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 Wish List 💫

1. 海上冲浪 🏄‍♀️
2. 出版一本自己写的书 📖
3. 上一次脱口秀开放麦 🎙️
4. 矫正牙齿 🦷
5. 去寺院体验多日坐禅 🧘‍♀️
6. 划 kayak 🚣
7. 所有的个人日常物品,用一个行李箱可以装下 🧳
8. 去走一次“鸟道”,体验蜀道难 ⛰️

我:今天婚礼主持人问我你最大的优点是什么,我说正直、宽容、知识渊博。我觉得我说错了。

丈夫:那你想说什么?

我:你最大的优点应该是,喜欢吃吐司的边、菠萝的芯和西瓜的白瓤。

我:你看,你的小地铺收起来以后,客厅几乎大了一倍。

丈夫:大一倍又怎么样?能干什么呢?打个地铺?

真是个逻辑鬼才。

刘若英现在到底有多过气,媒体都直接把小天叫“奶茶”了。

前几天看《情感吸血鬼》,说人遭遇了情感吸血鬼荼毒多年之后,必然会经历感觉和思维系统的混乱,感觉自己无法清晰思考。我真的好期盼我的大脑云开雾散的那一天,我想知道那是什么滋味。

文案能把标点符号、“的地得”用对的婚庆公司,是不是都很贵啊?

我爸和我妈的宇宙里,我好像是一个 NPC,还是不参与主线剧情的那种。他们的各种操作,永远都在我理解、感受、推理、猜测的范围之外。

感觉就像他们主演们提前一天都得到了编剧寄去的剧本,而我作为一个群演,就一脸茫然地来到戏剧的现场,给出一些规定动作的反应镜头,心里无数个“为什么啊,为什么情节这么走了啊”。

我刚以为自己懂了,他们就又把故事改了。

我翻了婚礼主持人老伯伯的朋友圈,他连续上百天每天打卡学习了董卿、李玫瑾和余秋雨的网络课程。我已经提前起鸡皮疙瘩了。

《不要回答》这个综艺里面,主持人贾樟柯念口播广告的样子,就像被 AI 突然夺舍。

作为一个脸盲,我常常有奇怪的发现。我看《乘风破浪的哥哥》,就觉得唱《死了都要爱》的信,长得很像《武林外传》里面那个邢捕头。

我有个好朋友是一位工程师,她特地帮我设计了闺房藏鞋的精妙解决方案,如何卸下这个,拆开那个,然后怎么藏好,怎么装回去,保证他找好久才能找着。

我说,我们同居几年了,我的丈夫只要按他的日常稳定发挥,我就往抽屉那么一放,最后他多半要来问我东西在哪儿,怎么找不着。

老公答应婆婆在婚礼上献唱一首,这会儿问我该选什么曲目。结果婚庆歌曲这块我实在不熟,我能想到的只有一首远远的《嘉宾》……

看我帮不上忙,他自己进入了单人客厅 KTV 模式。听他这个兴致,我觉得我要见证新郎在婚礼现场出道了。

婚庆公司:请问之前让您准备的晨袍准备好了吗?

我:准备了准备了。

婚庆公司:那么什么时候安排晨袍的拍摄呢?

我:(嗯?安排拍摄啥?我二十块钱包邮买的衣服,拍买家秀?)

我闲下来问自己,为什么普通体检的时候会觉得妇科检查难为情,生病的时候检查就一点也不难为情了呢?

自己回想了一下当天的场景。那天按门诊大夫要求做完检查,天都黑了,晚上只能再挂急诊。值班的护士看了我血检、尿检的单子,说我指标“太奇怪了”,往楼上科室打了个电话,然后问我介不介意待会儿下来的是个男大夫。

我心里想的是,都什么时候了,只要别说我是绝症就谢天谢地了,救命的大菩萨谁还管你是男是女了。

我跟她说,男妇产科大夫挺好的,“六层楼”不也是男妇产科大夫嘛,护士就笑了。

我开始关心她值大夜班辛苦不辛苦,她也很耐心地给我讲解化验单上的各种术语,还给我提了各种健康生活的建议。

这么一想,写作真的是一件好事情,“六层楼”成了我和那位护士之间会心一笑的密码。

如果有一天,两个陌生人,因为提我的名字,就迅速建立起某种良善的默契,那我一定是个挺不错的写字儿的人了。

我姐给咪咪买了饮水机和喂食器,她让我在猫面前多提提她,让猫记得她的好。我说好,你就是它的衣食父母了就。我姐很高兴。

我没跟她说的是,自从咪咪尿坏了我从上海背过来的床垫之后,我都管咪咪叫孙子,我是它的奶奶。

为了让咪咪一个猫在家独立看家,我们添了一间智能猫厕所。

咪咪很明显喜欢在里面待着。刚从箱子里拿出来的时候,它趴在里面赶都赶不出来。但是归置完毕,往里面加好了猫砂以后,它很不适应,不愿意完全进去,只一个劲儿往出扒拉猫砂。

猫挺讲究的。这间白白净净的屋子,猫不想拿来当厕所,猫想拿它当卧室。人却自以为是、理所当然地规定,猫必须在里面拉屎撒尿才行。

这我确实没想到过。

原来恶心想吐和拉肚子,就是大剂量头孢的副作用。我现在整个人沦为屎尿制造机了朋友们。

Show thread

我:你下楼扔垃圾,怎么扔那么久?

丈夫:我在一楼楼道里闻到炒面的香味,不是这边的炒面,是老家夜市的炒面味道。所以我站在楼道里闻了一会儿才上来。

被急性膀胱炎“狼来了”的把戏调戏了一天。每次都是出了厕所,就想拉肚子,到了厕所,啥也没有。晚上在医院挂了水,开了药,现在半夜又想拉肚子。这次是真的了……

弘一法师说的“悲欣交集”,我仿佛体会到了。

我在卧室,丈夫在客厅。

我:你放屁了吗?

他:没有。

我:我闻到了。

他:你要是这么远能闻到,我的屁就该工业量产了。

Show older
Mastodon

The original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