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治理现状真的很维尼熊造型:不穿裤子,全靠一件红色上衣,脸是他的脸。

与微博等一切商业社交平台保持适当距离的第N个理由:

「微博的阅读量和互动量越高,我的工作就越出色,领导对我就越满意。那么,如何发出微博获得数百条评论,或是获得成千上万的按赞,甚至登上热搜榜单呢?工作数日后,我发现了诀窍:单条微博的点赞数是微博原文点赞数和评论区点赞数的累加,而评论区网友语言激进,获得的点赞数甚至要比微博原文更多。如果想要让总点赞数飙升,就需要引发网友讨论甚至骂战。通俗地讲,就是煽动对立。」
「除了官民对立之外,一切都可以煽动。男性与女性,企业家与工人,狗肉爱好者和动物保护论者,甚至北方人和南方人,让他们吵起来就是我的任务。其中男女对立是最安全、效果最好的。我一般先发一条男性杀妻新闻,女性用户便蜂拥至评论区,批判“蝈蝻(大陆女性网民对部分男性的蔑称)”的恶劣行径。过几个小时,我再发一条女司机交通事故新闻,男性用户便无所不用其极地嘲讽、侮辱“女拳(大陆男性网民对女权主义者的蔑称)”。有时人们会在评论区爆发骂战,互射的子弹就是我月底的绩效。」

theinitium.com/article/2021112

1. 我没所谓的妄想或者精神分裂,否则我抑郁症+睡眠障碍在精神科看病这么多年早被查出来了。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人要我自证,所有信息截图上很明确了。是我亲戚告诉我,他们近几天要弄死我,在统一口径,我才求救的。

2. 我和他经济没有任何关系五年了,并且也绝对不会要他的遗产,我在声明里写的很清楚我不要他们的遗产,我能自己赚钱,不靠他们的。

3. 他们是因为要那对龙凤胎健康成长,不受到我的影响才准备下手的;是因为他这次没有转正,有实权时间不久了,才现在下手的;我没有任何办法说服他们不下手,“姐姐是人妖”他们认为对那对龙凤胎影响很差;同时他还怀疑我会对他的龙凤胎下毒手。

4. 代孕当然不可能是我绝经七年的妈妈搞出医学奇迹,卵子当然是买的,短信里是我爸的说法“绝经七年直接自然生育龙凤胎”。当然子宫也和我妈没关系。

5.他不会以公权力比如让警察追杀我;他杀死我的方式必然是制造一个意外,然后他用公权力不允许调查意外。

Show thread

@cookookie 嘲讽西方白左和骂资本家的时候:“你工人爷爷来了!”
面对真实的工人生活:“好好学习不然你就变成这个样子。”

如果说后来这些年我有什么比较大的改变,可能其中一点,就是我开始觉得比持有什么观点更重要的,是一个人解决冲突时的态度。我从来都不觉得愤怒和嘲讽有什么不对,但如果没有交流,或者即使交流,但对方没有蛮不讲理先进行污蔑羞辱,就肯定不能上来就立即辱骂攻击别人。
观点不同可以追问、质疑,当然也可以敬而远之,因为这是非常非常正常的情况,我们自己也都有很多次经历过观点的转变,回想起来肯定不认同以前的自己。所以这种不同,只是别人获取的信息和经历目前和我们的不一样。我们想影响Ta们,就去交流,不想,就让别人自己慢慢成长,说不定哪一天就可以互相认同了呢?(当然反过来也是,我们也可能需要成长才能理解别人的观点)
也不仅仅是对于女性权益的话题是如此,对于政见,或者甚至是家庭关系、生活理念,这些都应该给自己和别人的差异留出讨论的空间。
一种激烈的不容置疑的“立场”和党同伐异,这不仅仅是糟糕的,甚至也可以说本质上就是暴戾野蛮,是直接在伤害人性的恶行。这会让哪怕是持有好意的人,也做出极残忍的事情来。而这样的态度,我觉得是比某些非常糟糕的观点更应该去首先抵制的。

Show thread

山西现在买煤需要煤票……恍惚,生活在一个时空错乱的年代。

拆那大学维护大学生心理健康的方式:给每个专业的学期末考试增加一门心理学闭卷
进行自杀干预的方式:劝学生退学休学
简直太有用了!

对人类能活着走到22世纪都怀疑,看秦地各种各种催婚催生新闻政策就更觉得真的就别走到了。世人苦秦久矣,地球也苦人久矣

⚠️请注意,长沙橘子洲头声援张展的一位大学女生失踪。
她昨天被校方约谈,今天又被当局带走,还请大家帮忙关注。

Show thread

之前微博女权有一次看到韩国日本女权的存在,并且到推特团建# 中日韩女权团结 的tag,我当时觉得真不错啊!然后关注了几个更新很勤的朋友………直到她们开始非常勤奋地污名化trans。
我觉得只要能察觉到男的污名化女权的时候用了哪些手段,那就应该能察觉到trans所谓的危害都有多离谱,因为这套话术本质上都是一模一样的。

实际上,我明白JK罗琳的想法——
如果「生理性别」的定义被撼动了,那么我因为是女性而遭受到的歧视(出版界歧视女性作家、认为女性作家的童书卖不出去,所以使用JK这个男性化的笔名)、作为女性遭受到的痛苦(遭受丈夫家暴、离异后一个人拉扯孩子,有时甚至食宿难安)到底算是么啊!
为什么你要来用你所谓的「先进」消解我所遭受的一切?
我曾经因为身为女性而绝望、甚至想象过放弃女性身份成为男性来逃避痛苦、甚至考虑过自杀,这一切难道都是假的?

——你看,罗琳,你的痛苦,别人没有看不见,也能够读懂。
那么你呢?现在生活美满、家庭幸福、在公共视野中有着呼风唤雨的能力(literally),你还能理解别人的痛苦吗?

用你作为文学从业者的话来说,
「A rose by any other name would smell as sweet. 」
不管你的苦难名讳为何,难道还不是切肤断骨之痛了吗?

更何况,从来没有人要和你「争夺」女性这一身份,而是希望「共用」这一身份——你的苦难名为女性,为什么别人的苦难就不可以称作女性了?

是你在否定别人的身份,反倒却指责别人否定你的身份,而后者根本是稻草人啊。

Show thread

一款在淘宝上售卖的假发以“取自12-18岁少数民族少女原生辫发”作为主要卖点……

认真的过了一遍明年的工作计划——有产生了极度不合时宜的”如果这些写下来的都做完了,是不是可以退休了“的妄想……

北京电影学院「非必要不出笼」行为艺术,在笼子里面的学生被约谈,第一个发行为艺术微博的人被辅导员约谈。
早就想到的结局,你国学生维权和反抗就是这么被磨灭了。

@sharkdoodoo 抵制奥运,从我做起。老娘不看不点,绝不贡献广告率。

Show older
Mastodon

Server run by the main developers of the project 🐘 It is not focused on any particular niche interest - everyone is welcome as long as you follow our code of condu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