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它们想要牺牲谁,它们就赞美谁。

从这个心理层面上说,他们都是瓶子微妙的精神分身。再看“众志成城”这四个字,没有比它更恐怖的了

Show thread

你说瓶子没吃过苦吗?但他的解决方式是读毛选,变得比红更红。我不理解。我想理解,就像我想理解讨饭的我爷,和被抄了家,被从几进几出的院子里赶出来的姥爷,加入党,赞美党,还做了儿女亲家,坐到一起时到底能不能说到一起去。

Show thread

但按照史宗瀚的说法,没能当成红卫兵反而救了他,因为在日后的升迁中,那些“老一辈革命前辈们”抵制干过红卫兵的太子党

Show thread

蛮有意思的。
姐姐被迫害到自杀;亲生母亲在雨夜将自己拒之门外还举报;下放到山区不会干活,偷懒被看不起;参加红卫兵都没有资格因为是“黑帮子女”

Show thread

《经济学人》黄淑琳的瓶子专场更新了,可以听一听
economist.com/theprincepod

现在那个名字下面又加上了我奶的名字,没有生卒日期。她在中国封城的时候一个人死在家里,不知道过了多久才被家人发现,已经硬了。

Show thread

他死了不久,不到一年,我就远行了,问我奶要了一张他的照片,手机拍的,没什么构图,打出来,在背面写上他的名字和生卒年月,我怕我忘记他。

Show thread

他晚年跟我并不亲近。直到有一天我梦到自己在一个地道里,我爷在黑黢黢的另一头,摆手让我走,我就醒了。这个梦我记了好多年。

Show thread

⬇️想到我爷,什么都会做,我小时候的黑板,凳子,爸妈结婚的柜子,乃至于过年吃的猪皮冻。他年轻时讨了好些年饭,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缘故,吃饭很囫囵,不怎么嚼就咽,好像晚一点就吃不上了一样。后来食道癌死了

什么隐喻,什么解构,明明打得一手明牌:“长安大道中上为何修皇宫”“寻衅滋事,清零成功”……搭配原曲皇后大道东,交相辉映。如此精甚细腻,很难不令人挑两百斤麦子连赶十里山路亲自观看,亲自点赞

Show thread

CTV前几天毫无预兆地把为自己干了三十多年正处于巅峰状态的白女首席主播炒了换了个二代乌干达印裔小哥。
这位姐还被要求在事情结束之前保持沉默,出来讲话还要得体,理智。
我可去它爹的吧 :badabing:

包包一个人承担了太多骂名,好像当年不是它上来你国就会变好一样

Show thread

长安大道东也就是今年的乳包高峰不是

引蛇出洞用得过于频繁,引来的只剩蛆了不是。瓶子的清华博士固然令人啼笑皆非,但拿个表演博士算实至名归吧?

网友锐评中国人和ccp的关系,“不就国女和男的关系么”

听了新一期的不明白,跟自己的感觉差不多。国际冲突只有在皇帝的大权岌岌可危时才是它孤注一掷的最终手段。现在的情况是刚好相反,墙内的皇帝高枕无忧,越来越高压,反正也没人反抗。墙外则是加速切割,有没有中国日子一样过,“只要别死我家门口”。

↓我还在四川的时候,曾经遇到新疆来的汉人同事,告诫我们,不要去南疆,因为“那里乱”。ta的伯父一家,共产党饥荒年代从山东辗转逃到新疆,被给了一口饭吃,活了下来。

THC,什么艺术之神,啊?磕得我半夜爬起来写脚本 :psyduck:

女权的根本解法未必是“人”权,也许是“人”终于明白自己既不高贵,也不是什么万物之灵。

Show older
Mastodon

The original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