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一個我細個成日聽佢歌既人,
今日變左個仆街,certified...🐭😷

Luziansy boosted

巴黎聖母院大教堂遭大火肆虐,《刺客教條:大革命》遊戲資料或有機會幫助重建。

幾百年後的觀光客 : 為什麼教堂旁邊要放一堆稻草?

幾百年後的導遊 : 這是為了紀念育碧的貢獻。

幾百年後的觀光客 : 還有為什麼頂樓有信仰之躍都是假的的告示牌?

幾百年後的觀光客 : 為什麼這裡這麼多倒栽蔥的死人

幾百年後的士兵:所以為什麼聖母院下面這麼多彈簧床?

幾百年後的觀光客 : 為什麼我會卡在牆的中間出不去?

Luziansy boosted

我們越活越累,越活越複雜,越活越辛苦。你想想?我們在一個威權社會,政治沒有出路,所謂政治領袖新星,都回到搞區什麼的了。你寄望他們會給你什麼新出路嗎?富二代隨時出來指天篤地,說三道四,說什麼買樓置富什麼的。要麼就是用家人的錢創業,叫實現夢想,然後叫人不要放棄實現夢想。

正常而言,如果你想這個社會安穩地苟涎殘喘下去,理應做兩件事:一、搞大娛樂工業,人人都在聊流行曲,電影,那就沒有人反政府。二、讓年輕人回到什麼小確幸的世界。給他們談戀愛的空間,只要他們天天在卿卿我我啪啪啪,就不會有人反政府了。但很可惜,這個世界的專上學院,連大學生談戀愛都覺得「不健康」,「不合適」。

然後,你叫香港人活得有希望?

業績唔掂,黎緊我被調去間冇咁旺既鋪....

仆你個街,咁即係搵我孭鑊啫?

我接手個陣間鋪都已經一pat屎啦,又唔見你屌班老野?屌完佢地咪又當你唱歌😙

3條team都差,又唔見你郁隔離兩條team?🖕🏻

做中層,上司又屌你,下屬又閪面,野永遠做唔完,老細淨係識得屌你業績差....

我仆你個街🖕🏻

Luziansy boosted

終於大融合喇!

因為「指引」同「返工」大晒!幾咁勵志?

呢一位响香港近乎絕種嘅好心人,臨返工食早餐目擊有伯伯暈低咗,好心報警然後等警察同救護人員到場。

得到嘅係咩體驗?

「點解你報警?」「公司無指引,所以會當遲到」

而同場嘅其他人士又點呢?

做嘢嘅繼續做嘢,返工嘅繼續返工。夠膽講,就算地鐵有人自焚,其他人都係照返工,加埋打咭、影相、拍片、放上網,然後去返工。

Luziansy boosted

講起骨氣,冇錯依家係進入「我討厭政治」狀態,但唔代表係放棄之前仲參與政治時所建立嘅原則。正如當年耶穌死後,基督徒遭到羅馬帝國大屠殺而隱藏,都唔會話因此而放棄走去拜其他神。

所謂「我討厭政治」,並非無視身邊嘅事,而係厭惡社運中人小丑咁嘅醜態,而且睇穿局面無法行動,就算參與評論,都無法影響現實,所以「討厭」,因而唔浪費時間去評論。

所以即使進出戰線,但都唔會倒退到走去用大陸嘢,甚至為其護航。中共統治下嘅中國,孕育出嘅係一班劣質嘅人,就算有錢,都有所謂土豪同貴族之別。試問何曾見過高尚嘅人通街屙,整有毒嘅嘢俾人歎,起埋啲危樓?呢個已經唔係情操嘅問題,係人基本應該有嘅道德。仲記得幾年之前講大陸嘢食啲人都係講毒奶粉、假肉,今時今日啲人反而爭住衝上大陸食。如果係因為潮流個個都咁做自己又跟住時,咁只不過係一個隨波逐流嘅賤民。咁都跪得低嘅,係連基道德都冇。

但亦唔代表要郁下就青筋暴現判定人投共,係要經過理性同邏輯分析,正如唔會好似耶撚咁郁啲就話係魔鬼。呢啲係白卡所為,要入青山。

連基本原則都冇,仲可以自稱為人?骨氣係唔可以當飯食,但一定比純粹食飯飲嘢娛樂黎得光彩。

Luziansy boosted

男人玩玩具,唔係啲咩壞事,唔會點影響到女人,好心女人就咪撚管住哂。係咪要搞到男人出去玩其他女人先安樂?
夫妻或者情侶之間就係要互相尊重,包括對方嘅喜好。如果連呢樣都做唔到,就唔應該一齊拍拖結婚。 mastodon.social/media/-S4ZRTZ1

今日去銀行cut戶口,辦手續途中有個後生職員走埋黎同櫃臺、幫我辦緊手續個位講:可唔可以先幫呢位(鬼佬)客戶找換外幣?

其實係有部機㩒飛,大家排緊隊等叫number...

定其實不嬲銀行都興咁玩法?尊貴客戶係唔駛排隊任打尖?🤔

Luziansy boosted

環保份子成功地把企業的責任,轉嫁為個人的責任。他們讓企業不再提供飲管,把使用飲管變成消費者的責任;每年熄燈一小時,卻放任發展商在售樓前和商場在關門後依舊大放光明。究竟全港市民一起省下來的,能否抵得上一家大企業所揮霍的?

一家售賣環保概念的店鋪,告訴你「引入過百海外及本土品牌」— 美國有機芒果乾、加拿大的消潔劑、意大利醋、葡萄牙手工罐頭魚、新西蘭放養有機雞蛋、東歐低糖飲料、荷蘭品牌可降解咖啡杯。

差唔多全世界嘅產品都運到過黎,等一下,碳排放是多少?到底運到香港120蚊可降解保鮮紙的碳排放對環境的破壞多一點、還是超市裡十零蚊一卷的更糟糕?到底是從加拿大隔了半個地球來到香港的清潔劑,比起普通家用的清潔劑誰又對環境更大破壞?

不過,唔緊要啦,你消費了、你快樂了、你感到被救贖了,這樣就好了。

至於有沒有人真的會把那個咖啡杯埋在泥土裡等它生物降解,誰又有興趣知道?你望下多少人家裡堆積如山的環保袋,那一次不是說著「可以重用好環保」,然後一直堆著到年廿八就扔掉?

團年、團年、拜年、拜年...

真係好密集,一搞就大半日...

早上想訓晏d,仔女醒左就冤住你...

Luziansy boosted

其餘的是第四生存者和豆腐模式五個腳色的統計數據,但因為我還沒開始玩,所以還無法顯示,再請有玩的板友們補充好了。目前成功抵達終點的漢克僅有 26,000 多人,死亡的則高達 15萬,生存率僅 14.88%。


Show thread
Luziansy boosted

有人從美國飛回台灣的航班上,目擊一宗意外事件,稱機上有一個癡肥白種男人,上廁所不能自理,要求空姐清潔善後遭拒後,憤而咆哮九霄;為免他騷擾整個航班,空姐最終只得屈服。

事後空姐在社交網絡留言,稱身心受創,公司政策死板,令職員無辜受辱。

荒唐的是,這個乘客不能自理,卻單獨出行,而且早有類似紀錄,並非初犯,航空公司竟一再容忍,可見理性應對之稀缺,而令蠻不講理之流變本加厲。

這宗偶然事件,恰好是當今社會現象的一個折射,即西方左派鼓吹「反歧視」,走火入魔,混淆視聽,導致基本判斷力的淪喪,已經到了將是非善惡優劣混為一談的地步,其中包括為癡肥「平權」。

癡肥和過瘦一樣,有害無益,是擺明的常識,絕不應該鼓吹,更無所謂「歧視有罪」。但是為了所謂「平權」,傳媒不惜顛倒是非,鼓吹肥胖為美。如今已經有一位二十六碼的女模特在時尚界走紅,試圖從另一個角度啟蒙世人,但是模特兒本身有無承受疾病或行動不便的代價,傳媒卻絕口不提。

該體重數百磅的癡肥男人,當然需要有人貼身照顧,而不能任其自由行動,否則必為所有人添麻煩,這就叫代價。但是今天這波思潮,只一味為自我人權吶喊,徹底漠視背後的代價。

Luziansy boosted

玩完生化危機2試玩版,本人給了非常高的評價。
用回第7集的engine是非常明智的決定,很有緊張氣氛,雖然日式喪屍做不到7那時的恐怖感,但玩的過程爽快很多。

Luziansy boosted

Devil May Cry 5遊戲總監伊津野英昭最近在首爾接受採訪時提到,國際標準遊玩時間大概是15小時。

●V的操作中,三角形操控暗影,方塊操作格里芬,L1召喚夢魘(三角形跟方塊及L1分別對應但丁跟尼祿的近戰,遠程跟魔人化)
●夢魘有3.5公尺高
●我們目前看到的遊玩影片(有V跟尼祿的那個)是第三關及第四關
●為什麼五代要設計在二代將在遊戲裡明了,主要是因為一開場但丁的大劍反逆就碎掉了
●遊戲時間大概在15~16小時
●伊津野想讓遊戲看起來像好萊塢電影
●客串時不能隱藏自己的ID,真的不想讓ID被看到的話就拔線和製作者的紀錄客串
●如果粉絲要求,願意做新的可控角色
●義肢可攜帶到8個
●隨著遊戲難度的上升,關卡場景提供的義肢數量會越少
●遊戲內有隱藏武器
●DMC1的主題-愛將會傳承到5


又忙完另一個peak,可以喘口氣😤

Luziansy boosted

普天同慶聖誕節,是Christmas,不是什麼Winter Holiday,不要被西方白左妖言,惑亂了聖誕節的初心。

聖誕當然是 Exclusive,也是Inclusive的,意思是:耶穌基督,專利一家,不認同基督教價值觀者,不必內進,留在外面,敬拜你自己的極權部落的生蕃酋長。如果要鑽進來,則不准以「受冒犯」之名,將 Christmas 篡改為 Winter Holiday(節日愉快)。

Luziansy boosted

素食邪教成日話:「你們這些吃肉的王八蛋都是迫害生命的垃圾;我們素食的才是愛護生命的正統道路,我們才是優越的真人類」

阿道夫 · 希特勒夠食素,佢有冇愛護猶太人?

仲記得有一份 assignment 比較盛清三帝,作者話雍正殺人無數,刻薄寡恩,不及乾隆與康熙寬仁。結果Tutor 大字下批:雍正晚年食素。

我笑了。


Show older
Mastodon

The original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