亥尔旺 boosted

@alic 我也没绑定,暂时没收到这个通知,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唉。

最下作的还是豆瓣,因未实名而不能操作了之后,连删掉或隐藏自己的广播、文章都不行,反而是接二连三地收到网站的删帖邮件加警告。我想注销,一是每次都被王老师劝住,说总还会有人能从我留在那儿的文字中获益,另外我其实也不知道是否我现在这种情况连注销的权利都被剥夺了。

亥尔旺 boosted

强大和温柔是一体的。因为只有在“无我”的状态下,才能完完全全只考虑对方的感受。而前者是强大的极致,后者是温柔的本义。

我读到过的最温柔的一个小故事,是说一个父亲,让女儿把满屋子的玩具,分享一点给来访的小朋友玩。女儿不肯,哭闹起来。这个父亲的反应是:“可怜的孩子,生命中从来没有过真正拥有某个东西的体验,所以也就不知道什么是分享的乐趣。”

当时看到这里惊呆了,心说父母遇到这种事情的第一反应,难道不是孩子冷漠自私不听话吗?可是仔细一想,非常有道理——分享当然是快乐的,但前提是要“拥有”。孩子虽然有一屋子玩具,但是从来没有过“由自己决定是不是给别人玩,给了之后,别人还能还给自己”这个完整的过程,所以她只是表面上“有一屋子玩具”,却从来没有过对于“所有权”的感觉。既然没有过真正的“拥有”,你又跟她谈什么“分享”呢?

而且更妙的是,这并不是一个育儿故事,只是作者在讲别的事情时顺便提了一句,也没有进一步展开分析,似乎觉得是个天经地义的反应。我之所以说这是“最”温柔的一个故事,关键就是最后这一点。

而进一步分析你会发现,这个父亲之所以能够这么温柔,关键是因为,他看到的只是事实的原貌,也就是“孩子不愿意分享”,而不是添油加醋的“孩子不听话/不给我面子”。前一个是“无我”的视角,后一个是“有我”的视角;前一个是“处于害怕自己的威权受到挑战”的应激状态,后一个是“孩子无论怎样反应都不是冲着我来的”松驰和客观中立的状态。

唯有强大,才能松弛;唯有松弛,才能理解;唯有理解,才能温柔。

亥尔旺 boosted

三年前,曾有家長憂心忡忡地跟我說,這幾屆大學生畢業後不會有大公司要他們的,言下之意那些學生都是暴徒,將被社會拋棄。三年後那批學生畢業了,認識的大部分已移居國外,或工作,或繼續求學,只有少數幾個為生活所迫留在香港。其中有位理工科學生,最近搵工的情況幾乎百發百中,現已順利入職公務員(唔好講跪低),他的情況是父母收入有限,家裡還有弟妹要讀書,看著同學陸續去往外國,而且每隔一段時間去機場送行回來都很傷心。問他將來的打算,就只能先工作兩年攢一些錢,再繼續出去讀書。

亥尔旺 boosted

如今這個廣場是我的墳墓
這個歌聲將來是你的輓歌
你會被教育成一個壞人
見死不救吃喝拉撒的動物
聽李志的《廣場》,後兩句歌詞曾在2019年被寫在理工大學教學樓的柱子上。照片已經找不到了。
m.youtube.com/watch?v=JdE4Ehte

Mastodon

The original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