鱿鱼,这个也不叫侵犯言论自由。侵犯言论自由的标准只有一个:对你的言论进行惩罚,是否来自于公权力。

空心岛 boosted

推荐一个亚裔美国程序员写的 #日语 语法总结,真的就很 top down 高屋建瓴,干货密集,比各路教材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guidetojapanese.org/grammar_gu

原因是最近在啃 #レイジングループ 生肉,发现大概能懂70%,剩下30%里多数还是各种(似乎是)表示推测/疑惑/转折/多重否定之类的语法,毕竟狼人杀心理描写基本都是互相猜忌。

这么说大数据流学语言真的是可行的,靠死记硬背记住字母、基本单词和句子构造之后,靠啃大量生肉做semi-supervised learning就行了,毕竟大部分教材编得太尬了没有兴趣也懒得去看。

空心岛 boosted
空心岛 boosted

我不知道为什么很多人非常喜欢对年纪小被渣男pua到命都快丢了的女孩恶语相向。很多人生活在一个sheltered life里,觉得这些事情很离谱怎么会有人这样,但是真的走出自己的象牙塔看看就会发现这种事情太普遍了。我初恋ex是一个真正的恋童癖,每天蹲在豆瓣祸害组守着骗刚满14岁的小女孩。一个是骗她们离家出走到北京来跟他住,另一个是威逼利诱她们当他的m(是的就是搞sm那个m),然后疯狂洗脑pua并且以调教之名搞什么给别人“租借”奴隶。这是你以为criminal minds里才有的情节,其实网路上全都是。这事报警都没用,因为中国的consent line就是十四岁。我当时知道这事后很努力地联系到他的后宫,拆散了一对,但是最后那个女孩应该还是被他骗回去了。他当初也非常努力洗脑我,但是完全未成功,而且我后来出国了(然后就落到了老薛手里被abuse)。你没见过的不代表不会发生,很多人生活条件好又幸运,没遇到什么大事就年纪大了,也不容易被骗到了,看到这些小姑娘就马上指点江山震惊愤怒。但是同样的事落到十八岁的他们的头上他们不一定命都保不保得住。希望各位还是努努力把自己的脑袋从屁股里拔出来吧。

空心岛 boosted

RT @DeityWillendorf@twitter.com

男装的特权自由:展角和肩阔。这两个维度决定衣服舒适的活动范围。
展角,是不拉抻衣服时胳膊可抬起的角度。男装版型通常有上下展角(图一图二),女装常见平裁小展角(图三)
肩阔,是肩头袖笼空间,预留越多大动作越不拘束(图四)
女款版型拿走一部分活动自由,这也是隐形粉红税

🐦🔗: twitter.com/DeityWillendorf/st

今天和姐妹聊天的时候,姐妹说:“感觉什么好政策都没赶上,早生几年就好了。”我说:“还是比我们后面的要强点吧?”姐妹:“万一之后政策会变好呢?”我:“会吗?”接着两个人陷入了沉默。

空心岛 boosted

转自朋友:

我太难过了,无法接受简中世界会这样记住这个女孩,不到四年,就想篡改我们的记忆吗。

这个词条可以投诉删除,图二图三有指引,大家可以复制粘贴🔗到浏览器里查看并投诉。baike.baidu.com/item/周晓璇/58619 (如果链接打不开可以直接百度名字)

我自己写了一段投诉理由,大家可以直接复制也可以自己写哈。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四十三条规定,诬告陷害罪,是指捏造事实,作虚假告发,意图陷害他人,使他人受刑事追究的行为。周晓璇诉朱军一般人格权纠纷属于民事纠纷,其中并不涉及刑事犯罪问题,朱军也未曾遭遇任何刑事强制措施,所以“诬告”一词并不成立,该词条涉嫌传播虚假信息,申请删除。

Show older
Mastodon

The original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