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more

跟风玩了一天《江南白景图》,补体力的时候,误触了一下屏幕,300多个钻石就没了(这个设计是故意的吧?),然后觉得这个游戏肝的很没意思,就直接删了……

大概是烤肉后身上味道太重,喂 bandicoot(袋狸?)时,被狠狠地在手指上咬了一口,咬到出血,甩了好几下才甩掉。和保护区的人要了 bandaid,狂笑,bandicott 是 bandaid 的托儿么?

RT @HeyRobin_1412@twitter.com

这首歌现在网易云放不了,微博发一条挂一条,唯一继续传播的途径就是你们持续发声的意志。 twitter.com/Tinaphoto1/status/

🐦🔗: twitter.com/HeyRobin_1412/stat

这……太过分了,完全就是邪道,建议西瓜关爱保护组织关注一下。

RT @InsiderFood@twitter.com

It may look like a ham, but it's actually a smoked watermelon 🤯

🐦🔗: twitter.com/InsiderFood/status

不说了。每次讨论各种平权,都要狂花力气去和人纠结于「强者逻辑」,累。你们不是有理论把阶层划分和现代竞争意识也归结为男权的恶果吗?

我有生之年会不会看到中国拒签一切澳籍?

这种盆底肌控制的手柄(Pelvic Trainer)其实款式满多的,然而似乎都只是配套几个小游戏,还没有能够自定义按键的。要是有能够实现回车键功能的,我就买了……

RT @flyingwater@twitter.com

某人去做产后盘底肌检查,出来后笑个不停。我问咋了,她说,特别佩服现在检查手段的想象力。是特别羞耻?那倒也不是——是把一根棒子插入XX,然后要控制肌肉收缩……关键时,棒子连接到一台电脑,要控制一只鸭子跳上跳下吃金币之类的,最后算得分。我说,那这不就是超级玛丽,或者FlappyBird情趣版吗?

🐦🔗: twitter.com/flyingwater/status

Google 自家 blog 在印度的域名 blogspot .in 没续费,被人捡走了……然后所有被自动重定向生成的 .in 外链都废了。blog 产品没人搭理到这个地步,也是无语了。 neowin.net/news/google-loses-b

如何对孩子进行性教育……

from @kesanitw@twitter.com

说起学弟的恐龙控,之前在成都做田野时,学弟把我们甩了,自己去理工大学逛恐龙博物馆。过一会儿发条帖子:「看看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

大家茫然,冷场。

过了八小时他忍不住说了答案:「青岛龙是白垩纪的鸭嘴龙类,放在侏罗纪的恐龙里,太突兀了!他们怎么能这样乱摆!!」

学弟是疯狂的恐龙粉丝,成天搜集恐龙模型和逛恐龙博物馆。这几天换了新头像,第一眼:好可爱的翘尾巴秀菊花的猫啊!点开一看,不对,是蛇颈龙……

我还以为这张照片是恶搞,仔细看了一遍,里面确实没有周杰……
Kevin Frayer/Getty

我非常希望能有把自己喜欢的笔尖改装到喜欢的笔舌上的能力。

RT @soshk_hker@twitter.com

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
大家都識講,但大家有無諗過
點解要用依個藍底白字既字體?
而依個字體又有咩特別呢?

依隻字體叫香港北魏真書,係香港地已經有好耐既歷史,係由一位叫區建公既書法家為香港既店舖提字所用,主要係用做製作招牌

source:永和號製作

🐦🔗: twitter.com/soshk_hker/status/

重新启用keep几天后,站在跑步机上犹豫了一阵,发现自己更倾向于去跑户外。原因仅仅是keep不能手动输入数据,在跑步机上要拿着手机沙雕地晃着才能算里程。然后这种情绪被劫持感到很厌恶。

突然想起自己上个世纪的初中作文写过《逆水寒》的书评……话说《逆水寒》这个IP不算很有名吧,现在的游戏用户,有多少是在玩游戏之前知道有这本书的?

受某标题党播客影响,快进了两集《乘风破浪的姐姐》。30个名字我听过10个,看脸认识0个。这种节目对资深 简直是噩梦。完全认不出啊,任何一个没写名字的镜头,我都是晕菜的。哪怕对着正确答案,把脸和名字连线,都搞不来。以及听了原版的《大碗宽面》,居然感觉吴亦凡比这种女团风格好多了……

Show more
Mastodon

Server run by the main developers of the project 🐘 It is not focused on any particular niche interest - everyone is welcome as long as you follow our code of condu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