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newer

你给微信 hack 奇妙的插件,他给 Apple 开发虚幻的引擎,我心安理得地用着专有的软件:我们都有光明的未来。

RT @Mac9527@twitter.com

微信小助手终章。

🐦🔗: twitter.com/Mac9527/status/143

【解密百度追踪脚本 abclite-2020-s.js】

dlswbr.baidu.com/heicha/mw/abc
这个追踪脚本被百度的多个服务所使用,如:百度百科、百度贴吧、百家号等。

今天花费了一些时间,对该追踪脚本进行一个系统的分析。
发现百度不仅搜集设备平台、浏览器名称、浏览器版本等基本信息。
还搜集CPU核心数、canvas指纹、设备屏幕宽高、浏览器安装的插件情况等进一步的信息。
最让我惊讶的,百度还通过 DeviceMotionEvent 事件监控用户设备的运动情况。

此外,该脚本还对检测了是否存在广告屏蔽器,eval函数是否被hook、脚本自身是否被修改或格式化。
对于 phantom、nightmare、Selenium、puppeteer 等常见的自动化浏览器该脚本也进行了检测。

最终将上述收集到的信息 AES 加密后上传至百度服务器。

解密后的脚本在这里:gist.github.com/yingziwu/6e16c

最后,也是最为重要的,常见的广告屏蔽规则中并没屏蔽该脚本。
如下图便是uBlock 默认订阅集外加 CHN: AdGuard Chinese (中文) 订阅集下,访问 baike.baidu.com/ 时的请求情况。
可以看出,该脚本并没有被屏蔽规则屏蔽。

#百度 #隐私安全 #浏览器

RT @update4weekly@twitter.com

小米开始系统封锁那些在古巴、伊朗、叙利亚、朝鲜、苏丹或克里米亚等地激活的 MIUI 手机。

这一改变在过去几周开始集中出现:当手机在被带到上述区域之后,几天内手机就会被锁定无法使用。

🔗xda-developers.com/xiaomi-bloc

🐦🔗: twitter.com/update4weekly/stat

而且中文下 VSC 的 Jupyter Notebook 等宽字体没法改,会 fallback 到宋体上🤧

Show thread

我发现软件界面用英文有奇妙的好处:一是 UI 部分可以和中文的内容分得清楚,就算不提同字号下文字大小的原因,看起来也很清爽,有助于专注;二是相对陌生(irl 不频繁使用)但看得懂的语言没有现实的压力感。
(其实是因为我用中文的 VS Code 心情十分压抑,而英文就很轻松愉快才发现的…)

看那篇《父亲与自杀的少年》 

小孩自杀了,大人认为是动漫不好,网络不好,小孩加了邪恶的qq群,接触到了不怀好意的人……在朋友圈发“家长要多查查孩子的手机”

另外一边,小孩自杀前和朋友求助,朋友的安慰是,“我们马上就要长大了,马上就能离开他们了,你以后想去哪个城市?他说想去上海。她说你在上海买套房子,我去看你——路还长着呢。”

RT @2Lmwx@twitter.com

不忍卒读的小镇做题伤痕文学,描写的虽是作者具体的经历,却很容易从满满的细节中找到类似的体会;最后结果虽不甚满意,却已远好于那些文中道听途说而下落不明魔怔了的同学;看似是控诉造成伤痕的扭曲环境,却只剩下了对自我的爱与恨与感叹。未转头时皆梦,谁又能忘记青春时作为一般做题家时的痛苦呢?

🐦🔗: twitter.com/2Lmwx/status/14358

RT @Huaiyin8964_@twitter.com

和衡水中學在一起兩千多天後的你不是小鎮做題家,不是書讀死了的書呆子,是一個認真端詳過去的自己與痛苦的普通人。端詳的目光還有些疏離陌生,就如同數年後的你重新打量此刻的自己一樣。

我在聽。

🐦🔗: twitter.com/Huaiyin8964_/statu

RT @Huaiyin8964_@twitter.com

皇之地荒置的。在我自己悟到這一點之前,沒有人說過「普通的人生也不錯」,甚至中文語境中的「慢慢來」與英文的take your time都不是一個意思。我們需要這樣的時間,按照自己的步調梳洗整理,進食娛樂。衡水教室裡的「動物臭」之於我有種叫人毛骨悚然的蠻荒氣息,那個情境裡太多定義已經被預先下好了,

🐦🔗: twitter.com/Huaiyin8964_/statu

RT @Huaiyin8964_@twitter.com

我不願再傲慢地重複「痛苦就是痛苦,任何間歇出現的、轉瞬即逝的真摯都無法justify其中萬一」這樣的廢話,如果那些真實的快樂能為「從前的日子沒有白費」提供旁證,那也不錯,至少可以不用耽於往事了。
人要花很久才能從被分數和意義綁架的青春期抽離,並且意識到人生就是要被荒廢的、時間是可以被堂而

🐦🔗: twitter.com/Huaiyin8964_/statu

RT @Huaiyin8964_@twitter.com

mp.weixin.qq.com/s/xJw7gmhw9Pj
我好像總能在別人破碎的過程中找到很多熟悉的印記。分數面前不值一提的自由和體面,甚至記憶在日復一日的碾壓之下選擇性地留下高光時刻的自我保護機制——作者平靜地提起這些,我沈默多時的驚恐再次被激起,在胸腔中不停翻滾。
在衡水中學面前,我經歷過的事情不值一提。但說過

🐦🔗: twitter.com/Huaiyin8964_/statu

不忍卒读的小镇做题伤痕文学,描写的虽是作者具体的经历,却很容易从满满的细节中找到类似的体会;最后结果虽不甚满意,却已远好于那些文中道听途说而下落不明魔怔了的同学;看似是控诉造成伤痕的扭曲环境,却只剩下了对自我的爱与恨与感叹。未转头时皆梦,谁又能忘记青春时作为一般做题家时的痛苦呢?

Show thread
呜呜 Mafumafu 都女装出街了,黄鼠还在敲着键盘玩泥巴。
Show older
Mastodon

Server run by the main developers of the project 🐘 It is not focused on any particular niche interest - everyone is welcome as long as you follow our code of condu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