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真觉得自己挺恐怖的 一晚上可以把他follow的1k+账号的post全部看完(并没有 第800个左右就已经疯狂下头了

牛逼啊我 以前搞java idea配置了一周放弃 今天搞sql mysql又配置了一天 快疯了

不社交屁事没有 一社交就一堆病发

迟早拿T5跑了我 宁愿做一楼一都不要这种生活

Kasumi boosted

暴力变态狂在公共场合突然对弱者施暴,这在正常文明国家,也不容易防范;但现场除了受害者的同伴(同样是体力不占优势的女性),为何没有人上前干预?为何施暴现场无人制止,在等国是普遍现象?

这不是因为等国人道德品质差,没有见义勇为意识,而是因为,糟糕的医疗保障体系+毫无公道的司法系统。以至于,如果你在等国见义勇为,那么,不管是歹徒把你打坏了,还是你把歹徒打坏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都是足够毁灭一个普通人人生的无底黑洞。

Kasumi boosted

才知道有部纪录片《天降》是讲中国湘西边陲一个小镇居民饱受发射卫星之苦,因为每次卫星发射,总有残骸跌落在他们生活的地方,或者砸死人,或者砸破屋顶,村民问能不能跟领导说说好话,然后不要再落在我们这边?村民被教育要爱国,无奈忍耐这种不便和影响。根据Reddit一个帖子的评论,其实很多经过那个区域的是商业卫星,是其他国家向中国购买卫星发射服务的卫星,都是亿元左右。钱被政府赚了,赔村民一个屋顶才两千。

zhuanlan.zhihu.com/p/23049045

Kasumi boosted
Kasumi boosted
Kasumi boosted

文化人类学对文明的定义,其中有一点,文明是为弱者兜底的网,使他们不至于跌落。
此地“弱者”是被嘲笑歧视、无情抛弃的。从这点上说,的确不算有文明。“上下五千年”的丛林而已。

Kasumi boosted

我真觉得此地是拍不出女权的。女权的核心,按照此地逻辑,就是“反动”的。推翻父权与独裁,尊重平等、弱者与自由意志,哪条不够寻衅滋事?

但消费主义和政治宣发又是需要创造出“特供版女权”的。用加了发情荷尔蒙的糖衣包装出“大女主”“独立女性”的形象,作为某些人的春药,代入爽一下,出现一些幻觉,就够了。

真正实践女权的普通女孩,已经被消失了。

Kasumi boosted

还有真的不要再劝墙内有严重心理问题的人“有病就去看”了

六类精神疾病一旦确诊上报之后这辈子就完了
你只会被“维稳”然后隔三差五被居委会问候...

最近被说了无数次了
毫无疑问的心理状态雪上加霜

Kasumi boosted

上野千鹤子《父权制与资本主义》中文版序言有一段话,原始译文为:
「曾经的中国更接近于北欧等国所采取的公共化方式。原则上,共产中国之下,并不存在劳动市场,也不存在所谓的“失业”,所有的毕业生都会被“分配”到各个企业。(正如“公司”一词的字面含义,企业曾经意味着公营企业。)所有孩子都会被送到日托(当天的托儿服务)或周托(每周回家一次的托儿服务)等企业附属的托儿所。而日本女性所苦恼的“兼顾劳动和家庭”的问题并不存在。不仅如此,在全体总动员的体制下,对中国女性而言,她们没有“不工作”这一选项,而被送到企业附属托儿所的孩子更像是“人质”。」译文来源为豆瓣用户「绿林社Agora」(即本书简体中文版引进方)的豆瓣日记。

而绿林社正式出版的译本(浙江大学出版社,2020)经过删节,批判意味全失:
「计划经济体制的中国,并不存在劳动市场,也不存在所谓的“失业”,所有的毕业生都会被“分配”到各个企业(正如“公司”一词的字面含义,企业曾经意味着国营企业);所有孩子都会被送到负责日托(当天的托儿服务)或周托(每周回家一次的托儿服务)的企业附属的托儿所。而日本女性所苦恼的“兼顾劳动和家庭”的问题并不存在。」

Show thread
Kasumi boosted

給象友們推薦一個paraphrase軟件。把自己寫的英語句子放進去,就會出來更好的版本,比如説詞匯更加多樣,結構更加清晰。如果自己不滿意,還會提供近義詞替換等其他操作。太好用了,誰用誰知道。
啊!我那屎一般的英語表達。
鏈接如下:quillbot.com/

Mastodon

The original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