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氟醚/七氟烷/sevoflurane 相关thread
老娘就刷屏,本thread不设置cw

Follow

“麻醉药”与“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

(全身)麻醉药,对我来说,主要包括 镇静、镇痛、肌松,这三个概念。
镇静药物,是指“让人睡着”的药物。大家广泛了解的是“安定类”,即苯二氮卓类:安定(地西泮)、XX西泮、XX唑仑之类。临床上用的最多的是 丙泊酚propofol,做无痛肠镜时,麻醉医生打到静脉里的那个白白的牛奶状物质就是了。当然还有其他的。
镇痛药物,大家最熟悉的是NSAIDs,非甾体类抗炎药,如布洛芬。临床麻醉中用的更多的是阿片类物质,吗啡、氢吗啡酮、芬太尼、舒芬太尼等。
肌肉松弛药,可以保证病人在术中保持不动,为外科医生提供更好的手术条件,同时也给我们麻醉医生更好的插管条件(插管是为了保护气道)。注意,肌松药会消除病人的自主呼吸,要搭配呼吸机使用。

七氟烷是吸入麻醉药,主要作用是镇静,并且具有很小的镇痛和肌松作用。

而“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这是个法律上的概念。咱国有个《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管理条例》这个条例主要的作用是禁止毒品和易成瘾药物的滥用,但对于——有毒药品可能害人——这一部分,似乎不算是这一条例的本职目的。
gov.cn/gongbao/content/2016/co

全身麻醉诱导——怎样“让人睡着”?

我们把“让人睡着”这个过程称为诱导。一般有两种诱导方式:静脉诱导 和 吸入诱导。
吸入诱导很少用。本菜鸡麻醉师还没用过,因为我院没有儿科,本菜鸡也还没去儿科医院麻醉科轮转过。
为什么只说儿科?因为成年人可以安静地配合静脉置管,而儿童配合那就比较困难,迫不得已只能放倒再打针。

为什么人在麻醉之前还要忍受打针的痛苦?静脉诱导有什么好处?
快速——成人全麻诱导,缓慢地在静脉里泵注 丙泊酚(镇静)+瑞芬太尼(镇痛),睡着就是1分钟不到的事情。
安全——静脉通路事先已经准备好了,无论在诱导过程中发生了什么,医生总能迅速地从静脉给药。
舒适——很多人不适应麻醉加压面罩闷到脸上那个感觉,就算是吸氧气都会感到很害怕,更不用说吸入麻醉药了……用静脉麻醉药来诱导,就没有这个问题啦。

诱导时需要准备什么?简单记忆法是STOP MAID

Suction吸引器,吸引呼吸道分泌物,分泌物太多了人会呛。(李登辉就是吸入性肺炎去世的!)
Tools,气管插管工具
Oxygen,字面意思
Position,体位,一般是平卧位。肥胖等困难气道患者可考虑摆嗅花位。
Monitors,监护。常规监护包括:指尖脉搏氧饱和度、心电图、血压、呼气末二氧化碳。
Airway(通气道)、Assistant助手。要有2个人在场。
I.V. 静脉通路(打针)。
Drugs,药物。血管活性药物(改变血压、心率用的药物)、抢救药物等。

全麻诱导,是一个类似于飞机起飞的过程,很精密、很危险。陈医生那个视频我不敢看。她有做什么准备我也不知道,大概率是不齐全的。太可怕了,对我来说是恐怖片。
一个人冒着这样大的风险,想说明的事情,无论如何是不应该被哈哈带过的。

吸入诱导 和 “一捂就倒”

说我没做过吸入诱导,那也是不准确的。我做过大鼠的吸入诱导。非常草率——七氟醚蒸发器,管子连到一个可以封口但还透气的盒子里,流量开到3%。过两分钟,迅速开盖,迅速把张牙舞爪的鼠拎到盒子里,再迅速关上。
5秒之后鼠开始打醉拳,1分钟之后,取出鼠,脸上七氟醚小面罩,鼠让你为所欲为。

对人的吸入诱导是怎么做的?
我没做过,只听过相关的课程。知乎上这篇讲挺好,我就不买弄了。
zhuanlan.zhihu.com/p/35827622
其中“肺活量法”,有提到:
“让小儿用力呼出肺内残余气体后,将面罩盖于小儿口鼻处并封闭之,嘱咐其用力吸气并屏气,当小儿最大限度屏气后再呼气,可能此时小儿意识已经消失。否则,令小儿再深吸气、屏气和呼气,绝大多数小儿在两次呼吸循环后意识消失。”
两次深呼吸,意识就能消失。

当然犯罪分子不太可能有蒸发器。回顾历史:在19世纪初,施行全麻时,是将乙醚、氯仿简单地倒在手巾上进行吸入麻醉。具体效果么,正如陈医生所演示的那样,1分钟。安全性——可能会死人。
这算不算“一捂就倒”?大概达不到气管插管所需的麻醉深度,但让犯罪分子为所欲为,应该是够了。

关爱麻醉师系列:醒着吸过七氟烷吗?

吸过。
做大鼠实验时,那个简陋的装置没有废弃处理系统,鬼知道我吸进去多少。
往蒸发器里面加药时,有些机器没有密闭加药设计,直接拿一瓶往里面倒。这玩意超容易挥发,鬼知道我吸进去多少。
胸外科做单肺通气,麻醉机会和患者的气管导管多次脱离,含有七氟烷的气体就这样跑到外面……鬼知道我吸进去多少七氟烷,还有笑气……

常见问题统一解答:
“我当时面罩吸一个东西,然后就麻醉睡着了”,这是吸入麻醉诱导吗?
这大概率是静脉诱导哟。
吸的是100%纯氧,静脉麻醉药与此同时,沉默地缓缓流入你的体内,与GABA受体与阿片受体结合起来~

@maoyaoyao 说起来我唯一一次手术做全麻就是吸入麻醉,我压根不知道那玩意是麻醉,闻起来也没有味,戴上之后旁边医生还跟我聊天,问了我个问题,我刚开口说了半个词就晕过去了 :notlikethis:

@HighlyIllogical 当时有事先手上/手臂上/脖子上打针了吗?有打针99.99%是静脉诱导。没打针就是吸入……
吸的那个是100%纯氧😂

@maoyaoyao 我竟然记不清了 :notlikethis: 我就记得当时医生跟我说戴上之后深呼吸然后带上没吸两口我就晕了,所以我以为是吸入麻醉

@maoyaoyao 认识的学医的人就不太支持陈医生的做法,解释说主要是因为她那样做风险很大。我听了解释:确实不太好,更讨厌江宁了(无逻辑

@rosetta 为了怼江宁这个完全不值得的垃圾,给自己带来那么大风险,唉……

@maoyaoyao 是的,那个人也是一样的意见,就是这么大风险不值得

@rosetta @maoyaoyao 陈医生显然完全低估了对方的无耻程度和颠倒黑白的能力
以为用事实说话对方就能信服
但对方哪里是不知道,而是一开始屁股就歪了

@maoyaoyao 提问:直接这样吸入,跟倒在手巾上捂住口鼻吸入相比,也有可能会倒吗?不会倒的话是不是也会意识不太清醒?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Mastodon

Server run by the main developers of the project 🐘 It is not focused on any particular niche interest - everyone is welcome as long as you follow our code of condu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