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Pinned post

女王希斯和团长阿明真的是埃尔文亲生的吧……(x

带爹看巨。进度已经到了第四季 

爹痛斥贾碧……

Show thread
猫夭夭 boosted

“周六加班每小时150元”,感觉好像从没确实地到帐过……想到外科他们周末加班开刀手术费变三倍,突然就非常嫉妒了起来……

猫夭夭 boosted

一個台灣畫手的圖被大陸某淘寶店盜用,網友建議舉報台獨,效果拔群

猫夭夭 boosted
猫夭夭 boosted

仿佛工作状态被偷窥(

Source: instagram.com/p/CKwUXY3hAeL

猫夭夭 boosted

当时小伙伴接了一句 “文革正好十年”,然后我俩无语凝噎陷入沉默……按照六七十年代的人口来算,也能耽误出从大爆炸到星系形成那么久了。

Show thread
猫夭夭 boosted

众所周知平板支撑时,如果穿宽松衣服,衣服会随重力下坠。然后我猫就从我衣服下摆进入,从我领口探出头来😀

猫夭夭 boosted
猫夭夭 boosted

@Andrettacat9 譴責他人浪費公共資源,有兩個隱含前提:第一,認為大眾的注意力和輿論確實是一種資源,一種能對施政者施壓的力量。第二,使用這種資源的代價,是由大眾來“支付”的。那麼問題來了:【為什麼大家自發地“動動手指”轉發了幾條微博微信的“代價”,就如此受人關注?】以至於只要事情結果和預期不同,就是“浪費”。而另一邊,自己納的稅去了哪裡,卻沒有人關注,也沒有人跳出來,或者沒有形成一種流行的敘事:“浪費稅務資源”。

猫夭夭 boosted

twitter.com/ravenmr/status/139

这张人鱼paro的团兵好好看啊……(开始脑补大胸的人类公主埃尔文和他的人鱼王子

猫夭夭 boosted

转自微博@有效改善腋毛分叉:
其实昨天那个“作者写男主嫖过娼结果被冲了”那个事吼,我看到有另外一个很有意思的说法,评论者是无意的,但是这个角度很打开我的头脑,就先不管什么厌女或者不厌女的,不讨论这个,不讨论对错。昨天我看到有个骂那个作者的读者评论了一段话,大意是“在晋江看文本质上就是一种商品交换的行为啊!你自己不在文案里写清楚商品是怎么样的,还骗大家来花钱买,大家买到的跟本来花钱要的东西不一样还不能骂你吗?”

大家看到这段话有没有觉得很颠覆啊?我自己看了觉得很颠覆。就是这个评论者,(我再强调一遍,我们先不要急着判断对错。)大家从这个评论者的发言里,应该是能感觉得到的,就是她对于看网文的观念就是,这个“文”是读者花钱买自己喜欢的商品,这是很理所当然的,给你一种,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这跟我们的看法,怎么说呢,跟我自己的看法其实是两个完全不同,甚至是对立的中心点来的,因为我也好,可能大多数关注我的人也好,其实我们所持有的的一种观点,或者说立场?就是文章是围绕作者、围绕作者的心智所派生的创作,所以当我们遇到这种问题的时候,我们会很自然而然地觉得,当然是作者想写什么就写什么,这才是天经地义的,对不对?

友友们,因为我们都是从,人们看小说、看书,还要去书店、去报刊亭买杂志来看的时代过来的哇,我的意思是,我们从小地养成了这样一种惯性,就是文本内容的输出不是我们能把控的,也不是我们该把控的。在我们眼中,作者就跟舞台上的演员一样,我们去了剧院,坐下了干看,他们演自己的剧本,演得好还是坏,我们都只能接受,对不对。

我们似乎忽略了,现在新的一代是在网文平台一章一章花钱买小说来看的时代,销量高,作者要按照读者的意见修改小说的走向,迎合大家的口味,如果作者不听读者的话,读者不买账了,也许这部小说立刻就被砍了。

现在小说非常的、高度的商业化,商业化到,网络小说本质上变成了一种流水线产品,主页文案就是这种产品的成分表,读者读到了成分表里没有标明的成分,他们就会生气,就像产品里包含了消费者的过敏源却不说明导致消费者过敏一样。读者现在要求的是,网络小说是一种迎合他们喜恶的东西,是他们为主导的舞台。

跟我们很不同的是,大家有没有发现现在的一代人似乎更习惯于以读者为中心的创作,大家喜欢看到自己已经知道的、熟悉的元素或者符号,如果这个作品“名不副实”,出现了他们意料之外的东西,他们不再像我们从前那个年代一样感到惊喜或者惊吓,他们就会像是被欺诈的消费者一样怒不可遏,不,他们就是觉得自己是被欺诈的消费者,要求开除生产这个不合格品的工人。

可能我还是太老派了,我确实太老派了,我觉得有些令人伤心。
share.api.weibo.cn/share/22183
//@九三JD:那羊脂球啊于连啊还挺尴尬呢[裂开]//@_OED_ : 是…也有同龄人是很读者中心化的类型,非常惊讶……//@杜王町走地雲 :「明明可以不這樣寫」看到這句話//@西红没有柿柿柿 :我:买书和开盲盒差不多。一些人:买书和买地摊手机挂件差不多。//@冰天赋橦光 :那看哈利波特就要命了,罗琳可没给我标主要角色死亡//@布鲁西羊:创作者沦为流水线工人就没有意义了,最后整个市场都只有高度同质化的东西。

Show thread
猫夭夭 boosted

事件似乎已经快速平息了,网络结论:学生自杀,家长撒谎,境外势力闹事。这成熟的推论法将来可能会套用到一切维权事件里,进一步扼杀掉所有人性的呼喊。看了官方通报,孩子的母亲并没有撒谎。她没能在第一天进入校园看监控视频,也没能接触到孩子的遗体,甚至未被允许进入校园拿走孩子的遗物,于是她悲愤中发了微博。第二天,她看到了监控视频,但没有事发段的监控。她没有撒谎,是校方的处理流程使人困于绝境,而且从微博爆出的类似事件来看,这种流程已经是规范模板。不从此反思,悲剧还会不断上演。

猫夭夭 boosted
猫夭夭 boosted

49中的详细报告,看得我说不出的感觉……总觉得我不应该知道这么多细节……行政想平息民议,媒体要公众流量,竟把小孩的隐私展示到这种地步……………

猫夭夭 boosted

#AOT
对我来说结局证实了一点:毫无疑问仇恨与恐惧会导向地狱,这是很容易得出的共识,但其实……爱也会,爱也会导向地狱,因为人类就是地狱本身。

决定你巨故事线的最重要节点无非是两个阿卡曼的抉择(不是说其他人不重要的意思),利威尔和三笠怎样处理爱的命题并最终体现他们的自由意志,其中三笠这条线跟始祖尤弥尔是联动的,但说实话联动性不强,所以139话让我感觉突兀。之前我也有想过是不是有办法让巨人力量从地表上消失,但作者没有给出太多这方面的探索所以不了了之,没想到最终又回到了这里,并且是用挥刀断情的办法来实现……我能理解这么设计的意图和逻辑,但是呈现出来力度和说服力有欠缺。另一个阿卡曼就幸运的多,利威尔的完成度很高,白夜写得太绝太绝。

那么艾伦是不是实惨呢?是的吧,他是实现自由意志的工具人,从出生到死亡都在给别人牵线搭桥,被命运逼到如此地步,最终阿尔敏想要问的那个问题戳中了关键:艾伦,你到底哪一点是自由的?我仔细想想,可能最自由的时刻就是救下三笠并为她系围巾的时刻,这个决定的影响一直延续到了结局。还有毁灭世界的意图,从最后艾伦跟阿尔敏的对话,他似乎确实是有打算毁灭世界,我的理解是这样的:艾伦了解了真相之后确认自己真的是工具人,为了自由他需要得到别人的拯救,也就是他信任的小伙伴们,拯救的方法即是切断他与始祖巨人的联系并彻底消灭巨人的力量,唯有如此他才能在死亡那一刻不再被代代相传的巨人命运所控制。艾伦发疯以来多次说 “我是自由的/你们是自由的” 也就是这个意思,因为需要从根源上解决问题,破除人类因巨人力量而工具化的可悲命运,不自由毋宁死,不仅艾伦自己不自由,其他人类也一样,所以毁灭才是正途,那么——想要毁灭世界的我,以及想要阻止我的你们,都在极端的冲突中确认了真心实意,确认了自由意志的存在。不过上述逻辑应该是艾伦和其他所有人在无意识中完成的,是所有人的意志达成了这样的结局,所有人的选择造成了今天。所以这么看来也没有那么惨了是不是?艾伦确实为了自己的自由奋战到了最后。

所以怎么说呢,我觉得用反人类来形容艾伦太浅太标签化了,这个角色身上的悲剧性远不止如此。

猫夭夭 boosted
猫夭夭 boosted

139,“谢谢你为我围上围巾。” 

很困,估计思路跳跃。三笠第一次摘下围巾,是被艾伦骂到自闭的时候。但那是艾伦有意识地要让三笠远离自己、憎恨自己、杀死自己,某种意义上,是艾伦在操纵她。那时摘下围巾,是三笠受人操纵怀疑自己的表现。
而后她却带回围巾,我认为那是她与自己的爱和解、找到独立的表现。有阿克曼的血怎么样?那雏鸟认亲的传说是真实的又怎样?我独立思忖过,我自由地认定,我爱你,这份心意绝无半点虚假。就算杀艾伦是被“操纵”的,吻艾伦也是出于她的自由意志:我爱你,与你何干?
三笠结尾看起来毫无变化,被艾伦的回忆束缚在孤坟旁,但不同于尤弥尔的执念,她已求得心的平静。
(我也不认为“尤弥尔爱弗利兹王”的爱要字面意义解释,或者说,就算想拿艾笠来比,也只平行于摘围巾前的三笠。但那又是另一篇小论文了。)
我要可惜三笠的话会可惜她和其他角色的对手戏太少,但三笠的符号意义确实是始终如一的。

Show older
Mastodon

Server run by the main developers of the project 🐘 It is not focused on any particular niche interest - everyone is welcome as long as you follow our code of condu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