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这几天在象上看到很多关于BBC新疆集中营报道的嘟文,多少都提到了逮捕理由之荒唐。还记得Clubhouse很火的那段时间有一个关于集中营的房间,里面有很多亲历者分享自己的经历和见闻。当时有好几个汉人都在反复问(甚至还打断发言人),他们被抓起来的理由是什么。这些汉人在听到这些反人类的事情,第一反应居然是居高临下地问逮捕理由。这背后的傲慢、理所应当、以及隐含的“受害者有罪论“都让我极度不适和愤怒。

去年年底我买了一本书叫In the Camps: China's High-Tech Penal Colony,里面收录了好几个幸存者/亲历者的真实故事。其中一个人叫Vera Zhou,是一个回族人。她本来在华盛顿大学上学,放假期间回了新疆。因为需要用学校的Gmail账号,她下载了VPN,因此被抓进了集中营。

今天朋友发来图二的时候我想到了这个故事。记得最初看到这条评论的时候就感到非常厌恶,厌恶字里行间透露出的聪明的、精致的、计算得恰到好处的坏。

In the Camps这本书挺短的,也不难读。正如副标题所示,一个很重要的主题是现代科技如何让genocide变得更为容易。你可以说算法本身是中立的,研发出算法的也是普普通通的程序员,可能上班时不高兴的事情是今天的免费食物没有了。但正是普通人写出来的代码,在无辜的人身上一遍又一遍地跑。比起被迫在集中营里工作的人(这本书里也有这样的故事),他们离真实的苦难反而更远得多。那么这些程序员算是刽子手吗?这个问题让我睡不着觉。

@bbtea

不必特别局限在程序员身上,他们与那些看守、警察,以及相互监视的不论民族的普通民众都是极权机器的螺丝钉,能做的不多的反抗就是不合作。

比如,有一位新浪微博的审核员后去美国后公开了自己的工作记录,让这世界更了解这个极权如何控制言论。

极权机器下的程序员、审核员该死吗,不该死,但是有必要思考自己责任:自己做的事正义吗?自己做的事是单纯损人利己,还是也在损害自己与后代的未来?

纵观历史,可以预料到未来这些做了错事的人不一定会被审判,也可能不会表现出内疚,不论其内心如何。作为对照,我们大概只能思考自己要去做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选择,为自己也为别人。

@takeshi 第二条我可能表达得不是特别好,当然不是说程序员该死。但是比起被迫拉去集中营里教普通话的老师(书里写到的人物),身处大洋彼岸的程序员有更大的空间和自由度去反抗和拒绝。在国内的程序员可能选择就少很多,可能也要违背自己的意愿去写显示IP的功能,或是改进审查算法。但我同意你说的,人至少应该去思考自己的责任。还想表达的一个意思是,普通人也可以直接或间接造恶,甚至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这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bbtea 当时看到她的这个回复特别特别生气。后来听说她把这个评论删除了

@bbtea 其实可以给高官们搞个人脸识别 ‘丑屌数据库’

@bbtea 那段时间的clubhouse真的太灾难了 在亲历者和受害者家属讲出自己经历的同时 一些汉人反反复复的试图追问挖掘出受害者家人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 甚至还有一次一个人说 新疆的生育率比汉人高 希望大家多多学习 真的是把我恶心到

@bbtea 好一个恰到好处的坏,这个形容太妙了。看似无意,实则熟虑,精明的恰到好处。体育上无可挑剔,做人却是个垃圾。

@bbtea 我觉得她被揪这个挺恶意揣测的,谷就一外宾,我怀疑她都不知道 app store 分区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Mastodon

The original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