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北京天堂超市确诊的那个事情,我今天才知道原来确诊案例中的一个是我爸一个朋友兼同事的外甥,都是在北京做劳务公司的,这个外甥在公司里有一个职务title但没有实际工作,因为确诊劳务公司近二百号人被拉去集中隔离,公司一年内不能在住总投标,等于这一年完全没饭吃
我听了都傻了我操,我家最开始一直在这个公司,后来是有股份拎出去单干了,如果没有单干这个的兜底今年也要完蛋,今年完蛋我就没有钱读书要回国我也完蛋
…………怎么会这样啊,一个员工确诊,一年不许投标

我之所以不是很喜欢“平庸之恶”这个说法,是因为在它所强调的“恶的平庸性”,根源是“恶的系统性”。如果说在德国,恶的系统性已经得到了清算,所以阿伦特只需要强调平庸性就可以了。那么在简中,强调平庸性而非系统性,就是一种有意无意的转移焦点。甚至可以说,在简中我们要反过来看——恶作得再有戏剧性也别被误导,要关注背后那些系统性的,看似平平淡淡几个字,实则比奥斯维辛还要恐怖的东西。

职场小tip:不要表现的什么都会,这样公司就省的招人把工作全摊给你了

《大人国和小人国》一段罕见异文是这样的:

「小人国众民用甜瓜酒和野蜂毒汁涂了箭头,乘大人匪肆意破坏之后的倦意,将他射倒(不可能射成刺猬,而是像发霉玩偶上的一层厚厚密密的白毛)。大人轰然倒下,酣然入睡。这一觉就睡了三十年(对小人国的时间而言,其实不过是大人睡一大觉的工夫)!小人国国民们欢呼胜利后陷入苦恼:大人巨大的身体压平了小人国全部国土。小人们过于渺小、过于孱弱,无力也无意将大人除掉,于是三十年雄心勃勃的建设都是在大人匪身躯上进行。整整两代人勤奋和牺牲建成了令人叹为观止的经济奇迹(他们称之为大国奇迹),甚至新一代小人国众民已经完全忘记建筑在匪躯这个事实……但是,现在终于抵达了鬼故事最惊悚的部分:

大人匪睡完一大觉后醒!过!来!翻了个身……!」

才知道,有人为了熬粥不糊底,会往里面放一颗玻璃珠,好让加热时玻璃珠来回搅动……

这个……已经是炼器级别的技巧了吧!

#中国纪录片 看了纪录片《石史诗》。其中有一段是摄制组进入小工艺品工厂拍摄。那些工人拖家带口,孩子们也像做游戏那样帮着妈妈给冰箱贴上色。从镜头里,闻不到气味,但小女孩问导演,你们戴着面具是怕气味难闻吗,我不怕。导演问,你知道闻多了会生病吗?小女孩天真地说,生病了就看医生。这段看得尤为沉重。映后,导演说他拍摄的这一段已经是加工线的末梢环节,涂料的气味还勉强可以忍受,最可怕的是原料加工的场地,摄制组戴着防毒面具,而不是口罩,拍摄半小时,都忍不住要出来透透气。而那些工人就在原地没有任何防护地工作,和睡觉。

中国人没有街上游行的机会,那设计个赛博游行网站怎么样?

每个人在网站上选择你的形象,你的举牌的内容,你游行的所在地点,比如「习近平下台!」「释放乌衣!」「勿忘六四!」

然后提交成功,就能看到游行队伍走过天安门广场的场景
#ccp #中共

自如通知你花钱给自己租一个看守所

猜测社保基数上涨是因为测核酸把地方的钱折腾完了

原来「贴贴」是来源于日语(てぇてぇ),音译也是意译,还通过「叠词词」的方式添加了可爱元素。

Show thread

昨晚做爱做到一半 他突然停下来然后从我的枕头底下抓出来一只手指粗长的大蜈蚣 他妈的我死了🙃上海怎么回事 我在广西都没见过这么大的蜈蚣

台湾政府会每年发补助金给原住民做专辑,来传承他们的语言。中共呢,把少数民族的语言踢出他们的学校。

"厌女"(misogyny)这个词不好。它来源于两个希腊词语,直译就是"厌恶女性",在解释中增加了"对女性的傲慢、蔑视",但第一解释仍然是"dislike",所以就会引发很多的误解。

比如大众很容易认为"厌女"就是不喜欢女性,因此有个常见的说法"厌女且渴批",多用来讽刺一个人的自我矛盾、前后不一。但实际上,"渴批"本身就属于"厌女"。因为"厌女"并不是"讨厌女人",这种常被看作只有同性恋,或被女人伤害过的男人才会有的情绪。上野千鹤子也提到过,misogyny有一个更好懂的译法:"女性蔑视"。也就是将女性异化、矮化,并为男性所掌控,我觉得更应该被称为"驯化女性"。这样一来,许多表面上对女性的优待和讨好,就很容易被看穿其背后的"驯化"目的了。这种女性蔑视在女性自己身上也不该被形容为"自我厌恶",而应该是一种"自我贬低"。因此,厌女是不分性别的,也不是一种情绪或性格。

厌女是性别二元制的核心,且是让这种二元制产生次序的原因。也就是说,在具有结构性压迫的性别阶级中,厌女是一种社会现象,而非一种个人倾向。网络上时常会有"鉴别厌女"的行为,比如在讨论某个人对女性的态度时批判其为"厌女",实际上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厌女并不是个体的倾向,而是个体被社会影响的结果。比如说当下的经济形势不好,那么某个人的资产有所减损,这就是其受到了社会的波及。同样的,在整个文化社会的主流都有厌女现象时,其中的个体都是厌女的。这些个体中对此有所反思和反抗的,即形成了"女权主义者",因此,女权主义者也都是厌女的,不厌女的个体则不会成为女权主义者。所以,将厌女看作是个体的缺点是徒劳的,厌女也不是某些群体的特征,而更不应该认为"女人或女权主义者不厌女","你一个女人怎么还厌女呢"其实就等于"你一个穷人怎么还会破产呢"。

而希望男人能够反思厌女是极为困难的。比如在特殊时期,经济下行,但总有些群体反而能从中获得暴利,正如当前疫情下的核酸检测机构,或者是战乱时期发国难财的商人。这些人正是靠着剥削、不正当的手段来获取优势地位,也就是说男权主义实际上是发"女难财"。那么希望这些业已获利的人来自我审判和弥补(且没有法律依据,因为法律也是男权制定的),要么靠他们自身高尚的道德标准(哈哈),要么就是自己掌握资源与之抗衡。所以性统治并非是一种意识形态,要求男性换位思考就能解决的,这是一种实实在在的物质上的统治。
#女性主义

还是《自然生活》里看到的菜谱,相当适合炎热夏天的一个东南亚风味腌鸡胸肉,不过我根据多年前做越南菜的经验调整了一下配方。
鸡胸肉切成薄片,用少量料酒、盐腌制,再沾上薄薄一层面粉,放到锅中煎熟。
找个大碗里面倒入生抽、几滴鱼露、少量白糖、大蒜末、切碎的朝天椒,挤半个青柠檬汁。把煎好的鸡胸肉、洋葱丝、胡萝卜丝、几片柠檬倒进去,加入刚好可以没过食材的凉开水,搅和均匀后尝一下味道太,淡的话适量加盐。(有柠檬草的话切一点放进去,就更加东南亚风了
打上保鲜膜放冰箱冷藏20分钟左右就可以捞出来吃了。辛辣中带点酸的口味,但是完全不油腻,是很开胃的一个凉菜。

上午刚过九点,在上班路上,接到一个上海的手机号码来电。
“你好,请问你是xxx女士吗?”
我:嗯,您哪位?
P:我是XX区XX分局的,您现在还住在xx小区xx号这个地址吗?
我:嗯,什么事?
P:您现在还使用A-K-A这个开头的微博账号对吧?
我:对。
P:你现在是在上班,还是在家?方不方便说话?是我直接在电话里和您沟通,还是您来xx分局面谈?
我:您现在说。
P:我们这边监控到,您近期发布了一些关于乌衣的言论。我们这边也有工作组下达的任务,希望您把这些微博删除。我们等待调查组的调查报告,好吧?
(我立刻反应过来是因为哪一条微博被🍵。6.28发了一条原创微博,九张乌衣微博的截图,配字只有“51”,截止现在转发量刚过百,转发里有比较多带了“乌衣”的tag。其他都是几天、几月前转发的微博。)
我:嗯,这个事……我也没说什么对吧?
P:注意到您有一万多粉丝…
我:我那些粉丝很多都是假粉,有人买的,还有新浪给我塞的。
P(笑):一万多粉丝,您影响力还是比较大的,所以希望您把相关微博删掉,等调查组的报告。
我:嗯,嗯。
P:中午之前我们会再检查,如果没删的话会再给您打电话的。
我:嗯。诶,你们那边能看到几条啊?我怎么知道我改得到不到位?
P:呃……具体几条,您自查吧,从现在到三月您发布的所有关于这件事的微博,您先查,如果还有的话我们会告知您的,几月几号的内容。
我:好,好。
P:好,再见。
我:再见。
(推测打电话给我的这个P并不掌握具体言论和数量)

Show older
Mastodon

The original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