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rea boosted

今天看到了一篇文章,真的是气得我肝疼。
题目是:为什么我们总是打不赢舆论战?
这篇文章总得来说写得挺专业,没扯不靠谱的东西,对于西方国家的分析非常对,但一旦到了分析中国的问题,就跟屎一样令人恶心,就是不提根本原因,就是不提那些普通人的血泪,就是不提革命前辈们为之奋斗的那些东西。
就说中国发展多好,政府多棒,我们都这么厉害了,大家还是不自信。
能写出这种文章的人,我不信是看不透,就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写这篇文章就是为了帮政府提供些思路。
武汉疫情还没结束呢,大家还没忘记李文亮,我还没忘记那声凄惨的哭喊、那一声声假的,我还没忘记被活埋的猫,被活活烧死的狗,我也还没忘记陈秋实、方斌。
在这些上位者眼中,普通人真的就是蝼蚁吧,死了无所谓,反正中国已经发展得很好很快了。
就算高铁日日夜夜在那些尸骨上碾过,那也是中国的荣耀象征。

m.huxiu.com/article/349851.htm

Andrea boosted

@MsCellophane @Andrettacat9 @tkmr21 @sayaka @Winston 作为临床医科生,我负责任地告诉你,【处理的当时不知道是真是假】是错误的。
【2019年12月30日,艾芬曾拿到过一份不明肺炎病人的病毒检测报告,她用红色圈出「SARS冠状病毒」字样,当大学同学问起时,她将这份报告拍下来传给了这位同是医生的同学。当晚,这份报告传遍了武汉的医生圈,转发这份报告的人就包括那8位被警方训诫的医生。
这给艾芬带来了麻烦,作为传播的源头,她被医院纪委约谈,遭受了「前所未有的、严厉的斥责」,称她是作为专业人士在造谣。】
只是公开了正规的医学检验结果,任何一个有医学知识的人都知道这些人没有说假话不是造谣,艾芬也通过正常流程上报了医院公卫和感染科。如果训诫他们的人不懂医学,那就是国家让外行管理内行,如果他们懂医学,那就是草菅人命。做出这样决策的人没有被处罚,是非常非常非常滑稽的。

Andrea boosted

原来这是一种精神伤害,之前一直觉得是自己太情绪化了。
每次看到女婴、女童、女人被残忍杀害的新闻,我真的难受到好像是自己的朋友死了一样,马泮艳、江歌、静尧、林奕含、董姗姗、上海藏尸案、北京红黄蓝案、印度强奸案、孟加拉火烧女学生案…
很多时候真的要努力忍住才不会流泪。
有时候真的不想再关注这些了,可是又想到不去关注的话,她们岂不是更没有希望了吗?
况且我就是动动手指转发个微博而已。
但真的很难受,很难受。
所以,现在看到什么男人感染新冠病毒更容易致死、影响生育这种报道,我心里其实挺开心的。
如果女人的致死率只有0.00001就好了。

Andrea boosted
Andrea boosted
Andrea boosted

关于隔壁草莓县的那位 

我仔细翻了一下,这位取名叫cellophane大概不是芝加哥的透明先生梗,看她的头像应该是闪亮的镭射彩色玻璃纸…哎也行吧,我也喜欢镭射糖果纸。
她其实还挺言行一致的,她重复地说【我尽量不过分夹带个人情绪】【我不接受任何捆绑】【我除了国籍什么都没有,是无业无产群众】,我觉得应该是她的真心发言。所以她大声为墙正名,为国发声,描述建墙都用的【刻不容缓、孤注一掷、危急存亡之秋】。她说着自己是渺小的个体,然而她其实已经成了“伟大”的一部分了。她真情实感为“伟大”发声从“伟大”角度思考……我也不能说她有问题。可能在很多人看来这还是高尚的表现吧。
可是我有个人情绪啊,我也无业无产家里还有房贷,但是我有爱好我有梦想有观点啊。我可一点都不想成为面目模糊的【国家的一部分】。我可以理解这位想要发声的意图,不过其实在一开始就注定大概是达不成共识的。
哦,而且我觉得建墙不仅是专制而且还很愚蠢。欧美人眼中的中国人真的无疑面目模糊,他们看不见13亿普普通通的中国人,但是他们能看见赵立坚和方方,我也不知道哪个更让人绝望。

Andrea boosted

404日真的只有404是真的,瑞斯拜。

Andrea boosted

作为一个跟湖北、跟武汉关系紧密的人,我属于这次瘟疫中受影响格外小的那种。
我在疫情被公之于众前离开了武汉,没有经历那段人人自危、物资匮乏的日子,且没有感染。
老家病例很少,已连续一月无新增病例,物价曾经略高,目前已恢复正常。此地人生性厚道,防疫过程中基本没有过激手段,令人安心。
我在武汉的房子有房贷,不高,扣着公积金,坐吃山空也还够扣大半年。工资发得迟了,但总归发了。没有一家老小要我养活,甚至可以暂时让父母养活一段时间。
但是,我现在面临的是什么呢?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返回武汉,也不知道路上和武汉本地究竟何时才是安全的。
不知道回了武汉是不是又要隔离,要隔离的话,是不是要自己带好十四天的生活物资,完全没人管。那么垃圾怎么办,出现各种意外怎么办。
不知道工作接下来会怎么样,原计划换工作,而武汉的就业市场前途难料。如果不换工作,又要跟神思路的领导纠结大半年,而且以今年的状况,开工后会不会单休?年底还有哪怕微薄的绩效吗?
以及,之前心理问题很严重,现在是好得多了,但依旧时不时出现某种PTSD症状。
所以,看到《人民日报》那句得意洋洋的“反超了”,听听天天嘲笑满世界不会抄作业的呼声,我想打人。

Andrea boosted

其实我不太喜欢现在反肖战的整体走向。很多人因为官媒一点点支持雀跃一点点反对灰心。仿佛忘记了墙是谁立的举报制度是谁搞的。现在官媒左打一板右打一板,像极了挑拨两个妃子为自己争风吃醋的皇帝

Andrea boosted

“这一年,妖兄无论如何也不肯放他独自出门了,两人头一次一起离开了深山茅屋,到镇上采买。可是出去一看,才发现,去年熙熙攘攘的集市已经荡然无存,附近几个村落十室九空,好不容易寻到了一个逃荒的难民,才知道北边爆发了战事,皇帝老儿并一窝乱臣贼子慌了神,仓皇南下,连京城也丢了,兵祸过处,百姓人人自危,背井离乡,四处出逃,偏偏又赶上黄河大水、江南大旱,弄得饿殍遍地,满目疮痍。
去年那短暂的繁华好似回光返照,昙花一现,给人们带来一点虚假的安慰,旋即破灭。”

镇魂 沈三番外

之前重温到这里正好是二月,故事和现实呼应着,难受极了。
其实之前三十年的繁荣太平何尝不是偷来的一点喘息时光。虽然我们曾经以为它不是。

Andrea boosted

可能小时候传统科幻看多了,我总觉得未来应该是摩天大楼,悬浮汽车,空中轨道,全息游戏和远程视频的世界……
(二十多岁才第一次接触生化危机……在那之前未曾想象过丧尸的世界)
我莫名的认定,就算爆发核战争,也应该是在这些出现之后,在人类真正开始探索宇宙之后。

便没想过人类文明可能因为一个过于聪明的病毒无声无息地拐个大弯……

Andrea boosted
Andrea boosted
Andrea boosted
Andrea boosted
Andrea boosted

@KyoShisei @yu_sun @roybinux
真的没有新增吗?

3-05
今17:15后深、穗飞杭航班取消,部分因“公共安全原因”
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
archive.ph/eRkW7

3-05
重庆到成都、上海、太原等地多趟列车陆续停运
cq.qq.com/a/20200305/027831.ht
archive.ph/D6B80

3-05
因客流原因,近期四川地区140余趟火车停运
cbgc.scol.com.cn/news/249368
archive.ph/d8Ncc

2-29
今起,这些途经青岛的列车将停运!
news.qingdaonews.com/wap/2020-
archive.ph/pKx7s

telegra.ph/%E6%8A%B1%E6%AD%89% 最近看了太多这样的文章,它们能存活的时间最多不过一天,很多都是国内主流媒体发的。做报道的记者,决定把它放出来的编辑,我不能揣测他们的想法,只有感激和敬佩了

Show older
Mastodon

The original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