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说我是五毛的人,长毛象这么封闭,我在长毛象当五毛,我疯了?我为啥不去开放的平台当五毛?

将我的善良交给二叔尹仲,将我的智慧交给三弟童心。

Card boosted

被等国新闻麻木的心又跳动起来了。

错误的军民鱼水情:乌克兰邪恶政府,居然要国际跳棋冠军,一位十岁小姑娘给武装部队捐款。而武装部队借住老百姓房子之后,居然只留了点钱和巧克力,写了句“谢谢你,你的乌克兰武装部队”就想了事。

正确的军民鱼水情:担心人民的生命健康和人身安全,在防疫期间让他们在家里好好待着,贴心地为他们把大门焊起来。谁不听话就友情提示ta不要影响自己的三代。他们因为破门而入害怕想报警,就敬业地告诉他们,你报警也是我来啊。他们拍摄视频,就亲切地说别急我马上就上去了。如果他们因为自己的钱被偷了一个激动就要聚集,把他们打跑抓起来。毕竟打是亲骂是爱。

节选自某网络佛学大词典。不知内容是真是假,先转发:
我国在魏晋时代虽已传译道行、放光等诸般若经典,而尚未译出中论等论著,加以当时清谈之风极盛,故多有附会老庄思想以阐释般若经所说之毕竟无所得空,惟立论有失‘空’之实义。据出三藏记集卷八毗摩罗诘提经义疏序载,当时成立之本无异宗、即色宗、心无宗、识含宗、幻化宗、缘会宗等,皆系以上记之‘格义’方式宣说般若性空之宗派。

How To Make A Beautiful Stranger Laugh At Internet Cafe | Funny Internet Cafe
m.youtube.com/watch?v=STL9OceW

(三)如果你的思维不够缜密,不愿意往缜密去修行,那你的认知永远都没有主动性的扩展。而且这种往缜密的修行要有道、有术,否则脑袋、心理和精神状况会出很严重的问题,到时候还得我帮你治疗,可是到时候你未必能找得到我。
这道,是由朴向现代化兼顾,是由内在向风云变幻的外在兼顾,由澄净向运动变化,由静态固执认知向盈虚变化认知,由慈向不得已扩展,由先天德统率逻辑、不可由逻辑淹没和代替先天德、不可抛弃先天德(有相应的历史),即是“朴散为器”、“兵以卫朴、非以兵杀伤”,切不可“头上安头”,(今天略提这几句,以后详说)。且要知道,中国人的内向修养和西方的外向路径是何区别,要知道前者有高于你的部分、低于你的部分、属于心、属于灵,而后者必然低于你、切不可视为圣贤术、属于身外物,(以后详说)。至于术,我目前的知识积累还不足够,等我看完西方哲学,或许就能教你了。
这可称为是你的天劫(形容词、比喻词。这用词是否太夸张?)。
在天劫面前,热血和民心不堪一击。
(待续)
(而且,我所说的这三篇,仅仅是知彼,且只是知彼之一隅。至于知己,还未涉及。)

(二)诸如此类,这诸多的事情,不是你搞几句理想化的词汇就是真理的。
而且,河南郑州储户,难道都是和你一心的吗?你知道里面谁善谁恶?你知道如果某组织给他大量的钱之后他会做什么?假如你有了组织,他如果假装和你一心而打入你们组织内部,之后会发生什么?
过去发生过类似的状况,岂是你们这些“非”专业、“无”记忆的人员可知的?要清楚文史、政治、社会学、哲学、心理学、管理学的专业人员的专业性。
即使真如你表面所写的那样,所谓的“水开了,气球越来越大了”。可是,最终,“枪”在谁手里?
你以为取消农业税的事可以复制在任何事情上吗?你以为种种事件中武警去镇压不开枪就意味着永远不开枪吗?你认为那次为何对农民妥协了呢,那也许是和其立国的国策有关(中共建国依赖于联合工农,依赖于发动无产阶级运动),(也许是有其它原因)。你认为一次妥协就相当于永远妥协吗?不,你需要学学中共的“矛盾论”,看看中共如何在“矛盾对立”下如何围绕着“核心利益”进行“统一”化的使用。(此处“核心利益”是什么意思,我不说。)
我“教”你的这些,在中国几乎没人会教你,而且这还远远不够。
在专业面前,热血和民心不堪一击。
(有字数限制,待续)

(一)长毛象里面这些热血华人青年,对中国人自救的看法和我当年一样浅薄。没用的,迟早会知道这种言辞是理想化的、情绪化的、出于无奈而把理智放在一边,乃至于是被人煽动的、被民逗洗脑的。迟早和我一样对一切失望。
或者,你仍然怀抱希望,但是仍然认为一切都靠热血,那你会被继续耽误下去。
关于这几天发生的事,在几年前也发生过更严重的事。可是最终不了了之。
从数量上说:
你是否知道,大量的访民如何被遣返。这种遣返,比这几天的事更多。至于访民是否被关押、被迫害,我不知道。
从程度上说:
据说新疆有某种情况,我无法求证。但是另一个群体的更惨的状况,倒是有诸多数据。我不能直接说。已经持续了十几年,其惨烈程度使我非常恐惧,好几年都没摆脱恐惧。与此相比,郑州、香港、天津的事算啥。
从历史形势对比上说:
民国时期,国共抗争风起云涌,可是结果你知道的。而现在,连民国都不如。文革时期发动的运动,现在也可以被重新发动一次,你能抵得过吗?
在绝对实力面前,热血和民心不堪一击。
(有字数限制,待续)

Card boosted

@xingwu 也因此,对于法轮功媒体发起的三退运动,就当是笑话吧。
生活那么艰难、忙碌,我帮不了任何人。自从对自称民主的群体、法轮功群体、法轮功媒体、李洪志,对这四者失望之后,我再也不想过度关注这些事了,再也不在这事上帮任何人了。
关于民主现状。我反观中国文化,也许只有从文化上彻底贯通,写成一本书惠及、教化后世,才有可能改变这个状况。然而,这本书必然无法在国内流传,只能在国外流传。民主需要全面了解人性方可正确思考与实行,而中国文化中对人性的认知却是“人之初性本善”这种偏颇的、不全面的。这方面改变了,所引起的连带反应是很丰富的。而西方似乎对性本恶的那部分人之恶有所研究,可我不知道其整个研究历史。
关于法轮功现状。法轮功媒体颂扬太平天国,并且把指出这错误的虞超踢出去了,李洪志的表态模棱两可。因此我实在不想说它。

Card boosted

@xingwu @dearsadgirl 这个有可能是假的。几年前,我也常常在QQ群转发这类内容。后来,我不相信大部分的宣扬民主的人了,随后认为他们转发的东西有可能是胡编乱造的,我无法求证其真实性。所以就不转发、也很少谈论了。当然了,辛灏年和少数国外华人大V说的事,也许真实度比较高。
另外,通过虞超和法轮功媒体之间的事,我也不相信法轮功媒体和法轮功台面上的大部分人了。法轮功里的极少数精英已经远离其三大媒体了。(我也不怎么相信其功法。)
更可笑的是,我在虞超的粉丝群里听说,法轮功媒体把辛灏年的视频和文章给删除了。但是我没有去求证,因为他们的荒谬由来已久,即使这一件事是假的也遮不住众多的荒谬。
看看这两个链接:
①章立凡给网友的回复mobile.twitter.com/zhanglifan/
②原网址hk.on.cc/cn/bkn/cnt/commentary

Card boosted

当当网的评论区里有人说,星云监制的白话佛经系列,只要是篇幅很长的,都是“节选版的”。
我找了白话瑜伽师地论的电子书,确实是“节选版的”。
搞不懂、搞不懂、搞不懂。
佛光山官方网站是否保留着“完整版的”?也许没有。
顺便说一下:当当网评论区又有人说,中华书局的佛教十三经系列,也有删节。

Show thread

当当网的评论区里有人说,星云监制的白话佛经系列,只要是篇幅很长的,都是“节选版的”。
我找了白话瑜伽师地论的电子书,确实是“节选版的”。
搞不懂、搞不懂、搞不懂。
佛光山官方网站是否保留着“完整版的”?也许没有。
顺便说一下:当当网评论区又有人说,中华书局的佛教十三经系列,也有删节。

Show thread

说我是五毛的人,长毛象这么封闭,我在长毛象当五毛,我疯了?我为啥不去开放的平台当五毛?

星云监制的白话佛经系列书,太晚出来了。否则,人们知道佛经中的各种词汇的真实含义,就不会被李洪志骗到。
被李洪志骗到的人,包括清华大学、北京大学毕业的。虽然是清北的,但是他们只了解本专业内的东西。
中共的政府组织,在反法轮功的事情上,并没有认真通过整理佛经知识来帮助人们摆脱李洪志的误导,很可能是因为中共内的人也没有大量读过经书、不懂这个。
即使佛经被翻译成了白话文,真正能读懂的人也许也非常少,因为这玩意需要修证到一定的程度才能“初步”通达。
这一百年内大量读经书的人,可能不超过五十个。这五十个人中,有修证的人,可能不超过五个。而我是其中之一。(以后可能不会读了,具体原因不告诉你)。
举个简单的例子:前文中关于“忍”所对应的佛教词汇内容,没有几个人像我这样能把“法无我”对应上,这是需要修证的。
顺便说一下,我不认可星云,也不认可近些年开始火起来的释万行。万行的书我看过,问题很大。具体的不详细讲。

诸如此类,种种状况,用你李洪志的话讲,假如真的是旧势力安排的,可是你李洪志在几年前已经说过并且记在书里了,说三界之外的旧势力已经清理干净了。既然如此,你为何不重新整理好,把你自己原本的东西弄出来,用你自己的东西渡人?
这时候,你的学员或你自己是否又要发文说,那是为了把修行的机会留给学员,把功德、威德留给学员?或者,说,在考验学员和世人的“悟性”?
或者,你的学员会跳出来对我说:你在历史上没有随着师父下世,没有在历史上做出应有的功德,所以你没那缘分、理解不了。

假如你的学员中有人出来说,太平天国的状况是旧势力安排成那样的,不是某位主神的本意。
或者,在客观上,太平天国的历史不是史书上所写的那样,是清政府污蔑成那样的然后史学家据此而写成了假的历史资料。
无论是上述哪种状况,为何大纪元不说清楚?距离大纪元发文这么多年了,为何你李洪志也不说清楚?
如果你是新来的佛陀,来渡人的,你就这样?

诸如此类的例子,还有很多。假如李洪志真的是新来的佛,为什么在引用佛教词汇的时候搞错了那么多?假如是佛经在几千年流传的过程中记错了,那你李洪志为何一定仍然要用这些词汇,为何不用其它的词汇?
你这样搞,让我们这些对佛经极其了解的人如何信?最后只剩下对佛经不了解的人去相信。可你李洪志却说,我们是在靠宗教情感进行自我维护?“宗教情感”?
如果你真的是新来的佛陀,你就这样渡我们?
还有,劳政武说,你把我们这些知道你的错误的人,说成是宗教痞子?我不确定你的书里是否真的这样写,因为我很久不看了忘记了某种内容。
如果你李洪志真的法力无边,当年何必不答应共产党的党委入驻要求(法轮功里的某些学员说,共产党想在法轮功里面建立党支部)。一个法力无边的人,如果你真的要渡宗教里的人,何必又不跟宗教人士用各种方式讲清楚?佛陀当年就跟宗教人士讲,你为何就不能讲?
至于你那篇关于自媒体的话,是否是指曾铮和虞超,我不清楚。假如是,你真的分不清是非吗?
而且你不是亲自看着明慧网吗(好像不是你的原话了)?现在这个熊样,这就是你看着的结果?
另外,你让虞超删掉四期视频,为何不让大纪元删掉关于习某的某篇文、关于太平天国的某篇文?

Show older
Mastodon

The original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