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岳昕:致北京大学师生和北大外国语学院的一封公开信 (#451) | archive | backup

我是 2014 级外国语学院的岳昕,是 4 月 9 日早上向北京大学递交《信息公开申请表》的八位到场同学之一。

4 月 9 日之后,我不断被学院学工老师、领导约谈,并两次持续到凌晨一点甚至两点。
4 月 20 日中午,我收到了校方对于本次信息公开申请的答复。
4 月 22 日晚上十一点左右,辅导员突然给我打来电话,但我并没有接到。凌晨一点,辅导员和母亲突然来到我的宿舍,强行将我叫醒,要求我删除手机、电脑中所有与信息公开事件相关的资料,并于天亮后到学工老师处作出书面保证不再介入此事。随后,我被家长带回家中,目前无法返校。

二十年孺慕情深,我爱我的母亲。面对她的嚎啕痛哭、自扇耳光、下跪请求、以自杀相胁,我的内心在滴血。在她的哀求下我只能暂时回到家中,但原则面前退无可退,妥协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我别无他法,只有写下这篇声明,陈述原委。(摘要)

注:微信公众号「票圈已关闭」转载了该信,亦被 #删除 (archive)。

#💊 #沈阳性侵事件
04/23/2018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Mastodon

The original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