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再骂一次,决心回去用老年手机和现金了 

弱弱的問一句:微博長圖之類的截圖在網絡上很流行,可是為什麼要做成長圖?

長圖在外國也很流行嗎?

#香港 #時代革命

刚从大陆某微信圈得知:大陆某夫妇(其中一名是医生)被单位开除,因其在香港上学的儿子参加了反送中活动。
另有曾参加反送中的大陆学生,回到大陆后,护照等被没收,当局不允许他们再去香港上学。

t.me/todayfreedom/26857

twitter.com/jenniferatntd/stat

Silence是一款短信/彩信应用,可用于与好友通信,同时保护您的隐私。通过Silence,您可以在发送短信,分享媒体文件或附件的同时,拥有完全的隐私保护。功能:*简单易用。Silence使用方法与其他短信应用类似。无需注册,无需邀请好友加入。*可靠。Silence使用加密短信进行通信。无需服务器或互联网连接。*保护隐私。Silence使用精心设计的Signal加密协议,实现端到端加密。*安全。所有信息本地加密,即使手机丢失,信息仍然受到保护。*开源。Silence为自由开源项目,任何人可审核代码,验证其安全性。ttps://silence.im/

英國脫歐這場大戲,已經好幾年了——越看越到了高潮部分,相信還有更加高潮的部分。

:blobcatcoffee: 加油,约翰逊。劇本都給你了,就等你改了。

好可怕,我互关买转换插头被快递送丢了。快递说要赔偿她,结果让她注册了好几个分期贷软件还有身份证验证。小姑娘马上要出国了拿不到转换插头已经急火攻心,就被忽悠注册了,现在有没有背上债务还不知道。
当代社会未免套路太多了,几十块一个转换插头还能弄成这样。

RMS不會在中國,他倡導的自由軟件思想不會在中國這片上世紀科技匱乏的土壤里生根;沒有一套科技的傳承,思想的自由,民主的方式,他的自由軟件思想不會有養分的供給。

我最担心的情况是:未来的信息过滤会不可避免的朝着算法方向发展。目前的算法只是辅助作用,但在未来信息进一步极大丰富后,如何挑选信息阅读就成了大问题(《攻壳机动队》中的网民依然在使用论坛和聊天室,可能不太现实)。很自然的解决方法就是建立一个超强的中心化过滤器,这对于获取信息来说是好事。

问题在于,这样的算法本身也必然是大规模监控的、独裁的,还有可能是反多样性的,这样一来,未来网络阅读就非常可能是:一个人控制的 AI 给全世界推荐所有的东西。

我是在两年前提出这个担忧的。而我今天猛然发现,这就是《合金装备 2》剧情的一部分!我甚至还看到了一篇论文讨论游戏。其中「爱国者」控制的系统就是一个横跨全球的互联网信息管理系统,其创造者认为垃圾信息已经阻碍的社会的发展和进步,有必要建立一个大型的信息过滤器提高信噪比,为每个人精选内容,而且一定要为社会稳定服务。而且游戏中明确提到这不是一个审查机制,不会阻止信息的发表,只是读者都依赖这个系统获取信息。

小岛秀夫居然在 2001 年就有了这样的想法,其立意堪比《攻壳机动队》。

共享單車,這個在幾年前很火的共享經濟模式(是否也是P2P的一種?);我還充值了一百元錢(充值一百還有贈款),後來眼瞅著共享單車(主要是OFO)收割了一批用戶開始新一輪擴張,在OFO倒下前一年,我把充值的錢也退了。
房地產也有類似的問題,在增量時代問題不是很明顯,一旦增量放緩——人口減少,是否會出現大的問題呢?

听了经济学人昨天的一个节目说,无线电刚出来的时候(190几年),只要你有硬件懂技术,就可以在上面发广播收广播,大家都觉得这是民主化传达信息的方法,然后政府想要管制。但是发展到后面就变成几家大企业(NBC和CBS)独揽,他们用广告来支持自己。
这个发展和互联网的历史、互联网产品非常像。博客刚出来的时候大家都觉得是信息自由民主化的希望,后来让位给新社交网络,Instagram什么的现在也是广告培养influencer。比如我在听的经济学人的podcast节目,也是和老媒体结合。而经济学人一百多年前成立的时候,也曾经是颠覆保守派提倡自由贸易的草根。(现在是资本主义右翼了。。。
--
不知道现在在发展什么新的技术给人带来“民主的希望”的假象。。(比特币,区块链,分布式(mastodon?)?
另外我还想到发明印刷术后,人人都能有一本圣经造成了宗教改革。这个尺度来看,也许民主不是假象。。。。?

政府網站搞“我向总理说句话”留言,不知道總理會不會真的看呢
liuyan.www.gov.cn/wxzlsjh/inde

Feed43的理念较旧,服务也开始不稳定。相比之下,RSSHub无疑是更摩登的RSS生成器。
我喜欢nerds,旧式的或新式的,深度阅读者或重度RSS用户。我喜欢那些把信息输入渠道紧握在自己手中的人。在一切时代——但尤其在这个时代——这是获得思想自由的唯一途径。
更新的技术意味着更浅的势井。而选择的愿望和能力则不完全是一个技术问题。对应「井底蛙」,方舟子造了一个词叫「背井蛙」,形容那些拥有技术意义上的自由却依旧随身背着观念之井的人。信息过载的时代在批量生产着这样的人。
作为信息处理器的人类尚未(在可见的将来也不会)进化到足以克服巨大的天然缺陷。如果不想被潮水冲走,you must be paddling like hell underwater.
#XBot

。 

RT:读书和抽大麻没有区别,都是捧着死掉的植物产生幻觉。

作为一个人,蔡徐坤的确遭受到了网络的的恶意,少有人会经历和能忍受这样全网级别的调侃,我身边有大把没有黑蔡徐坤当做择偶标准的女生在;但是他作为被资本打扮推上台的恶心代表,被骂多少次都不过分m.weibo.cn/1677318422/44124549

看[凛冬烈火 ]一句话振聋发聩,
这个国家强壮的男人在做什么?

Show more
Mastodon

Server run by the main developers of the project 🐘 It is not focused on any particular niche interest - everyone is welcome as long as you follow our code of condu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