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首先有这么一个论文《The Impact of Media Censorship: 1984 or Brave New World》,它得出的结论是:
1. 仅仅提供自由互联网不会促使受试者主动获取敏感信息
2. 暂时性鼓励受试者获取敏感信息,则受试者获取敏感信息量会永久增加,说明对敏感信息的需求并不是永久性处于低水平3. 获取敏感信息会对个人知识、认知、态度、和行为带来广泛、显著、并且持续的改变
4. ...

那么为什么不搞一个这样的VPN/翻墙工具呢:
1. 免费提供高质量翻墙服务
2. 当天使用翻墙服务前必须先阅读完一篇推荐的新闻文章(比如BBC头条,选择BBC是因为其在国内知名度高,且普通人有迷信权威情结)(类似如今一些App要求用户看文视频广告才能正常使用功能)

一些梯子,比如自由门和GreatFire的自由浏览,有类似上面的功能,他们会启动后弹出个首页,然后首页有新闻。但区别很大:
1. 自由门的弹出页面显眼处是法轮功,然后网页设计很low,让人下意识随手关掉
2. 自由浏览新闻还凑合(但设计仍很low),但不是强制性阅读

下一条嘟文说说实现起来的难题。

接上。
实现这样的项目的最大难题就是“资金”问题,毕竟是免费提供嘛。
但我又有个想法,就是在某用户总计看了X天的BBC文章后,提供给他付费会员通道,让他不必强制阅读完文章才能使用。(但预计此方法能收到的资金有限)

下面是常规(筹款)方法:
1. 找某个金主(但这种出力却收不回好处的事儿,此方法极难)
2. 众筹(靠点谱?)
3. 项目提供捐助通道

接下来是(可能的)技术难题:
1. 如何防止用户逃过强制性阅读(比如用户直接拉到文章底部)
2. 如何防止攻击(暂时想不到)

@meina 能想到的让用户必须读完文章的方法是出两三道文章相关的简单选择题,答对了才能用。但出题又要投入精力,而且很可能会打击积极性(上个网还要做题)。再有我还是推崇自发摄取知识而不是像填鸭一样…… 不过很多人,尤其是不愿意自发翻墙的人,可能不填鸭都不会认真看吧……
金主的话,感觉很少会有个人能拿得出这么多资金,愿意出钱的可能都是所谓“境外势力”的组织,这样墙里骂起来非常有把柄。
技术层面我也想不到怎么不被攻击。

@fil_fil 出道题的想法不错。一道就够了,多了会让人心生退却。

@meina 個人覺得目前免費最好的方法是基於P2P的代理軟件(I2P?);其次是基於Tor的服務。

@chichichi 前者没用过,不了解。但Tor速度够慢的,一般翻墙的人受不了这样的速度...

@meina

强制性阅读不好,但是众筹是可以的,大家一人发一点钱给开发者,开发者放一份软件大家复制。

@IFRFSX 强制阅读和钱(众筹)无关。
是因为如论文所说,大部分人意识不到墙外信息的价值,所以通过强制阅读来加速这一过程。

@meina

原来如此。
不过有一点我要强调:如果真的是用户们众筹出来的开发资金,那这个软件必须是自由软件,否则用户花钱买来的只有使用权,最终还是要受制于开发者。

@meina

还有一点,自由软件最适合社区化的开发方式(除非是有特殊需要),如果能一下子吸引到三位数以上的贡献者,那你需要的资金会大大减少!

@meina

最后,千万要注意,找一个在国内冷门点的GIT库,比如Notabug,因为这样可以避免因为github帐号暴露身份,被共产匪徒发现此人正在参与开发一个“非法”软件而遭到迫害。

@IFRFSX 谢谢提醒,暂时还不打算开发这个东西。(这几年都不会可能)

@meina

目前可以买个VPS然后用SSH SOCKS5 翻墙,把火狐的DNS查询代理打开。

@meina 想起来本人当初的翻墙历程也有点像,一开始完全是为了看自己喜欢的东西,没想一突开推特谷歌YT满眼是政治内容啊。
当初我也有粉红护体刀枪不入,但到了2017年膜蛤文化大流行的时候才以此为契机,渐渐去好奇了解。

@Winston

我当初试图访问YouTube和Twitter恰恰是因为听说国家封禁了它们,而越是封禁,我越是要看,"如果不让我看,那一定是心里有鬼。"我当时的逻辑就是这样的。
@meina

@Vector 你这样的人是少数。

多数人都是无所谓,不会主动去了解。更何况翻墙成本有点高对于新人来说。

@meina 我大约就是少数中的人了。
可能这是骨子里的一种追求自由的执着吧,与生俱来的?当时我孜孜不倦钻研了不少时间,也走了不少弯路,最终付出的时间和精力还是得到了回报——
某次百度搜索第一条就是赛风。
那是我第一次成功翻墙……@Vector

@Vector 这挖得一手好坟。老号弃用了,偶然发现这条回复,和我当时翻墙的动机完全一致。

@Vector @Winston @meina
這讓我想起, 起初我是因為外服遊戲先接觸到各類遊戲加速器
再來順藤摸瓜才知道VPN
然後同樣我也是因為知道Google、Facebook、Instagram、Youtube之類的這些是被封禁 無法訪問的, 出於好奇心和小小的反抗意識於是我開始摸索起了這些. 然後就是不理解, 我覺得這些平台都挺有趣的, 不知道為什麼天朝要封禁這些(當然現在是知道了..). 我當時還小, 就是單純的愛玩, 當然也就沒有去深究這些了, 我只想要愉快的打遊戲. 那同樣我心裡另一個疑問的聲音是, 這些外國的遊戲明明這麼好玩, 也看不出有哪裡是該被封禁的, 為什麼就是不讓我們玩?

@Vector @Winston @meina
其實這也就是 納西姆•尼可拉斯•塔勒布 在他所寫的「不確定性三部曲」中的最後一本「反脆弱」里所提出的概念--反脆弱性(antifragile)吧
裡面有一段是這樣的「書籍和想法都具有反脆弱性, 它們都因遭查禁而廣為傳播. 借助羅馬帝國皇帝馬克•奧勒留(同時也是一位斯多葛學派作家)的話:“有了障礙物, 烈火才燒得更旺. ”--這就是禁書的吸引力, 它們在禁令面前顯示出了反脆弱性. 」
也就是說, 對於被封禁的Google這些就也是一樣的性質

@Pepsi @Vector @Winston @meina 突然看到先有墙而后有Google世代的感受,真的跟先有Google后被墙的认知不太一样,不过也给了我看墙的另一个角度。

@imelee @Pepsi @Vector @Winston 真的不一样。
人有一种天性(不太好描述)就是:我们很容易就把自己所经历的当成理所当然的。就像“何不食肉糜”。

我们很容易陷入这样的思维中:“从来如此便是对的”。

@meina @imelee @Vector @Winston
我又想到一段話(似乎有些偏題
「那些被奉承地稱作大眾常識的東西往往應該叫做大眾愚昧, 因為所謂的大眾常識總是受簡單化、非邏輯、偏見和膚淺的制約:“最荒唐的習俗和最可笑的儀式在任何地方都用同一句話來解釋:但一直就這樣啊. 當歐洲人問西南洲的霍頓督人為什麼要吃蝗蟲和自己身上的虱子的時候, 他們恰好說的就是這句話.一直就這樣啊, 他們如此解釋到.”」

@meina 建议简述一下此类工具与学习强国的异同

@msd2 如果非要说相同点,那就是App使用者都会被强制要求看文章。

但这个“相同点”其实站不住脚。
学习强国里的文章/视频是被学校领导、单位领导(再往上可能是教育局?不清楚)强制的。你基本没有选择。(除了硬杠,我就是不看)
而这个App可没有强制任何人必须使用App。App之所以能“强制”你看文章的前提是因为你需要使用本App的服务,那么就像我之前和另一个嘟友说的,本App的强制阅读行为本质和常见的强制看广告一样。

以上。

@wotan @msd2 emmm,未来有能力开发了再考虑这些细节 :angery: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Mastodon

Server run by the main developers of the project 🐘 It is not focused on any particular niche interest - everyone is welcome as long as you follow our code of condu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