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newer

一位连看了好几部的弹幕朋友崩溃发言:怎么船上又有啊?打扫不干净的吗??

仿佛看到一位被家庭卫生逼疯的可怜人类

看完了《雾气蒙蒙》觉得挺可惜的,里面雏形idea很不错,直接就能看出来后面几部《生死停留》《蝴蝶效应》甚至《恐怖游轮》的模板,但拍出来线却不够清晰和惊悚……

#弦子
转自弦子朋友圈:“这里是我诉朱军案的上诉状和一审判决书全文。这是一份留给历史与公众的法律存档,也是我一审之后付出全部努力想要做出的记录,非常感谢在这一个月帮助我的大家,也非常感谢所有朋友一直以来的支持。恳请大家帮转,发去任何平台都可以。”
mp.weixin.qq.com/s/NkOOE3zWug5

顺便翻了翻自己以前的豆瓣评论:不要在爱奇艺看!!删掉了百分之八十的异形!!!

………………看了看眼前的爱奇艺页面,愣住了

Show thread

太穷买不起卡乐比薯条,狂吃了6包代餐脆升升

互联网船长、虚构企鹅 

青春期刚刚到来时,我是个拧巴破烂小孩。对于这样的青少年来说,生活完全不堪一过。我一刻也忍受不了世界的坚硬、拥挤和麻木不仁,忍受不了规则制定者们似乎唯独不告知我规则就直接惩罚我,令我无法身处众人之中,像范式要求的一样美丽和聪慧。我所能想到的立刻摆脱这种生活的办法,就是让自己变成另外一个人。这个人一定见过我不能想象的胜景,拥有我不能企及的美德,是世界上最好、最自由的人。我买了一些纸,在上面用铅笔写故事,故事的主角叫桑杰尔船长。桑杰尔船长就是我想变成的人。
这些故事在纸媒上刊印过,也在互联网流动过。实际上,当我遇到棘手的问题,会推理船长此时怎么做。船长会煮罗宋汤,会在海图上用手指画线,准确画出绕过海蛇和暗礁的航路,在雨天,船长穿着雨披到林中去,给红鸫们的巢打伞。船长意志坚定、勇敢,没有他做不到的事情。

这称不上是一些作品,而是一种尖叫。生理结构上,我的喉咙无法尖叫,当我想大喊大叫时,只能发出一些寂静的声音。我转而虚构尖叫。

我虚构尖叫,甚至因此在网路交到心意相通的朋友,这太好了,既能大喊大叫,又能在人们之中认出朋友。新朋友们问我: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不暇思索地说:我是桑杰尔!

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我的账号总是用不久,主号被禁言后,用的都是临时购买的那类僵尸号,一旦被强制退出,就无法再次登陆。2020年初,一个月炸了十四个账号,不可思议。这让我冲浪时看上去行踪飘忽,常与网友赛博永诀。

浮游网路多年,网友时常来通知我:有人在某处冒充你。

我猜在那个地方,也有一个儿童因为难以忍受生活不可回避的痛苦,想要变成自己以外的人。

职业病使我每天到处乱走乱看,看人们如何使用公共空间。我们制作公共空间时,如果不到处走走,一辈子都想不到大家会拿一些公共设施干什么。家附近写字楼成片,楼与楼之间绿化区域有十来个花坛,华而不实,三尺宽的台子,种一丁点观赏植物,其他面积作为长椅使用。中午一点到两点半之间,每个花坛上都睡着三四个很累的人。
我还看到过一个街边围墙为了绕开井盖,墙上凹进去一个竖着的半圆槽位,有个老大爷站在里面,面对墙练功,扎着马步练吐纳,像神龛立像。环卫工人会在防火楼梯底部围出的狭小空间里吃盒饭,当时有司抓环卫工人休息时间,抓得残酷无情,藏在这个楼梯的阴影里吃饭,应该不会被轻易看到和处分。

人的身体和灵魂都是寄居式软体动物,稍有容身之地,就会将自己奋力塞进去。

年初看一篇喜爱的漫画,开头是男孩在水中溺毙,他的幽灵静静悬浮在游泳馆的场地边缘,看着人们来来去去抢救自己的尸体。尸体的泳裤掉了,很丢人,他感到寒冷,钻进了朋友携带的毛绒挂件里。

大约十一年前,一个孩子的幽灵因为寒冷和惭愧,无处可逃,钻进了名叫桑杰尔船长的毛绒挂件。

此后很多孩子的幽灵都钻进过这个挂件。

青春期结束后,我是个拧巴破烂大人,好处是,我的身体长大了。我的双手变得宽阔,脸也不再是儿童式的皱皱小脸,成为了一个能用劳动换取每日饮食的人。其他缺陷由于不断找到弥补的方法,变得没有那么严重。我找到了牢固的容器。如果我仍然像十年前一样小,一样虚弱,肯定会露出犬齿,发出喉咙里的低吼:出去,这里满员了!

如果钻进毛绒船长的孩子有一天也长大了,请把它送给更小的孩子。

……中国电视剧不要改阿婆好吧………………

最近连看了三部白井智之,感觉整个人自然舒展地变成了更有生命力的变态…
但还是不如白井老师变态,尤其是女孩煮死在二楼,四个短篇作者主要是在写四种皮肤病…蜥蜴病居然还有用蜕下的人皮和脓液粘在门上做密室这种情节

而且也就是一阵儿,很快回归到正常好感,然后慢慢淡忘掉…即使是最喜欢的时候我也不会有除了阅读信息之外的其他行为(比如花钱(但对纸片人我就会想花钱

Show thread

想了想好像我也不是很可以过,虽然粉过很多纸片人但年轻真人最接近的居然是林更新

我好土啊!!!!!

Show thread

所以很多天天爱活力四射漂亮流量的朋友在我眼里就是致命女人里面刘玉玲说的那个“oh youth😏”
我曾经也可以的 :AngeryCat:
确实很舒服 :blobugh:

Show thread

世界上绝大部分追星的人不仅没吃绝情丹还日日欢笑流泪付出充沛真情对我来说是一件可以理解但真摆到面前又惊讶又有一点点羡慕的事情…
我…那个…常常阳痿……爱情不够用……

作个死:许愿今年让我尝尝标准的“塌房”

最接近的情况可能就是看囧的访谈觉得颓败,fade,但那种感觉一点不陌生,也很好接受和消化,因为我跟它多年熟识,有点叹口气开门迎接的那劲儿

不知道那种塌房哭三天的情绪是什么味道……

就我可能永远不会塌房,首先是我没有房,第二我如果有了房我对房子的期望绝对不是要他不塌

永恒之柱2是不是说明只要系统和支线和设定做得够周密繁复,剧情一般也能收获好评如潮(但剧情确实没什么意思

然后飞快致电朗朗路人粉亲友,虽然我们瞧不上李云迪多年但主要话题还是以疑惑和震惊为主,”披荆斩棘哥哥什么鬼节目啊“为辅……也没笑几句就转移注意力聊别的去了
互联网繁忙事务令我的浮夸幸灾乐祸也没持续多久

Show thread

甚至有一点想看披荆斩棘gg(但估计这一点明天早上起来就忘了

Show older
Mastodon

Server run by the main developers of the project 🐘 It is not focused on any particular niche interest - everyone is welcome as long as you follow our code of condu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