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掺合一下性交易合法化的议题。

首先,请各位将卖淫合法化、嫖娼合法化、与性交易相关的行为的合法化三者区分开来。
然后,请诸君在讨论议题时明确自己观点的目的是什么(比如:减少性工作者数量?保护性工作者权益?明确道德规范?保护底层女性生存质量?),这决定了我们参与议题的视角、避免鸡同鸭讲;
再有,请汝等明确说明自己的主张将如何影响社会现状。注意,法律虽无追溯性,但性工作者无法在新法生效后一夜之间消失。社会如何应对庞大的「存量」性工作者,请一并包含在汝之叙述中。
继而,请明确自己所讨论的法律所应用的范围(时间、地狱、环境、执行手段等),各国社会情况不同,无法以含混的一字之断一语概之。
最后,请说明您所提出的观点所生效的范围内,现行的法律如何应对性交易合法化的诸多问题,这可以帮助确定讨论是有推进的——如果连我们从哪里出发都不清楚,很难确定所持主张的可行性。

我会按照这个格式,在下面慢慢展开我的观点。

1. 我想讨论的,是PRC境内的性交易合法化议题。

现阶段,prc对性交易合法化的法律要求是这样的:

• 卖淫非罪。是的,卖淫本身在PRC不是违法行为,而是触犯《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的行为,对应的处罚是拘留和罚款;
• 嫖娼非罪(部分)。嫖娼本身与卖淫一样,在PRC仅属于触犯《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的行为。但嫖娼对象如果是未成年人等,可能会触犯刑法,成为「强奸罪」等罪名。(曾经有「宿嫖幼女罪」并引发过社会广泛讨论,现已被废除);
• 与性交易相关的行为属犯罪。如强迫卖淫罪、组织卖淫罪、容留卖淫罪、聚众淫乱罪等。

2. PRC性工作者数量
各方估测不同。
2006年这份论文称,2000年中国的「百分比使用安全套」项目在湖北武汉黄陂区(2020年人口约115万)和江苏泰州靖江县(2020年人口约66万)试点,预估每处约1900-2500位流动性工作者tandfonline.com/doi/full/10.10

2008年,这份论文中引述的一份2005年研究估计中国有大约400万至1000万女性参与性交易 ncbi.nlm.nih.gov/pmc/articles/

3. 我的观点
我对于性交易的观点,大体上是接近北欧模式的,算是北欧模式的本地化:
1. 卖淫合法化。作为性服务的直接提供者,性工作者的权益是我关注的核心。通过卖淫彻底合法化,免除公权力对于性工作者的侵害和剥削(当然这是理想情况下,看看乙非SARS2防疫政策下普通人处境就知道很难实现。但这是个开始,就像当年取消收容制度一样)。
2. 嫖娼非罪化。嫖娼目前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条例」予以罚款和拘留的处罚我认为可以延续。我不赞成嫖娼完全合法化,也不(再)赞成嫖娼入刑,我认可现在这样使用轻度处罚+社会公德矫正。作为卖淫的市场方,嫖娼处罚的放松和严苛都会伤害到性工作者人身安全。嫖娼合法,市场扩大,必然出现个更多被胁迫卖淫乃至人口贩卖的案件;嫖娼入刑,市场紧缩,性工作者将被迫接受更不安全的工作处境(如缺乏保护的场所,使用暴力的客人,拒绝使用安全套导致性病传播等)。
3. 组织、诱导、胁迫他人进行性交易的行为应加强刑法和执法力度。聚众淫乱罪应当取消。提供性交易平台和性交易场所可以考虑使用高额纳税来调整,而非使用刑法进行管控。

Follow

这时,我们发现了性交易合法化的问题:
它背后盘根错节的,是性别议题、是贫困议题、是公权力监督议题,而「是否支持合法化」是整个讨论中最不重要的表态。

社会福利系统是否向贫困女性提供了足够的扶持?她们能否获得足以摆脱卖身的工作机会?
亲密关系、婚姻关系、家庭关系中的暴力行为有怎样的应对机制?社会如何避免合意的性行为出现人身伤害?
社会对于性少数的接纳如何?性少数群体是否只能通过性交易满足生理需求?(尤其是,跨性别人群因为家庭支持网断裂,有非常高的比例被迫卖身)
公权力是否会对性相关的受害者造成二次伤害?(比如,警察胁迫小姐对其提供服务,或者拒绝受理性交易中遭受侵犯及人身伤害的性工作者报案?)

这些议题每一个背后都是实打实的案件,但「性交易合法」这五个字不是,它过于庞大、飘渺,因而留下了很多想象力发挥的空间。

我觉得在讨论性交易合法化议题时,我们是要警惕我们是否在通过我们在议题上的主张来作为我们真实想法的代理
比如明明是抱持着道德评断,却假借「保护性工作者安全」之名主张反对;
或者明明是希望保障自己的买春机会,却假借「保留性工作者生存手段」之名主张支持。

@hiromst 是,观摩这场辩论,我认为双方描述的情境相差太多,各自的道德立场都不完整。以前也和女友交流过这个问题,我个人不持任何固定立场。而且我觉得既然争议这么大,持改变现状的一方无论自认多么理性,都没必要改变现状,不是什么当务之急,何况你也没有什么现实手段。多了解多听为主。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Mastodon

Server run by the main developers of the project 🐘 It is not focused on any particular niche interest - everyone is welcome as long as you follow our code of condu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