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上,当你被福柯的表达所折服,你并不能在自己的写作中学习他,你还得中规中矩,符合所谓“学术写作”的规训。事实上,“学术写作”并非像高考作文评分标准的显性规则,它是一种内涵外延不断变动的隐形规则,正因为隐形,对于初入门者,标准会尤其严苛。门路趟熟了,自由度才会逐渐大起来。所以,冲吧。

因为是求批评,所以再尖锐也要怀着感谢的心情自己消化。但是真的有点难过,真的想反驳,真的想解释。可这一切都是无力的。因为没有符合学术写作的要求:平实,清晰,深刻;这就是我的问题。我终于还是要面对我写不好的高考作文。但为什么不能面对,还是我自己的问题。好吧,就此攻克高考作文吧。

夜精灵 boosted

超过 4800 万上海随申码人员数据疑遭泄漏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近日一网络论坛有发帖者以 4000 美元价格拍卖上海随申码数据库,其中包含 4850 万用户的上海随申码数据,并称来自上海市大数据中心,为上海随申码推行以来,所有居住和到访过上海的人员信息。

南都记者根据发帖者提供的样本数据致电相关人士,其中 8 人证实与样本数据内容高度符合,部分居民只选择回应部分信息,亦有居民挂断电话未予回复,但报道中没有提到核实有误的数据样本。对此,南都记者采访了上海市大数据中心,工作人员表示大数据中心只负责研发随申码,“个人信息不是我们泄露的。”另一部门上海市民服务热线 12345 则表示对此不知情,建议信息泄露的居民前往公安部门报案。

今年 7 月初,也有发帖者在网络论坛出售据称来自上海警方的 10 亿中国居民数据,定价为 10 比特币(合约 20 万美元)。对此,华尔街日报引述网络安全专家表示,有公司早在今年 1 月就发现了上海警方这个数据库。更进一步评论道,这次史上最大规模的个人数据泄漏事件,根源之一在于政府监控。

夜精灵 boosted

弦子诉朱军案二审败诉,对司法系统的信任需要手握权力的人用自己的行动挣得

8 月 10 日,北京第一中级法院驳回了前央视实习生弦子诉央视主持人朱军性骚扰案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弦子败诉定谳。华尔街日报报道,庭审的法院外聚集了大量警察。

庭审结束后,弦子在法院外向前来支持她的人们再次念出了她在庭上的发言。弦子在发言中提到,2014 年报警的时候,警察告诉她的父母因为朱军的社会地位,弦子应该放弃报警。法院利用当事人承担举证责任的说法,没有调取案件相关的监控录像和笔录等,2021 年案件因证据不足败诉,这次二审也再次因同样的理由败诉。但弦子仍勇敢在庭上质问法院:“在封闭空间遭遇性骚扰的女性,她没能预料到性骚扰的发生,没有录音录像,没有与对方反抗扭打。那她要怎么证明自己遭遇过性骚扰?她能否只能忍受这一切,假装这一切没有发生?“

回顾自己寻求司法系统协助的历程,弦子说道,“21 岁的我选择报警,25 岁的我选择起诉,都是在向司法部门寻求救济,并相信作为一个公民,我理应获得公平。”但司法系统并没有像她想象那样为她提供公平且应有的协助,在发言的最后,她提到司法系统并不天然具有权威,法院的判决并不一定就等于真相。公民对于司法系统的信任并不凭空而来,每一个手握权力的人,应该用自己的行动来挣得这份信任。

這兩天睡眠又不太好,昨天幻化出可怕的夢境,數次驚醒,早晨的自然醒也推遲了。看來藥物只是輔助,主要還是我自己的心理調適。耐心啃桑葉吧。

上午看《劍橋上古史》,下午論文改了一半,晚上讀了兩章《臨床醫學的誕生》,一天就塞滿了。綜述的大綱列了一下,有點進展。少說,多看,多寫。

夜精灵 boosted

當民主國家的公民是很辛苦的,因為你不辛苦的話,有人很樂意辛苦一點去剝削你。

你要有媒體識讀能力,看到新聞報導要去思考背後的脈絡跟利益糾葛,而不是被媒體牽著鼻子走。

你要有數據解讀能力,看到統計資訊要去瞭解資料的來源、解讀方式、結論是否有效,而不是單純拿著數據到處搖旗吶喊。

你眼中不能只有黨派,至少要能解讀派系、地方勢力、各種歷史交織出來的脈絡。

你要有自己的政治目標,選舉不過是政治改革的一小部分,背後的資金、派系、人際關係、科技都是不可能從政治中剝離的,也無法獨立運作。

〰️

只有親自下去接觸你有興趣的議題:聆聽、溝通、交流、做事,按照這個順序進行,才不會掉進八卦小報那種片段又失去脈絡的釣魚文邏輯。

切身的活在你的 local community 之中,少說自己看了什麼,多聆聽、多說自己做了什麼,才會真的幫助到人。

躲回蝸牛殼一件一件做好自己的瑣事。前兩天發現自己四月底就放出話來要開始弄綜述,掐指一算三個多月了,綜述還沒有影子,資料越讀越多,卻越來越難騰挪出可寫的空間。屋漏偏逢連夜雨,又發覺考試論文有許多問題要修改,真是嚇了一跳,陣腳大亂,像是搖搖欲墜的大壩,四處漏水。自己這三個月都幹了什麼?主要是改了一篇論文,寫了一篇論文,而寫的這篇最後的修改還沒完成。即使你一天到晚趴在一堆桑葉上拼命啃,能吃完的桑葉和能真正長到自己身上的成果,依然只會以其固有的規律龜速積累。其實這些都是必經的過程,只是我自己估計不足。就像爬山時,看到山頭近在眼前,彷彿只要堅持半小時爬過眼前的坎就到了。往上爬才發現,爬過眼前的坎,後面又冒出好幾道坎,距離山頂彷彿更遠了。跨過一道道坎最終真爬上去,已經過了好幾個小時。現在滿打滿算還有四個月的時間,我能拿出一份可行的綜述以及樣章嗎?

我可真是受夠了故意寫錯別字以躲過關鍵字審查的文章。或許不應責怪寫文章的人,但這是需要停下來想一下才能意識到的事實。

夜精灵 boosted

读过《黑箱》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neodb.social/books/1412/
在 安倍晋三 遇刺当天,2022年7月8日,伊藤诗织 诉 山口敬之 性侵案最终裁定结果出炉,伊藤诗织 取得胜诉,获赔332万日元(约合16万人民币),而这距离案发已经过去7年。山口敬之是安倍生前的御用记者,可想而知,伊藤诗织奋起而战,为自己寻求真相与正义的过程中,遭受如何巨大的压力、阻挠、恐吓与威胁。如果一个人生来就应该储备面对性侵如何自救之知识,那这样的世界是何其荒诞与恐怖。如果我们所置身其中的结构性不平等暂时无法改变,那愿你我可以共享这份坚韧与勇敢,以期撬动铁板一块。支持Jingyao,支持弦子,支持所有遭受欺凌的姐姐妹妹。

這兩天又經歷,從焦慮到擺爛,擺爛是治療焦慮的良藥。焦慮自己沒做到的事,那種爭強好勝除了讓自己的心情變壞,不解決任何問題。以擺爛的態度回到自己未完成的事項上,別管多慢,一點點做,卻有實際的進展。

夜精灵 boosted

以及关于健人应该如何对待残障者,Stella Young的这个TedTalk已经说得很好了:

I'm not your inspiration, thank you very much
ted.com/talks/stella_young_i_m

「我们管这些叫励志情色片。我故意用“情色片”这个词的,因为他们为了另一群人的利益,而把一群人物化。现在,我们正在物化残障人士,以满足非残障人士的利益。这些图片是想要鼓舞你们,激励你们,这样我们看到这些残疾人的时候就会想:“哦,我的生活再糟,也还是有比我更糟的。还好我不是那个人。”」

「但如果你就是那个人呢?」

Show thread

看起來,我最近一段時期需要應對的主要挫折是論文被拒 :blobsweats:

一回到學校,立馬緊張起來。大家都在趕論文,相互問時間來得及嗎?於是我不由自主地,在圖書舘待到閉館,回來一直用功到這會兒。可能不身處其中,很難理解,所謂等我“忙完了再說”,基本相當於等我“畢業以後再說”。知識積累不是突擊十天半月的事,時間是怎麼付出都不夠的,只能擠出時間做必要的事。

看过《人生大事》 🌕🌕🌕🌕🌑
neodb.social/movies/85962/
中國人理想的死亡是市井的熱鬧與嘈雜。就像“上天堂”所在的小巷,隔壁是婚紗店,走幾步是時尚髮型,孝子摔盆,哪吒胡鬧,煙花綻放,不拘什麼都能攏一塊兒,人神共樂,大團圓結局。從這個角度來說,這片子的思維模式非常中國。現在想來,中國人對死亡的態度非常浪漫,期望通過不同形式的想象,消融生死界限,超越死亡瞬間的孤寂與悲涼。

成功睡到自然醒,略睏。8點開始學習,今天可以找個有電源的地方多待一陣子。昨天效率尚可,除了日語,完成所有事項。改論文居然隱隱有成就感,與寫的時候的掙扎判然兩個世界。今年要爭取多多面世,不求結果,探個深淺。抓緊時間完成對既有研究成果的摸底,寫出綜述——8月最主要的任務。

每次深夜醒來,總有消極的想法,很怕這種狀況,總想一覺睡到天亮。今天又醒了,是睡太早了嗎?

哈哈哈,明天我又有一個整天可以學習。——我就是這麽想的,看起來有點變態,其實我只是非常不想講課,並且其實也只能傲嬌這麽兩週。不過,明天依然得把下階段的備課安排進日程,日後依然要擔心招生的問題。人終究沒法躲開自己不喜歡的事,只能把不舒適區慢慢磨成舒適區。

論文發給同學後,馬上又發現了野草一樣的錯別字。改到最後,腦子都木了,前後許多的頭緒,希望都表達清楚了。過一週再來看吧。可是馬上又不知道做什麼了,最近也沒有什麼新劇可追……

夜精灵 boosted
Show older
Mastodon

The original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