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发现新系楼的天井里养了(据说有4只…)Water Dragon。

受不了各种藏文教材截然不同的发音示范(本身就有三个体系,老外们不懂音调就瞎教),给澳洲藏人团体发了一圈邮件,终于认识个藏人姐姐,在达兰萨拉教老外12年,三个月前刚流亡到澳洲,英文和教学技能都很好。很多转调规则,她也只是凭着语感教,并不能系统地归纳,但至少确定了我学的版本基本没错。

「『甓』的意思是 砖 bricks,还是 瓦 tiles 啊?」
「字典里也说不清楚……不过我看到个用法,《晉書·陶侃傳》:『侃在州無事,輒朝運百甓于齋外,暮運于齋內。』如果是比较轻的瓦片,应该起不到这样无聊的效果吧?」
「这个……就是『搬砖』的意思啊。」
「好吧,我找到图了……」

新纪录……(据说有小伙伴在新浪发这个祝祖国再接再厉被炸号了……

关于『指月亮会被割耳朵』的说法的地域调查,目前的统计结果,很多地区还样本不足。浙江的边界位于中部和闽语区交接的地方(江西不确定),北部则是黄河渭河以南(西安市区不确定)。我认识的网友分布还是有问题啊……

『指月亮会被割耳朵』的说法,除了台湾和东南亚外,有在大陆哪片地区流传吗?我小时候从来没听说过。

时隔n年又去刷了一圈 ,当年讨论各种徒步出行的版面,如今已经堂而皇之地标榜从悉尼开车到墨尔本需要 well organized,翻翻白眼就关掉了。 / telnet的快捷键居然都还记得,只是编辑文章是总是忍不住想去按冒号……

安卓上的藏文字库还是有问题,几个现代藏语没有,为梵文而保留的下加字,安卓就不能正常显示了。

<Two Seasons: Multispecies Medicine in Mongolia> ,新西兰妹子在蒙古做牧民驯养的人类学项目。牧民们外出,遇到母马生小马驹,在白天遇到这种事是很幸运的。于是为了留住这份幸运,牧民把母马的胎盘切回家留作纪念了……

课余放松(?)去旁听了一门高级古文课,老外们用英语逐字辨析各种诡异文章。话说心经还是十岁看西游记时顺便背的……抄经这种事似乎还是维持在不明觉厉的状态,更有感觉,解的太清楚了,就会报以审视的目光。嗯,尽管经历了从鸠摩罗什到玄奘的各种简化,但还是觉得它把「五蕴皆空」讲的过于啰嗦了。

:听说过 AnthroCon 么?是一个在匹兹堡的兽迷者的集会,哦,和你们人类学 anthropology 并没有关系……
:………

最便宜的域名和最贵的域名……

新技能√ 洞穴垂降120米,空中换绳,然后,再原路爬上来……半空中双腿无法借力,还只能半喘着气,让胸腔塌着挤过岩缝,最后要等后面的队友,穿着汗湿的衣服在洞里冻了2h+……(回家睡了15h

笔袋里其实也就1000块吧,不算烧。

练了几周的藏文拼读和书写,已经可以给人写贺卡了 ^^

这个书单……从材质到内容,也太社会主义朋克了………

张道陵是张良的八世孙啊(在看奇怪的书

我只是把 IBM Cloud 绑信用卡升级成付费账户而已,你们打电话让我提交驾照护照,真的不是骗子么。。。

Show more
Mastodon

Follow friends and discover new ones. Publish anything you want: links, pictures, text, video. This server is run by the main developers of the Mastodon project. Everyone is welcome as long as you follow our code of condu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