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种乡村权力重构的过程中,欧金中肯定是一个失败者。从现有信息看,50多岁的欧金中和80多岁的母亲一起生活,他既没有外出承包医院,背后也没有“宗族势力”。目前记者采访到的一位亲属,称呼欧金中为“姑父”,这恰恰说明,欧金中没有什么“家族”可言。

这位“外侄”说,受害人一家曾经联合另外两家“有血缘关系的邻居”,一起阻挠欧金中建房。这就是中国乡村的“微政治”。在大都市的人看来,这种力量多少有点可笑,但是在乡村却足以剥夺掉一个“老实人”的尊严。

他救过的那个儿童已经长大,在视频中,他说欧金中的“品质”有口皆碑,“他的为人村里都知道”,这种道德上的肯定,其实恰恰说明欧金中在自己的村里是一个边缘人。他越是珍惜自己的声誉,就会越边缘。

在这个社会,你看到过一个道德上站得住的人,能够享受到“公平”吗?」

telegra.ph/%E4%B8%AD%E4%BA%A7%

知道这事儿是因为看到 发微博说自己的唱片店最近被查封了。然后下面有人提到了比约克,就去搜了下。

「@健崔jiancui:一个月前我的唱片店也被举报了,至今被查封,免费送中学、大学生的CD中有某冰岛女歌手(嘟主:比约克),店就没了。免费送的音乐,也会有人举报你,更何况出来演出的。我一直没说这件事,不让说,也对白跑一趟的朋友说声抱歉。我们无法改变这里的人,我们只能自己的方式,去克服这些现实的困难。如果有这样的威胁,我就停止传播音乐的话,那就不是我了。等待巨额罚款,同时我也一直在送年轻人唱片,只不过改成了见面和邮寄的方式。」

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Show thread

发现一个有意思(也挺酷,牛逼的)的事情。

「比约克(冰岛语:Björk),是一位冰岛创作歌手。」

「2008年3月2日在上海国际体操中心举行的一场演唱会中,比约克在安可曲时段演唱了《Declare Independance》并在曲末高呼大喊“西藏独立!西藏独立!……”,然后留下错愕的群众迅速退场。」

哈哈哈哈哈哈,非常想看当时下面观众的面部表情。 :pensive_party_blob:

zh.wikipedia.org/wiki/%E7%A2%A

由于 Facebook、Messenger、Instagram 和 WhatsApp 出现故障,无法访问。

在一天时间内,有超过7千万用户注册了 Telegram。

(好恐怖...)

「昨天,Telegram 的用户注册和活跃度创下了历史新高。

Telegram 每天的增长速度超过常态一个数量级,我们一天就接待了超过 7000 万来自其他平台的难民。 我为我们的团队处理空前增长的方式感到自豪,因为 Telegram 继续为我们的绝大多数用户完美地工作。 也就是说,美洲的一些用户可能会遇到比平时更慢的速度,因为来自这些大陆的数百万用户同时急于注册 Telegram。」

t.me/durov/170

「“我俩都是本科毕业,你会允许自己的孩子以后只能上职校吗”

我说“学一个技术,练精了成个高级技工,也很稳定啊”

“如果是个女儿,你会放心让她上职校吗”

我沉默了。。。」

zhihu.com/answer/2151601264

「我只确信一点的是,王菲做任何事,姿态看上去都是轻松的,而现在,她轻轻松松地唱着红歌,从最酷的亚洲天后向内转身,成为一名影视歌曲专业户和晚会歌手,就像她年轻时在中国大陆最红的李谷一或者毛阿敏那样的歌手。她就是从那个起点出发的,曾经她走出过很远很远,现在她又走回去了。

14岁那年在央视舞台上唱着歌的时候,她所想象的未来,应该就是50岁后现在的这般模样吧。而中间那些旁逸斜出惊世骇俗,也许都只是镜花水月的一场梦。」

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不过,与其说王菲需要唱红歌,倒不如说红歌需要王菲这样的人来唱。事到如今,要在华语乐坛找到一个地位够高、知名度够响亮、影响力够深远,能够辐射各个年龄各个地域各个阶层的听众,愿意去唱红歌,唱了又能让人听进去的歌手,除了王菲,还能有谁呢?

......

王菲曾经有句名言,“现在我最大的烦恼就是太红了”。二十多年之后,有人对这话作出新的解读:王菲现在最大的烦恼还是太红了,只不过此“红”非彼“红”。」

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王(岐山)说自己知道很多红色家族实际上是很保守的,他们(像我之前说的)容忍他们这些民间商人仅仅是因为他们能够暂时的帮助红色江山不破产。实际上大量的红色贵族(或者说买办阶层)都是这么想的,尽管他们看起来亲西方。」

reddit.com/r/real_China_irl/co

「听闻这位父亲的自制药经历后,张继春也感慨:“他能做到这一步,可以说是奇迹了”。与此同时,她同样反复强调,这种方法,可以理解,却不合规。」

(诶,你要是说:“这种方法,不合规,我却能理解。”)

( 该多好啊。)

archive.is/qwerb

「小灏洋2岁时,徐伟带他到北京的医院复查,很发愁地问医生,“我的儿子只会笑,也没体验到太大的改善。”

不料被医生反问,”你还要怎么样?在我一年前看来,你孩子今天根本不可能像现在这样,还会笑还会动。”」

(这个医生....我觉得他那句未说出的话几乎就是:差不多得了。)

(做个人。)

archive.is/qwerb

(FK,血压一下子就上来了)

「妻子的直观感受是,如果那么简单,怎么会没有公司愿意做?(有没有脑子,一个公司做某事的理由就是看它简单不简单???)

一年多前,徐伟第一次在病友群提出自制药的想法时,被同病相怜的家长毫不留情地驳斥,“这是有法律风险的。”一向严厉的父亲讲话更伤人,“你以为自己是科学家吗?”“我赌你做不出来。”」

(看这些毫无怜悯之心的家长,自己的孩子也得了这病啊。 我甚至怀疑这些家长看到有父亲愿意为孩子做这种事情,而他们自己却做不出来,因此心生怨恨。)

archive.is/qwerb

「如果宠物检测新冠阳性,现有的证据显示其实并不需要难过,因为在目前确诊阳性的猫狗中,一些宠物完全没有症状,有症状的也很轻微,完全可以在家自愈,没有猫狗因为感染新冠死亡。

......

该研究还发现,人类与宠物狗相处的时间并不影响狗染疫的机率。最后表示,目前的传染途径只有人传给宠物,还未出现宠物传给人的案例。」

(没有对比没有差距。)

尽管如此,但中国那些人是不跟你讲道理的,你跟他说“没有证据表明”,“低风险”。

他肯定反驳说:“出了事谁负责?你负责的起吗?没有证据表明传染,也没有证据表明不传染啊。我们依法办事。”

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一篇阿里巴巴员工在阿里内网发布的离职感言流传网络。

总结一下就是:高P男盗女娼,中P双面跪舔,小P无脑粉红。(P1~12:职级)

高P们男盗女娼,就是字面意思。每个副总裁都是一个土皇帝,有钱有地,有权有人。那怎样才能把这些什么都不缺的军阀们放在一起不打起来呢,嘿嘿,只有靠最原始的人性了。在生殖系统上给“组织”上交把柄,才算是完成了投名状。

当然,男盗女娼是高P们的本职工作,犯个小错,确保入圈,皆大欢喜。」

williamlong.info/archives/6570

「我无法想象两个绝非富豪的成年人会在大城市被黑社会绑票,那种想象既缺乏逻辑基础也是对中国公安干警治安能力的贬低。且不说那遍布大街小巷以及所有公共空间的摄像头岂不白装了?

......

我唯一能确定的是:失联的雪琴是难能可贵的佼佼者。我会时时牵挂着她,期盼着她的平安归来。」

......

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在不正常的情况下,自18年元旦起各地青年女性自发的一波又一波的公开举报被维稳部门视为社会不安定因素,并企图定义为是“海外敌对势力”煽动起来的。这种认知不仅暴露了权势男性对当今青年女性困境的无知和漠视,也折射出崇洋媚外的心态,似乎中国女人是不具有能动性来伸张正义争取自己的权益的,若有什么维护平等权益的行动则必定是外人挑唆操纵的结果。这种莫须有的“阶级斗争”思维模式开始把积极参与维护妇女权益活动的女权人士纳入维稳对象。很快雪琴就因为她在反性骚扰活动中的重要作用被频频“喝茶”,家人也经常被骚扰。但雪琴是那种“身正不怕影子斜”的人,她不会因为外界或官方对她的污名或压力而改变自己坚守的正义感和责任感。她忠于自己作为一个记者的职业道德和操守,继续写出一篇篇往往不被主流许可的调查报告或人物专访。终于她对香港反送中大规模活动的实地报道触犯天条,在2019年10月被广州公安局以“寻事滋事”罪名拘留,于2020年1月被释放。」

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当今社会制造了大量的“精英”却容不得佼佼者,因为后者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和言行一致的行动力。后者是在草根在各自的社会位置上在每日实践中为了无权势的小人物的尊严和权利不顾艰难险阻地努力着的人群,ta们一般不为公众所知。雪琴因为是记者,她那有话语权的职业使她引起同行的关注。 她一系列杰出的调查报告为她赢得了2019年和2020年国内的优秀媒体人奖,2021年又获得了两项国际大奖:国际特赦颁发的人权新闻奖,和亚洲出版社颁发的卓越新闻奖。在正常的情况下,雪琴应该被看作是“为国争光”的优秀记者。」

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后来我了解到记者黄雪琴与罗茜茜联手,事先做了大量严谨的调查核实工作,才形成我们后来看到的证据确凿资料翔实丰富的调查报告。这个重大热点新闻事件与这位记者的参与密不可分。后来有机会见到她,发现这是一位才华出众思维敏捷正义感和公民责任感极强的记者,是当今社会里的佼佼者。我特意用“佼佼者”来形容雪琴,为了区别于“精英”这个折射着附庸权贵攀附金钱意像的词。」

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有点好笑。

「找反贼的游戏也容易翻车。某网友上来就抱怨这里封禁敏感词,邀请我换个地方畅所欲言。我心想哟这人挺上道,慷慨加 Line。结果对方发来彩票链接,原来是怕触发诈骗相关敏感词。」

theinitium.com/article/2021092

「“从小到大,周围的人都在跟我灌输,妈妈不容易,外公外婆不容易。等你长大了,你要好好报答他们。”

正式工作后,她迫不及待地为家人购置高档用品,带他们出入高级餐厅,“不用我妈花钱,每次在外吃饭,都是我来。”同时,她的消费欲望也在膨胀。

有段时间,她的早餐就是一杯星巴克的咖啡。一个月里,光喝咖啡的钱就接近工资的一半。

“然后下班冲到健身房,签字的一瞬间感到自己老厉害了。销售人员冲你姐长姐短的,你会有一种众星捧月的感觉。”

小颖在分期乐上的一万元额度早已用完。为免逾期,她开始在其他平台上借款,“大多已记不清名字了,只要还款就卸载这款App。”」

theinitium.com/article/2021092

「只有一个案例是例外。

“那个催收对象是个女人。我们通话4小时,实属罕见。我是通过她办理信用卡留下的QQ号找到了她,她在电话那边哭泣,说丈夫因为负债与她离婚,她还带着两个孩子。欠银行的钱还是次要的,她还背负了高利贷。为了躲债,他们搬到谁也不认识的地方,可她已连孩子的生活费都拿不出来了。她求我报警,她要带着孩子自杀。你想想,她能与不认识的催收员哭诉这么久,除了劝她,你根本就没法提还钱的事。”越说下去,D先生越感到生活说不清楚,就像“自己沦为负债者,也不能怨天尤人。”」

theinitium.com/article/2021092

Show older
Mastodon

Server run by the main developers of the project 🐘 It is not focused on any particular niche interest - everyone is welcome as long as you follow our code of condu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