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more

其实很多推友我并不知道是男是女,也觉得没必要去弄清楚。有时留言偏情色时,会想一下如果对方是女性算不算冒犯;但随即又觉得我这么想也很没意思,也就不管了就这么情色了……

RT @anamewing@twitter.com

一部手机失窃而揭露的窃取个人信息实现资金盗取的黑色产业链
mp.weixin.qq.com/s/3UeZzw2LmPs

值得一读
只靠一个锁住的手机+机上的sim卡能偷走多少钱

🐦🔗: twitter.com/anamewing/status/1

对了,搭车问一下,我在 Windows 上搭的数据库服务,怎么从本机的 WSL 访问啊?

RT @mariotaku@twitter.com

准备逐步淘汰所有水果产品了,发现Windows + WSL啥都能干(

🐦🔗: twitter.com/mariotaku/status/1

这么多主席都没文化,真可怕………… | 尷尬!國民黨歷任黨主席排齒輪喊話「轉動台灣」 結果卻互卡... newtalk.tw/news/view/2020-09-0

图书馆的 wifi 是白名单,好多私人 blog 和自建的 nextcloud 都连不上。 -,-

J.Kiewa 分析传统攀岩群体。攀岩者执着于和现代社会特征对立的方式(如安全感),强调和运动攀区分。当区分变得不明显时,社群从攀岩方式的差异,转而要求某些象征性的品质。现代社会对多样性的宽容最终导致了亚文化群体的不宽容。——不仅是攀岩。总之看的抑郁。
blog.fivest.one/archives/5785

这话没错,但人们走在市场经济的血路上的时候,至少要意识到血路的存在,而不是作为消费者一点点被养刁,成天催促着你们(不区分老板、系统、工蚁)要改进,然后自豪于其它国家没有这样便捷的体系。/ 另外理论上「消费力上来了」也是和配送成本相关的,所以所谓便利吃的还是畸形体系的剩余劳力。

RT @fircst@twitter.com

说到外卖,菲律宾外卖一个单一个人,送完再下一单。每单收费在49P-99P不等。当然,结果是就很少叫外卖了。😂 关键还是穷,付不起一单十几块,还不知道啥时候到的外卖。所以,敝国消费者的消费力没上来之前,外卖也就这样了,市场经济并不美好。强扭,可能更难看。通往地狱的道路都是美好的愿望筑成的。

🐦🔗: twitter.com/fircst/status/1303

想起以前拍的一张片子。哀叹自己还没从对决定性构图的执着,以及对焦段和人群距离的把握中,想清楚跳出来,就又陷入因为改专业而无法摆脱的记录性的大坑,拍不出东西了……(2011,锦州)

RT @archillect@twitter.com

🐦🔗: twitter.com/archillect/status/

总是有人问我为什么经常半夜跑步……然后发现从 Garmin 同步到 Strava 的时候,如果同步的是不含 GPS 的室内跑步机数据,且用户没有设置自己的城市位置的话,那么同步过来的跑步时间,会被当作无时区数据,然后自动分配到一个诡异的时区(好像不是 UTC 而是美西 PDT)。

如今每天都可以在各地线上线下的对话中看到这样的叙述:咳嗽或发烧、怀疑是新冠、去做了个检查、没事……感觉其中存在着巨大的为了安抚心理的浪费。

RT @siusiu902@twitter.com

数周前,豆瓣读书上架了港版国安法,给其打一星的朋友纷纷被禁言一个月。今天,被禁言的账号被永久封禁、永久停用。其手法之卑鄙下流,用心之险恶直白,说一句直钩炸鱼都不为过。这是又一例子说明:一星表态是要受到处罚,甚至不被容许存在的,你只有鼓掌的权利。我从未想过有一天豆瓣会变成这种模样。

🐦🔗: twitter.com/siusiu902/status/1

我当年看完 Inception.avi 的反应:这玩意儿有什么好讲的?你们之前云山雾罩叨逼那么多是有病吧……

RT @Dayo_Moses@twitter.com

有画面也有声音了。

🐦🔗: twitter.com/Dayo_Moses/status/

墨尔本封城期间,单身者可向官方注册一名「泡友」(social bubble),可不受隔离限制前来拜访……

我觉得花木兰让我觉得恶心出戏的,首先还不是这个「孝」的意象,而是这个字体……

RT @twito_nightside@twitter.com

一般人如我或許不知道,在嘉義縣中埔的台三線上有一處「阿婆彎」,官方地圖上不會標示,但連估狗地圖都知道它在哪裡。它得名於在此彎開設雜貨店的一位阿婆,過去會站在店門口對往來的機車騎士𧮙姦搦撟tshoh-kàn-la̍k-kiāu(罵的內容可點影片,罵得極粗)。
youtu.be/RbkqHSjhrGc?t=73

🐦🔗: twitter.com/twito_nightside/st

俄勒冈玩弓猎的大叔,晚上射伤麋鹿后,第二天去找猎物时,被还活着的麋鹿顶死。太帅了作为弓猎爱好者,我就喜欢这样的情节。(可惜麋鹿还是被处决了……
statesmanjournal.com/story/new

Susan Brownell (1995) 研究中国的运动员体制,认为中国女性取得更高成就的原因在于:与西方曾认为体育是男性精英专属不同,中国传统观念里,体育其实是种社会低层行业,所以女性很容易进入。另一方面中国体育更偏向于民族自豪情绪,从而掩盖了女性成功所带来的性别解放观念。

如今 PUA 这个词的用法,到底还是不是刻意搭讪的 Pick-up Artist?还是说已经专指通过贬低对方来达成情感控制的方式了?

RT @daobidaobot@twitter.com

要是能把那些喜欢pua孩子的爹做成药喂给那些觉得自己儿子牛逼上天的妈吃中和一下他们极端而不现实的看法,这个世界一定会美好不少 twitter.com/sirentsang/status/

🐦🔗: twitter.com/daobidaobot/status

近年来唯一捶胸没带大画幅相机的时刻,是在新疆奇台达坂,戈壁化的山崖表面,覆盖着瓦砾和细沙。积雪从山顶铺散到山脚,渐渐不再是白色,而是各种比例雪与沙的混合,许多灰度变化。又有阳光透过云层的影子,或深或浅,每一刻每一处的影调都在流。怔怔着满脑子都是区域曝光法,小数码拍张垃圾照走人。

Show more
Mastodon

Server run by the main developers of the project 🐘 It is not focused on any particular niche interest - everyone is welcome as long as you follow our code of condu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