粒奶台 boosted

RT @yipchingshun: 在別國的領土和紀念像上宣示自己的政治理想是極不尊重,討人厭的行為。若果當地人有共識自發聲援,那另一回事。下圖情況明顯不是。

在日本人眼中,這跟醉酒佬郭紹傑,和嚴敏華在靖國神社放火一樣,都是犯罪。停手吧,偽獨派,你正陷你手足的不義。

原文︰t.co/Zl2umbAb5w t.co/10jLzAXcb6

粒奶台 boosted

其實外國超市超多 ready to bake/cook/microwave 食材,平靚正,除非手殘同腦殘,否則真係唔明有乜好擔心 :psyduck:

粒奶台 boosted

係時候學下點燒人糧倉。

689無野好,唯獨教識左我地狙擊廣告商呢招,只要你人多,你唔駛真係去,你開個post開個event話有幾千人去「圍觀」佢,佢都即刻淆底。

marketing人都係搵飯食,都唔想爆鑊。如果一搵親CCTVB搞活動,就等於爆鑊,仲隨時搞到上頭條,就算我肯,risk and compliance 都唔會肯俾佢做。

你截佢財源,好過圍佢十日。而最絕嘅係,大家練成be water 呢招之後,神出鬼沒佢地根本無辦法預測,佢地為左避險,只能龜縮。你出一個post,佢就冇一單生意。

粒奶台 boosted

@bluephoenix @onejpg @barronbig

我最近都時常諗起,當日有人話退出社運,交個戰場出黎。

然後,我哋就見到今次嘅進步。:blobcatcoffee:

粒奶台 boosted

記者採訪示威者妹妹為什麼要回立法會,妹妹的回答讓專業的記者也哭了出來。

生死關頭,有一班人卻選擇回頭衝入去救返死守義士。

指責示威者是內鬼、腦中只想着返工的賤民,你們應當感到羞愧。

現實世界很多人問我六月發生的事有咩感想,我只有講d「你呀媽係女人」的道理就算。
事實上,本人還在浸淫住六月頭在日本睇live的快感和計算緊下個月如何砌zen2新機,無謂比d人渣影響自己心情啦。

粒奶台 boosted

做實事嘅人,係唔會出聲嘅。

啲政黨KOL、咩前線老兵叫人做嘢?欠你咩!成班不學無術,點解唔係自己落手落腳去做實際嘢?今次啲人真係落手落腳去做,然後搵人幫手。

係時候醒下,唔好成日扮激叫人做而自己唔做,次次『今天我』、投下票、捐下錢就以為自己買咗贖罪券有份參與。

粒奶台 boosted

當商業電台不斷製造宣傳話叫人7月2號之前登記做選民選自己聲音入議會,講到好鬼死正義為民請命嘅時候,其實又有幾多人知道呢個係政府選舉事務處俾錢落嘅廣告呢?

政府心諗:「你班人開始諗起選舉為左爭議席就會鬼打鬼啦!我設計比例代表制時一早就計好你地啦!呢招秘密武器我用咁多年都work,嘿嘿嘿。」

抗爭係壓迫政府,選舉係比政府用制度玩,唔信你睇咁多年議會發生咩事,佢想場波返佢主場打。更加唔好講每四年灌 20 萬新移民比你。🤡

粒奶台 boosted

建制派漏咗口風係可以再推㗎啦,其實一定會二讀。點解啲人以為政府真係會縮?你知佢性格㗎?點解好似發現新大陸咁?

粒奶台 boosted

成場反逃犯條例事件入面,最令人嘔心嘅除咗班政工作者,就係電台班 DJ。

612打嘅當日,成班仲响度宣傳大灣區、返大陸有乜好玩、鬧年輕人淨係識網上欺凌。到第二日就個個扮哂哭喪咁話支持年輕人,喊哂咁話「講香港人話」。隔一排到今日,就返轉頭話中國5G好勁,年輕人唔應該配合美國歧視中國。

神又係你,鬼又係你,個種冇腰骨真係大開眼界。

粒奶台 boosted

RT @gyuzan: ハレ晴レ歌唱を終えたSOS団挨拶
「涼宮ハルヒ役の平野綾です」
「長門有希役の茅原実里です」
「朝比奈みくる役の後藤邑子です」
「古泉一樹役の小野大輔です」
「当時T○AのDVD持ってた人!俺もです。キョン役杉田智和です」 t.co/zLHLgwEFWF

粒奶台 boosted

死亡不可怕,可怕的是死得毫無價值。

自殺式炸彈襲擊聽得多,卻從來未聽說過行軍打仗的時候,可以用自毀的方式感動敵人。

留有用之軀,要死都要攬住敵人一齊死,這樣的犧牲才有價值。

是的,我很冷血。在這個紛亂的時候,不冷血又能怎樣呢?難道熱血就可以救世?

有位移民幾年冇聯絡,以前一齊經過雨革的黃絲,突然搵我話我今日你應該有去吧,叫我小心d。
我沒回佢,見住好多牛鬼蛇神在fb走哂出黎,想回一句「比人欺騙了太多次,我累了,呢d野留比後生啦,我精神上支持」。

粒奶台 boosted

昨日日本學生社運團體「SEALDs(シールズ)」前成員 元山仁士郎於東京發起兩階段的集會,聲援香港的反送中運動。

下午5時30分,大約有300名市民先到香港駐東京經濟貿易辦事處集會,手持「捍衛香港自由」、「捍衛人權」、「香港加油」等標語牌聲援香港反修例示威活動。

發起人元山先生表示「自己的事無法由自己掌控是完全不合理的,香港示威者正為此感憤慨。同樣站在自由及民主的立場上,即使很微小,我們也想為他們打氣。」、「在香港被催淚彈及橡膠子彈攻擊的人跟我們一樣都是學生。我們在這裡享有集會、言論自由,香港亦正為此而戰。」

晚上9時,參與人士移師到澀谷車站忠犬像前集會。據神奈川新聞報道,這次集會大約有2500人參與。集會期間亦以日語、國語及廣東話呼喊「香港加油」。

有日本網民於5ch論壇表示完全不能理解,因為發起人元山仁士郎是「SEALDs」前成員,而「SEALDs」一向是左翼團體;再加上被認為親中的朝日新聞亦有報道是次集會。有網民嘲笑「笨蛋左翼」、「大概搞不清狀況」、「這些傢伙在幹甚麼啊?」,亦有網民認為這是好事,能團結不同派別力量聲援香港。

粒奶台 boosted

拒絕上街的原因相當簡單,就是不想浪費心血。

由西方國家公開介入「送中條例」開始,即便要犧牲香港,中共也不會向世界讓步。喜歡也好,不喜歡也罷,大國博弈沒有弱者說話的份,這是鐵一般的政治現實。

本來想 po 去睇 live 的相,屌
成個 wall 慘不忍睹

粒奶台 boosted

每個人都擁有選擇自主嘅權利,但同時別人也可以擁有不同的聲音和譴責別人的權利。

當你擁有選擇自主時,記住自己揀自己承擔返,因為你的選擇,就會讓不同立場不同意見的人產生不同的感覺,無論被罵定撐,這就是你需要面對的社會責任,人不是三歲屁孩,甚麼都搬「自主」兩隻字就以為大晒,別忘記你也是社會的一份子,也有作為人應有的態度。

不然那些隨處大小便的人,也只是身體自主,為何會讓不同地區的人都討厭呢?那就是因為自主之後,還得符合法律、符合道德,才能稱為人呀!

Show older
Mastodon

The original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