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就很好奇,要怎么界定心理上的男性和女性(。
以前的一个课题是假两性畸形相关的,科研导师说一般会按照患者心理认同和社会性别做变性手术这样,也有转回生理性别的。但是这应该就算比较简单的情况……?(

· · Tootle for Mastodon · 1 · 0 · 1

关于跨性别的疑惑( 

防杠说明:我认同男跨女属于女性,女跨男属于男性;我不care跟男跨女一起进女厕——事实上,只要能保持环境清洁&不死盯着对方生殖器看,我不care跟任何性别任何物种一起进任何厕所(。
关于trans的性别认同,我是完全可以接受“一位trans只要内心是男/女性,无论ta生理性别啥样,那ta就是男/女性”这个理念的。但是吧我搜了一圈,惊恐地感觉男跨女们自己不这么想啊?每个人都表现出向往手术和激素治疗的亚子,特别希望自己长相女性化有胸有批,特别焦虑于自己有胡子有屌……
我真的缓缓打出问号:?你们这不还是在认同生理性别吗。不还是觉得自己心理上是个女性并不能成为女性,生理上也成为女性才是女性吗……
所以mtf们一边追求生理上成为女性,成为不了就各种trigger各种焦虑,一边心理上是女性就要求上女厕,我觉得这很割裂耶——
至于ftm,呃,毕竟我觉得可能有没做手术但打扮得很女性的男跨女勇敢地使用女厕,但我很怀疑有没有没做手术的ftm能勇敢地使用男厕小便池……

关于跨性别的疑惑(2/2)及阴阳怪气黑泥【。】 

我同时也很好奇心理上认同自己是男性/女性到底是怎样的,啊因为这对顺性别来说可能确实是个很模糊的概念,我就是自然而然觉得自己是女性这样x
于是我搜了一下男跨女们的自述心路历程。发现都是因为“向往穿漂亮的衣服”“羡慕穿裙子”“喜欢打扮”“喜欢撒娇”“不活泼好动”“不勇敢”etc,所以认为自己是女性而非男性。
我:如果这不算性别刻板印象什么才算性别刻板印象(。
结果至今俺还是没搞懂跨性别者的心理性别认同究竟是怎么判定的……

好了疑惑发完了,以下为我的阴阳怪气发言:
我翻了翻,发现为trans发声争取权益的除了trans自己几乎都是女性博主,平时经常为女性权益发声的那种。
但我翻遍了几位稍有影响力的男跨女博主的微博,却几乎没有为女性权益发声的内容呢。甚至有trans博主对这件事都是“我管这事干嘛,再有半年我就做好手术逍遥快活了这问题跟我无关”
……。
好家伙,宁就是男权说的田园trans拳师吧。

关于跨性别的疑惑(2/2)及阴阳怪气黑泥【。】 

@daisyn0925
我来回答问题,希望能减少你的疑惑。
心理上的认同旁人难以体会是正常的,如果你能体会反而奇怪,因为这就是跨性别之所以是跨性别。我们不觉得自己属于被指定的那个性别,不会“自然而然地觉得自己就是女性/男性啊”。对被指定性别的排斥感和另一性别的被吸引感很难说哪个更先被发现,但已经自我认同为跨儿的人,这两者一定都存在。在表达时很多跨儿会说向往另一社会性别的一些特质,我认为这不是单纯受刻板印象吸引,这么说是因为这些特质确实是当下社会、当下性别意识水平里最容易发现自己“异常”的破口。换言之,不是ta们因此觉得自己是另一性别,而是这是最容易解释的部分,你自己也说了“认同”这东西你根本无法理解,很多跨儿的表达能力也并不足以表达出发现认同/转换认同的细微过程。
跨儿不是不知道什么是刻板印象——很多跨儿也知道一群没有同理心的顺性别天天觉得跨儿不女权。:) 如果只是向往另一性别的特质,跨儿没有必要“成为跨儿”,正常人都知道打破刻板印象地活着,比换个身份活着,要简单得多。选择进入另一性别的风险和损失足以过滤掉单纯喜欢女性特质的正常人了。

关于跨性别的疑惑(2/2)及阴阳怪气黑泥【。】 

@daisyn0925 关于mtf人的发声意识,肯定要承认作为男性被养育的人在性别意识上的固有缺陷,但作为弱势群体,人只能先关心最切身的问题,顺利进入新身份的跨儿才有余裕管这个,我觉得这个不应该成为指责他人的原因。
再说还有很多顺性别女的也很本不关心这个,顺性别女的也男权,也田园,也胡乱打拳,如果不指责顺性别女的,我认为没有立场指责跨性别女的,毕竟跨性别女的甚至不被很多女的认为是女的。
我感到奇怪的是,你指的这些trans博主都是谁?我看德洛莉丝·波伏娃作为mtf就是微博仅存的高水平女权博主之一,不知道你知不知道。——顺利融入新身份的跨儿也不一定会天天喊着我是跨儿,让全世界都知道。

关于跨性别的疑惑(2/2)及阴阳怪气黑泥【。】 

@daisyn0925 不知道罗琳事件之后您的这些想法如何。推荐一个豆瓣博主Seneca,尽管可能与您立场不一致,但也客观地收集了很多有意义的案例,我觉得这是当前女性权益很值得关注的议题。douban.com/people/furtwaengler

reply 

@ruah44 呃其实我也不太认同罗琳的观点……发这串toot的时候几位友邻也有讨论过,帮我解答了一些疑问,但就,怎么说呢,我可以尽量接受、尊重或者去增进对跨性别者的了解,但是仍然还有一些我没办法理解,至今还会困惑的问题(。
谢谢你的推荐​:blobaww:​已经收藏啦。我觉得只要是能够对女性处境有益的议题都有被关注和被推动改善的意义——至于立场和方法和什么……倒是比较次要的事情。

关于跨性别的疑惑( 

@daisyn0925 感觉社会上对于按心理认定性别还是没有普遍接受。ftm如果不迎合对于社会对女性的刻板印象的话,就会被diss不够女人,看不出来想当女人,这个男人的样子不配说自己想做女人之类的。所以可能他们只有变的比女人更女人才行(有点像移民的部分老华人思想比白人更白那样),只有这样才能(或者他们觉得才能)成为被更广受认可的女性。感觉这个现象就是性别刻板印象束缚着ftm,反过来ftm(身处这个环境不得已)又反过来加深了这个刻板印象,一个恶性循环。

关于跨性别的疑惑( 

@patricia 但怎么说呢,如果认同这样的社会看法,同时也就意味着接受“社会”觉得不女性的mtf不能被称作女性。那trans们一边顺应“生理上不够女性就不算女性”的社会看法尽力在生理上向女性靠拢,一边抗议生理上不女性的心理mtf没法上女厕……我觉得这就好比女性一边相信女子无才便是德于是尽力地没文化,一边拼命要求读书【。】
而且这种判定女性的方式没尽头啊,碰上杠精那就是,头发不够长不算女人,头发够长了胸不够大不算女人,胸够大了长得不够漂亮不算女人,长得够漂亮了声音太粗不算女人……永远能挑出问题来x

关于跨性别的疑惑( 

@daisyn0925 对我也赞同这种判定没有尽头,和前一段时间txl反对直人的道德审判类似——因为只要直人话语霸权存在,对于同性恋的道德审判就没有尽头,不管是不是他们眼中“合格的同性恋”。而且感觉trans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说出“因为不够勇敢所以感觉自己更像女性”的和呼吁按照心理性别来划分的可能不是一群人吧。可能一些trans也的确陷入了刻板印象而不自知,但是让少数群体和全社会刻板印象对抗可能也太残酷了一点。另外对于变性手术的向往这点,我看过一些视频,里面的trans分享自己对于自己身体的不喜欢不自信,甚至出现了自残侵向,他们的原话是“感觉自己的灵魂被装错了盒子”。说实话作为顺性别者我是无法体会到这种感受的,可能就是一种强烈的想要把自己的灵魂归位到正确的盒子里的、成为自己本该成为的人的感觉吧,但是要做到这点更能也要忍受不小的社会家庭以及经济压力,所以就显得尤为珍贵了起来。(当然仍然不排除也有一部分是陷入了刻板印象,想迎合永远不会满足的主流观点)当然以上很多都是我的猜想和这些天看到的一些trana自述不是很有科学依据

关于跨性别的疑惑( 

@daisyn0925 特别焦虑于改造自己的生理很大的原因是因为不这样就无法被承认。认同是不够的,人是社会性生物,当别人都把自己当作另一身份的人来社交、审视,所有的互动都隔了厚厚一层,而且时刻提醒着这具身体的排异。仅靠自我认同+亲友支持、不做手术就可以舒适地活下去的跨儿不是没有,但我所见的这样的跨儿也会通过有意使用着装和伪声来表达自我、提示身份。
另一方面,另一性的认同本身就意味着“不喜欢自己现在的身体”。你能想象你长着屌并且每天必须进入男厕所被一群异性有意无意地扫视到屌的感觉吗?每天带着晨勃起床、处理生理需求、选购另一性别的内衣,所有这些都会引起强烈的排异感。作为一个自然地从来就认为自己是女性的人,你不会不舒服吗?跨儿感受到的就是这样的不舒服,不是想象而是日复一日的现实。当人对自己的身体都产生排异感,几乎什么事情也做不了,因为除了躺着思考以外的任何事都要用到身体,人被囚禁在不属于自己的身体里,只有改造身体才能彻底解决。不仅mtf是这样,ftm也是,有部描述一位ftm切乳房的纪录片叫切切乐,一个自我接纳良好的人也会做出的改造身体的选择,遑论难以自我接受的人。

关于跨性别的疑惑( 

@admin 嗷!我回来了我刚看到,谢谢您耐心解答!大佬辛苦啦!猫猫五体投地感谢.jpg
我等下洗漱回来慢慢看,可能还是会有疑问(按我的脑子甚至可能奇怪的疑问变多了.jpg)所以可能还会想继续跟您交流!希望不会打扰www
扫了一眼最草(中日双语)的事可能是这样:德洛莉丝我当然知道还是我互关,我以前也对是trans这件事有印象,所以翻微博的时候我特意搜了一下,发现她说自己上男厕,导致我以为她是女跨男【草

关于跨性别的疑惑( 

@daisyn0925 今天我特意翻了下微博,是女跨儿,然后顺着她的微博又找到了一些在女权领域也会发声的女跨儿~
weibo.com/6891330920/Jp2rd1tt9

关于跨性别的疑惑( 

@admin 好的👌谢谢推荐~
叙述可能有点混乱,将就着看一下x
我对跨性别者最早的认知很大一部分是来自之前做过的假两性畸形课题,患者有批的不一定是女性,有屌的不一定是男性,基本尽量按照心理性别做相应的手术。所以我的概念里一直认为心理性别才是起决定性作用的,心理认同是什么性别就是什么性别……
但是trans们的性别认同似乎实际上是心身合一的,也就是说ta们会排斥原有生理性别,并追求生理性别上也成为心理性别——按您的描述,男跨女对自己有胡子有屌会晨勃、女跨男对自己有乳房有批会来月经的情况都感到很痛苦,ta们不管有没有条件都很愿意接受激素和手术干预。相较于无时无刻的这种排异般的痛苦,我感觉社会环境的接纳之类的反而是比较次要的原因了。
所以就,跨性别者对自己及其他跨性别者的性别判定到底是怎么算的,是心理认同,激素干预,性别重置手术中的某一项为准还是怎样……我觉得跨性别者们看法也不是很一致的亚子(。

关于跨性别的疑惑( 

@daisyn0925 不太懂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绕住 :0090: 就按你最初假设的身心二元论好了,这个二元论不完美但有些跨儿会用此解释自身困境, 我们暂且接受它:将生理和心理对立起来,则必然要认为其中一者统御另一者,通常是心理统御生理,以此达成二元的统一。而这种统御无法实现的时候,比如跨儿的生理状况与心理认同不符,就有必要改造被统御的生理一方。这里的“认同”是心理概念,无论生理的改造完不完成,心理上认为自己是了,认同就完成了,改造生理是为了使被统御和驱使的生理状况能与认同统一,而不是为了达成认同--它已经达成了,只是不做改造会有排异感、会感到无法二元统一、会无法被其他人接受。这是生理-心理二元论的解释,哲学框架老套,不完美,但凑活堪用,我的原则是当事人用什么框架解释,我就接受这个解释方式。

关于跨性别的疑惑( 

@daisyn0925 回到问题本身,我目前的回答是:认同从概念上就只是由心理认同决定,激素治疗和性别确认手术是改造生理状况以适应认同的手段,但面对顺性别的比较和社会的审视,没有做出生理改造的跨儿很难理直气壮地说“我就是那一性别”。
这个回答的样本也不算多,我觉得更直接的办法是去问那些正处于生理改造中或准备进行改造的跨儿:你是“想成为”那一性别,还是“已经是”那一性别了?你对出生以来被指定的性别还有认同感吗?这样的回答会更具体。

质疑身心二元论、生理性别、心理性别的概念。 

@daisyn0925 就,我觉得改造身体这个举动,按照身心二分法是可以解释的,我不太明白怎么从这个现象推翻了身心二元而进入了身心合一。
就身心二元这个哲学框架来讲,我是不太认同的。我的体验里,认同这件事不能完全脱离肉体的影响--不是说肉体状况会促进或阻碍认同的达成,而是,作为一个药物治疗已久的抑郁症患者,我会怀疑异于被指定性别的性别认同的形成,本身或许也有某些生理基础。身与心二分的概念可能自身就有问题。这不耽误我们用“性别认同”这一概念描述认同问题最关键的那个表象,但心理性别vs生理性别的二分,以至于把二者对立起来、努力思考哪一种是当事人性别的决定性因素(甚至为找到确切答案划出“未干预-激素治疗-手术治疗”这种光谱),这个预设了二元论的框架我认为是不可取的。使用“性别认同”就好,它是黑箱机制最终的结果、是抛去哲学框架的单纯描述,不要纠结身与心哪个更重要。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Mastodon

The original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