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vestone boosted

最近无论 twitter 还是 mastodon,总是不时冒出各种让我惊讶的提示,提醒我这个本来很正常地「公开发言,公开回覆」的社交网络,已经被各种诡异的权限设置,变得扭曲起来。然后再让我去适应这种扭曲,提示我偶尔能够公开发一次言,是件多么荣耀的事情……

「有攻击性」不代表「不是好人」。自诩「温柔、平和、文明」也不代表「不是渣滓」。无论是网络言论,还是持枪法案,都是如此。

RT @Iearnhistory@twitter.com

Gold medal-winning vaults 80 years apart (Men's Gymnastics)

🐦🔗: twitter.com/Iearnhistory/statu

刚把阳台门打开一道缝,就立刻有两只鸦雀飞来,嘎嘎地对着猫挑衅。猫自从上次进击失足,掉到楼下去后,也开始心有顾忌,每天在思考新的战术……

突然发现我现役的所有设备里,如果不是细分到 Intel 芯片或者西数硬盘的话,完全没有任何品牌,能够占据超过两件设备。范围扩大到我的所有物品似乎也是这样,除了超市款衣袜外,大概只有攀岩装备和笔,会有三件是一个牌子。(同一出版社的书就不算了……

我不能回覆的也就算了,为毛我能回覆的还要专门通知一下,受宠若惊吗?

这条攀岩线的名字就叫做「我带了个瓜」,于是我带了个瓜。。。

不过话说回来,辱 Apple 公司以及苹果手机用户,在我这儿是完全没问题的。而且我的底线比 bgme 要高的多:从第一代 iphone 可以插在电脑上,但不能像 U 盘那样可以直接与电脑 copy 文件开始,它就已经突破我的底线了。

后面的事情,不过是公司的贪婪与心机、用户的愚蠢与怠惰、以及消费主义的虚荣的各种理所当然的延伸罢了。

从人类学的角度,除了有脊椎、四条腿,人类没有多少特性是「天生」的,而只是通过观察(受当前这个文化熏陶的)人群而得出的统计。追求利润、稳定、安全、群体认同、同理心、某种性向、舒适、快乐……可能都不是先天的。退一步说,哪怕真的是天性,人类选择进化智力,本来就是为了摆脱天性的拘束。

说这些是因为如今「同理心」越来越成为一种关于脆弱的灵丹妙药甚至心灵寄托。但无论是「同理心」本身,还是「把疗愈的希望寄托给别人有同理心」这个思路,都仅仅是一种当前文化的影响,而非必然。我当然不是在反对这件事情,我希望他们变得更好更舒适。但「让世界充满同理心」本质上仍然只是一种 strategy,一种可能成功也可能会失败(而且在我看来,很可能失败)的策略。

fivestone boosted

收到了以“恨国”为理由对他人嘟文的举报。这种理由不成立,请勿滥用举报机制。

#站长日志

作为偏自由主义者和无政府主义者,我觉得任何人的任何哪怕是不正确的发言,都应该有说出来的自由和空间。我也不认为公众人物的发言就需要担负某种公众责任感从而被拘束和限制。如果世界因此而变得更少同理心从而让各种弱势群体更难受,我只能说抱歉,但这种悲剧的根源可能在其它地方,而不在于当前让你难受的话语和话语权本身。

问题在于,是什么让你们认为,一个仅仅在技术上做的不错的站长,就值得尊敬了?他在另外一些他狗屁不懂的领域的表态,就值得让你们难受了?这种在一个领域擅长,就莫名其妙有了其它领域的 authority 的现象和心态,才是值得吐槽的事情。网上的顶级技术大牛们,各种奇怪的左棍或者右棍多的是;你们的爱豆们,几乎百分之百都有人格缺陷;川粉和 Bernie 粉,某种意义上其实同样无聊。

非常多的争取各种权利的行为,都可以看成是一种 strategy 而非 justice,人们希望这个世界变成让自己更舒适的样子。但世界未必是这个样子的。我也希望能有更多和我同理的人,但后来放弃了,与其挣扎着把别人掰到我这边,不如让自己习惯没有这样的人也能活。

这只猫喜欢趴在我身上,但不喜欢和我肉体接触。每次跳上床,发现我正裸身晾着时,就凑到面前,用责备的目光看着我,「请把被子盖上」,然后舒服地爬上去。有时太热,盖的毛巾被,它趴了一下,觉得不是很舒服(其实只垫着毛巾脚踩在肚子上,我也觉得痛),又用探寻的目光看着我,「换条被子好不好?」

悉尼南边的著名滑翔伞场子,突然一阵下卷气流,刚起飞的玩家(100飞经验,还活着)一头栽到悬崖下面去了。
youtu.be/zl27alhx-Ew

猫趴坐的时候,尾巴甩来甩去,大概就相当于人类在抖腿吧?……

墨尔本一名退役军人全副武装持枪冲进流浪动物救助站,为了看看他的猫。

大叔之前被告知他的猫已经找到,明早就能来接。但大叔等不及了,全副武装,在停车场劫持了一名员工,带他到救助站收留猫的地方,问了一些关于猫的问题,然后离开。

律师声称大叔曾身体受伤和PTSD。

abc.net.au/news/2021-01-13/ani


台版的 David Graeber 《為什麼上街頭》《狗屁工作》。前者是竪排版,實在看不順暢就轉成了橫版。

dropbox.com/sh/177zlb55bzf3xkr

Telegram 3天增加 2500万用户
Signal 5天增加 750万用户
Parler 和 Gab 也增加了几百万用户

所以有统计主流 sns 这一波骚操作里,有多少人投奔 mastodon 么?

这个 thread 里,楼主经历了一堆充电焦虑,最终坚定了要买电车因为「最终问题都是解决了的」。这个思路我要回头细品。对我来说这完完全全就是劝退,整个驾车的机动性被局限在对充电桩的认知范围内。我觉得起码能够无充电焦虑地跑完318国道,我才会考虑电动车。。。

RT @babaru@twitter.com

我好像一直没在推上讲上次南京下雪那次,我们SB三人组开着只有200km续航的 Model 3 往返上海南京的奇妙经历吧?反正那一次之后我就说过:更加坚定了我换电车特别是特斯拉的决心。

🐦🔗: twitter.com/babaru/status/1348

AWS 封掉 Palver……这又变成了上届大选时的样子。川普无疑是傻逼,但对面民主党做的事完全是把一坨坨屎啪啪地往人脸上甩。

Show older
Mastodon

Server run by the main developers of the project 🐘 It is not focused on any particular niche interest - everyone is welcome as long as you follow our code of condu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