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棱 boosted

hhh 现实版本时局图 转自推特:China's political environment at a glance, by brilliant (and in exile) #HongKong illustrator Ah To (阿塗):

列车上一姐姐打电话的声音比列车员招呼检票的声音还大。最开始我还以为是什么奇怪的train anouncement,竟然认真地听了几句。

水晶棱 boosted

ig有账号在更新伊朗那边的消息。
好喜欢她们的头像。

指路:instagram.com/from____iran

水晶棱 boosted

呼叫武漢紡織大學外經貿學院的象友們!919事變的詳細經過的發展態勢希望能共享!我們川渝學生也處在封校的水生火熱之中,希望能和貴校的象友們取得聯繫!學生互助學生!學生聲援學生!證我們在酷烈的暴政中守望相助!你我的每一條發聲都會是炬火!

中文是个越加奇怪的语言了。现在竟然可以用这个语言发现需不需要在火车上卖卫生巾的讨论。这些人不愧是大爹的好子孙,万事不管一管全身难受。如果确实要在火车上禁售卫生巾也不是不行,在卫生间里免费自由领取就好,这是在公共服务层面落实性别平权的应有之义。

水晶棱 boosted

《燕京书评|无论闭关锁国还是自主限关,都是专制统治者剥夺民众的自由》

无论是“闭关锁国”,还是“自主限关”,它都是明清两代专制统治者独裁做出的决定——“闭关锁国”是皇帝的独裁,“自主限关”也是皇帝的独裁。所谓“自主”,是作为统治者的皇帝自主,而被统治者的民众只能乖乖服从。
...

阅读全文:🔗 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中国数字时代

水晶棱 boosted

全世界都关注女王去世这件事是个有趣的文化现象。

今天我妈问我身边好几个熟人去中国工作了有何感想。这有什么所谓感想呢,我内心毫无波澜。在这个年景还能削尖了脑袋去中国工作的在我看来是和我有根本三观冲突的。他们要么是已享受着特权,要么是想踩着别人上位当人上人罢了。这种人在我身边越少越好,眼不见为净。

水晶棱 boosted

中国和北美不同,最大的社会裂痕不在于种族(白人vs少数族裔),而是城乡。而北京又是权力/资源集中的金字塔尖尖。在简中对着一群中国人批评西方文化霸权和白人至上主义,是搞错了语境。那些金汤匙出身的海外博主没搞明白这个道理。

之前提到过,一线城市土著中产的生活方式和资源可以不输所有西方大都会,甚至因为有进城农民工的廉价劳动力伺候,还能过的比白人中产更便利。而对于三线及以下地区的人来说,我们就是中国的有色人种。出厂设置就是离开小地方,说标准普通话,成为大城市里守法勤劳乖乖交税的“模范小镇青年”(对应模范少数族裔)。如果我们没有模仿出大都市人的见识和风范,还有“凤凰男”“拜金女”的标签砸一脸。中国城市对农村的压迫,从未得到充分的反思和讨论。在国内做社科研究时,我自己也会忽略城乡这一分析维度。它被掩盖在了高速经济发展带来短期的阶层流动中——你们小镇青年可以通过刷题,找到白领工作,变成新都市人呀!

所以,海外博主表达自己被英语给压迫了,在简中实在难有共鸣。在我们模范小镇青年看来,你在中国便宜占尽了,摇身一变受害者,还好巧不巧和CCP治下的文化民族主义话语重合,这不是助纣为虐是什么。

水晶棱 boosted

几年前我和一个朋友想做关于维族人的故事,收到邀约的短信,约在一个维族餐厅见面。

来的是一个年轻的维族男生,25、6岁。我们坐下先点了菜,一个会中文的美国人,一个会汉语的维族人和一个汉族人,大家不约而同选择英语作为交流的语言,仿佛想要减少对话的讽刺性。

男生在七五事件那年被看到危险的父母送出国,自己在这里读完了高中和大学,找到了工作。到我们见面的时候已经有十年没和父母直接说过话了,所有的消息都通过其他人传达,让对方知道自己还好,健康,安全。他知道父母在承受越来越大的压力,警察一直去他家要他们把儿子叫回去。也说不好哪天就会被拉去集中营,但是父母一直跟他说,不要回来,不要回来。

他说他的生活被负罪感笼罩;不回去,父母可能因此失去自由或者性命;回去,结局可能一样,还浪费了父母的牺牲。回去或不回去,这辈子都有可能再也见不到他们。这样的负罪感让他很难享受一切,蓝天白云,高薪工作,自由呼吸。每次当他开始感受到一点快乐,就马上想起他们,然后开始难过。

任何话比起来都太过轻飘飘,我们两个陌生人在桌边难过。告别的时候我跟他说,你一定要快乐,不能让他们赢。他们想让你们消失,让你们痛苦,你就偏要开心地活着。他们就没有成功。

我有时候也这样跟自己说。反贼,也要快乐。不是一直有用,但是,也不能让他们成功。

看到报告想起那个男生,希望他父母还自由,希望他快乐。

戈尔巴乔夫去世了,旧时代的棺材上又多了一颗钉子。

水晶棱 boosted

南佛罗里达的一只穴小鸮雏鸟和一只成年穴小鸮,美国 (© Carlos Carreno/Getty Images)

水晶棱 boosted

北京朝阳望京地区核酸亭惊现:不自由毋宁死

今天听了博士时候老板的talk。短短几年时间当年那个神采奕奕的帅哥竟然开始说话吞吞吐吐了。真的很惊讶他为什么变化这么大这么快。不知是学术界的摧残还是养娃的艰辛使然。

两个男性作者写how to become good male ally,这个怎么看都觉得怪怪的。

有一段时间没听五岳散人的聊天了。偶然听了他对给鱼虾测核酸这件事的评论,这是最像相声的一次。

揣测一下孙宇晨的内心世界,他可能以为过去十年有他一份。结果被王兴张一鸣等人截了和。

以禁欲为目的的性教育本质就是不知道如何处理这个议题于是不让它发生的荒谬。这是堂而皇之的展示粗鄙与无知(笑)

好奇在地铁里见到熟人最好的打招呼方式是什么。今天给对方吓了一跳。

Show older
Mastodon

The original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