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奥威尔说的好:不要乱用比喻。——围观长毛象女澡堂有感。

以及,开放性和私密性之间,是绝对不可能存在一个皆大欢喜的隐私设定方案的。如果非要让我站队的话,我肯定站在开放性那边,然后把对抗开放系统所耗费的精力,用来对抗那些迫使我选择私密的畸形体系。

某种意义上讲,哪怕是非政治性的「被抄袭」「知识产权」,仍然是这个私有体制「全景监狱」下的畸形概念,而并非什么天经地义的观点。因为产权而选择私密,只是人们在这个畸形体系下的正当策略,而不能成为抵制开放性的理由。

· · Web · 0 · 2 · 7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Mastodon

Server run by the main developers of the project 🐘 It is not focused on any particular niche interest - everyone is welcome as long as you follow our code of condu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