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一天我离不开江浙沪了, 或者离开了又开始想念, 没出息, 那就是因为奶茶真好喝.....

任何人类之间的交流都太累了, 包括被他人理解这个过程. 尽管不可能, 但我依然真诚的希望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可以是包豪斯式的.

对指甲剪得干干净净的人会有特殊好感.

梦见蹲在厨房的地上和你嗅着同一根香烟, 你说你决定以后不会再使用我来测试你的迷人, 顺便嘱咐我晚上回家后记得买一只松鼠, 接着可以开一瓶啤酒

想做魔术师的助手, 被绑在转盘上蒙眼等飞刀的那个人

我不做人类了, 让我成为你的一只小动物吧.

罗朱结束了, 我将正式开始我的法语学习.😂

说来风水这个东西有时候挺玄的。
我家旧址挨着一条商业街,临街有一栋大楼,说来地理位置也是不错,前边挨主干道后边是居民区,离商业步行街入口大概只有100米距离。可这栋楼,二三十年里开过高级俱乐部,开过大超市,开过高级商场……开什么黄什么,不管开什么都无人问津。记得同学吐槽过觉得那楼阴沉沉的,看着就不想进去……
大超市我去过,里边东西和乐购之类也差不多,但真的感觉压抑不知道为什么。按说举架也不低……每次黄了之后这楼都要萧条很久才有下一个冤大头接盘。后来的商场从外边橱窗看就没有人。虽然装修的富丽堂皇。
特别奇怪,明明马路对面五十米开外的其他商家都火的一塌糊涂……

十几岁读小王子和成社会人之后读小王子, 指向和意味完全不同, 小王子确实是给成年人写的书. 转 “你在你的玫瑰花身上耗费的时间。 使得你的玫瑰花变得如此重要。”

看了罗朱的采访,想起之前法扎的采访,他们都说非常震惊于中国粉丝的kindness, respect, never have such an audience like this…crazy powerful and it gives them so much energy…

就很想知道亚洲粉丝文化与欧美粉丝文化之间到底有什么不同,又是什么导致了这种差异。

#莫扎特相关
事实上无论是法扎和德扎都没有说,在小莫辞职那一阵,给小莫最大压力的从来不是老科,而是爹——长达几个月的斥责、谩骂、要挟、争吵让小莫身心俱疲,无论他怎么祈求,甚至说“我几乎认不出我记忆中那个慈爱的父亲”都没用。
同样的压力延续到了小莫结婚上,爹甚至以剥夺继承权威胁,以至于小莫回信都带上了讥讽的语调:“我的妻子很久以前就知道我的状况,也非常清楚该对您抱有什么样的期待,她对我的爱让她愿意牺牲自己的未来与我共享命运。”直到他们结婚,他们都没有收到来自萨堡的同意。

愿重新启动的下半年可以成为看着蟑螂爬过墙的tesco希腊女.

再次告诉自己上一条, 好好做人, 做个好人.

「要小心那些你特别引以为傲的品质,这些品质最初多是用来处理痛苦的。如果你太爱它们,为了滋养,就会不自觉地重复追寻一些类似的痛苦,不断陷入人生轮回中。因为这些相似的痛苦,就是你引以为傲的品质的养料。如果陷到这样的逻辑,就成为了受虐狂,不断主动追寻一些类似的痛苦来自虐。」

偶尔碰上说歌手不该涉入政治的脑子里怕不是有包

虽然不止一次觉得要完, 但这次我是真的感觉要完......................!..

Show more
Mastodon

Server run by the main developers of the project 🐘 It is not focused on any particular niche interest - everyone is welcome as long as you follow our code of condu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