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看到有人吐槽配偶不让她们干这干那 觉得她们矫情/公主病/上智商税 我都只有一句话想说:快跑。 真正爱你的人会觉得将这个世界捧在你眼前仍嫌不够。

绿衣 boosted

昨晚听了象友推荐this American life关于香港革命的那一集,印象最深刻是一名40岁在美国生活了12年的财经人士变蓝(从支持示威到支持港府的改变)的过程。他说他的改变是因为看到示威者破坏香港,他说本来觉得应该珍惜还剩下比内地人好很多的自由,但看到示威者的破坏,为了阻止他们,我宁愿这些自由都不要。

这恰恰是我对生活的观察,中国人对安全/稳定的心理需求大大多于对自由的需求。原因不明,但我老实觉得和我们的自少就被灌输唯物主义有关,我们没有学习去接受那些bigger than ourselves的东西。

所以那个因为街道被破坏垃圾多一点就说要放弃自由的先生,自由对他意义其实不大,这些人无法明白那些自焚抗议失去宗教自由一百多个藏传佛教僧人,就如很多中国留学生面对铺天盖地关于新疆集中营的报道也丝毫不痛心,因为他们不知道那些bigger than you东西,那些看不到的东西的重要性。

就如podcast中22岁示威者敏锐地观察,内地人只想活着,我想要更多。

宗教是中共第一眼中钉,因为这个东西all about bigger than youself,中共想要的人民是实际自私不顾他人的功用主义者,无论什么时候有人被迫害,更多人是幸免,所以中共那些随意的法号施令只会受到受影响的人反对,而总会有人跟你说,你们是少数,牺牲你的利益为了稳定为了大多数吧。

结婚第四年了,今天第一次产生了离婚的念头。 :welp:

因为湾区癌症去世那位女士的家事,我也和家属谈论了一下我们的身后事安排。家属好像因为我不信任他而感到痛苦。与此同时,我心里觉得,你现在看到的才是三瓜俩枣...将来要是遇到了更大额的财产分配,是不是更加无法承受了....

绿衣 boosted
绿衣 boosted

看到有博主梳理了丰县那件事的热度是怎么起来的,原来第一个发视频的不是别人,而是那八个孩子中最大的孩子,大儿子想火,给他的畜生爹操一个慈祥八孩父亲的人设卖惨,后来他家成了很多网红“做慈善”打卡地,经常有“爱心人士”来拍捐东西的视频,畜生爹也趁势接了两个广告(就是之前传特别广的)那时候大家的视频里都还没有那个被锁住的女人,或没有聚焦于她,直到“徐州一修哥”那条以被锁着的女人为主要镜头的抖音出圈了。当然他也是为了流量,不然也不会假装看不见女人脖子上的铁链和锁,既不报警也不联系妇联,只给她套上衣服假惺惺问“你们的爱心都到哪里去了”,这个视频出圈带来的流量使他尝到了甜头,才有了后面另一条拍在地上住了20年的女人的抖音。整个过程中没有一个人想救出她,整个事件都是在那些人理所当然“吃”她的过程中偶然曝光的,包括小花梅的存在也是为了掩盖前一个女人“被吃”的真相才偶然曝光的。从拍视频到出通告这其中将近一个月的期间,徐州丰县方面反应相当迟钝,他们有可能没想到这件事会发酵成今天的程度,也可能觉得这根本不算什么事,就像食人族的日常暴露在世人眼前被世人指责,食人族才第一次发现原来吃人这件事上是不被世人所接受的。

绿衣 boosted

我珍爱的一个朋友在欧洲遇到了极为可爱的男朋友,她工作一天之后男朋友会给她用塑料汉语说“但我为你骄傲”,东亚家庭一辈子难以获得的认可,欧洲伴侣只需要教一下发音就可以给。我极为羡慕,决定把这句话加入我的机器老公运行程序,全天候被骄傲起来

绿衣 boosted

有一个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 因为我在国外呆的时间太长 渐行渐远 偶尔聊天也无话可说 最近更是我问的问题她都不再回答 我其实很伤心 可是也知道无可挽回

我总是不知道该如何用除了沉默之外的方式表达不满难过和委屈 不知不觉中会冷暴力别人 而我现在的伴侣克服这一个致命缺点的方式 就是展现自己的脆弱 我就立刻觉得自己真是一个欺负人的渣女 有什么话也都说得出来了

昨晚回家躺在床上睡不着 就打开insight timer听一个睡眠冥想引导的音频 平时我自己一个人听很快就能睡着 但是因为身边多了一个人 我更多的是在担心他对这个音频的想法 会不会太吵 太慢 太无聊 太奇怪?完全没法集中精神听音频 也是在这个时刻 我才明白 还是自己呆着最无拘无束 和别人在一起 不管是再怎么亲密的关系 总是要考虑他们的想法

每次听到我爸催生 我都在反思 我是不是给他们带来太多为人父母的快乐 让他们觉得生小孩是多么快乐的事?我不想生小孩 是因为我做小孩的时候没度过什么快乐的时光 而我如果把我的痛苦和他们讲 他们八成又要觉得我在责难他们不知感恩

梦到一个人掏出一块十克拉的钻石裸石给我看....

人和人之间的感情 总是充满了牵绊 控制和指责 虽然觉得爱情肤浅 但是仔细想想我曾经观察过的亲情 忍不住觉得还是爱情更简单一些....起码来去都由得你 也可能世间万事都不能有所期待 身为亲人本身有要满足亲人期待的责任 而爱情是两个陌生人 对方做一点小事就让人感动

在佛系父母组逛了一圈 感觉就是 世上有没有正常的原生家庭 感觉每个人发帖都会说起自己糟糕的原生家庭... :cwy:

我也为身为少数民族 自己却节节退让争做模范标兵 不想着为自己的族群争取利益的人感到悲哀 我知道这样说未免太刻薄 我也理解在国内的环境里 谁能不低头 可是低头也就罢了 争着舔一步步拿走权利的政府迎合大众就是另外一码事

前两天有人在高中校友国际群里问 对少数民族优惠政策(加分)的看法 几个少民校友跳出来说觉得不公平 没必要 也有几个汉族校友开始说认识的哪些少数民族家境如何优越 这种优惠政策对普通汉族家庭如何不公平 有人说了这种优惠政策对偏远牧民家庭的重要性 又有人跳出来说蒙授考汉授本身就占了多少便宜之类(??like excuse me??) 还有人连发数条酸黑人在美国因为政治正确的环境多么”占便宜“的例子 言下之意就是少数民族是中国的黑人 给他们优惠真是天大的不公平 我看完这些对话 想了几秒要不要支教 最后还是决定算了直接退群 这也不是第一次听这些人发表种族主义言论了 基本上提到非裔和印度裔就是一些刻板印象和酸人家因为”打diversity牌“混得好的话 你在海外也是少数族裔 你怎么不上啊???

我们已经分开好多年了 似乎过去的每一天没有哪一天是没有想起过他的 虽然可能只是几秒一个fleeting thought 但是也是每天都有想起的时候

想起十五岁的时候过生日和朋友一起去吃火锅 火锅店里放着飞儿乐队的歌 吃完之后朋友送我回家 那个时候我对人生和爱情还有很多很多幻想

Show older
Mastodon

The original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