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觉回环表带是Apple工业设计的巅峰了。

thislight boosted

看了2014年纽约时报一篇关于人事档案的文章,不知道为什么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一种活在奥威尔小说里的感觉就是说…记录一下。 

袋子里的中国人
慕容雪村

北京——2000年夏天,一位前同事交给我一个密封的档案袋,说我们公司——一家销售汽车及机器设备的国营公司——已经破产,我应该自己把档案送到人才交流中心。人才交流中心是一个政府机构,最重要的职责之一就是管理中国公民的档案。自上世纪五十年代开始,数以亿计的中国人都有这么一个袋子,里面装着他们的秘密档案。

在人事档案制度初期,共为四类人建立了档案:为干部、学生、职工和军人。这项制度的主要目的就是控制中国公民,主要由其档案所属的“单位”来实现此项控制。 数十年来,档案在中国人的生活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工作调动、升职、入党、迁徙、分房等人生大事都离不开档案。

根据档案管理规定,我无权查看自己的档案,更不能打开这个袋子,否则就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在中国,很少有人能看到自己的袋子,只有政府和政府控制机构中的特定人士——某些党员——才有权查看,它是中国政府控制民众的秘密工具之一。和极权社会的许多秘密武器一样,人事档案系统的效用也在与日递减,“死档”、“弃档”日益增加, 不实信息比比皆是。尽管如此,人事档案依然在中国人的生活中发挥着重要作用,这些装着谎言的袋子甚至可能决定人的命运。

在那时,人才交流中心的档案管理费是每年120元(约合15美元)。我不想付这笔钱,也不在乎什么“法律责任”,回家后直接撕开了那个袋子,把袋中的每一页纸都看了一遍。

最早的文件是一份《入团志愿书》,1989年5月26日写的。当时我正在东北深山中的一个小镇上读初中,而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的青年学生正在抗议政府的腐败专制——这两件事并无关联,组织上也批准了我的入团申请。从此以后,这个袋子就变成了我的一部分,跟着我从小镇到北京,又从北京到成都,我至今难以想象,是什么样的系统和力量,才可以让这个袋子走过几千公里的路程,走过大半个中国,而我却对它一无所知。

这个袋子中有一些谎言是我自己编的。虽然档案中的许多表格都附有《填表说明》,要求我们“必须抱着对党忠诚老实的态度,实事求是地填写本表”。但我实在算不上老实,高中毕业前填的《家庭情况调查表》,我说我的妈妈和姐姐都是党员,但她们不是,编造这种谎言的目的非常简单:家中有几个党员总不是什么坏事吧?在奖惩一栏中,我说自己获得过征文比赛和演讲比赛的大奖,这纯属虚构。这些谎言轻易就可识破,但从来都没人找我谈过,以至于我怀疑根本就没人认真翻阅过我的档案。

还有一些谎言是老师和同学帮我编的。在课堂上,我的老师都教导我们要爱共产党、爱中国政府,但作为成年人,他们知道这些评语将伴随我的终生,所以在私下里,他们也会为了自己的学生的未来,尽其可能地为我说好话,甚至还要冒一点小小的风险。

在《学年评语表》的“担任工作”一栏中,我高中的老师说我曾担任共青团的组织委员、宣传委员,以及某所小学的课外辅导员,这些我都没干过,我甚至不知道有那么一所小学。其实我当时并不是一个乖孩子,虽然成绩不错,但经常旷课,常常跟同学打架。

在《社会实践活动登记表》中,我的老师们说我曾参加学校的军训,还在1991年的春节去慰问过军烈属——这是共产中国最经典的好人好事——这些事我一件都没做过。

中国政府的档案制度绝对谈不上善良,但从我的档案中,还是可以看到中国人温暖和友善的心。比如我的老师们对我言过其实的褒奖我,但在另外一些时候,因为其随意、模糊以及信息不透明,来自他人的评语常常有可能变得险恶,甚至毁掉人的一生。

我的一位初中同学曾经因人事档案而遭受挫折,他是一位国企员工,1998年想谋求更高的职位,口试、笔试的成绩都很优秀,但最后还是失败了。他反复找领导追问原因,领导告诉他:其实我对你也很满意,但你的档案实在太难看了。他至今不知道自己的档案中写了些什么,但显而易见,他的袋子已经成了他人生中难以背负的负担。

汤国基的故事更加伤感。80年代早期,他是湖南益阳师专的一名学生,在就读期间,他曾致信媒体和政府,批评自己的老师及系领导。从1983年毕业后的20年中,虽然他才华出众,却一直找不到一份正式的工作,有些单位本来打算录用他,却总是一次次变卦,当地流传着他患有精神病的传言。直到2003年,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汤国基才知道原来这二十年的霉运都缘自其档案险恶的评价,一位老师这样写道:“(汤国基)有严重的神经官能症,不宜担任教学工作。”

……

好魔幻的存在啊,档案这种东西。自己无法接触到的自己的一生,“绝对真实”的、作为“历史”被记录下来的一生……

查了一下,慕容雪村2014年还因为在自己家里纪念六四而被拘留过 :0080:

买了个那种可以感应动作的小夜灯粘在衣柜里面。一挥手灯就亮真的很方便,拼多多买的不到7块钱,反正看个亮也用不着什么显色指数啥的。

突然想起很想吃月饼但是中秋没吃到几个的事实(我家里前几年就没囤月饼的习惯了),赶紧下了一单便宜月饼😆中秋刚过没多久还有一些在卖。

和士官长神交已久(划掉),一直想玩一玩《光环》。今天趁打折入手了《光环:致远星》的重制版,等有时间了试试。

「生死狂奔」:甘肅超級馬拉松致21名選手死亡始末|端 x 華爾街日報|廣場|端傳媒 Initium Media theinitium.com/article/2021101

……

今天早上一起床,看见之前发的PR被merge了,高兴之余突然背后一股凉意:会不会被后人骂屎山……😂

thislight boosted

因为工作的关系更多看诺奖科学方面的奖项,刚刚点开邮件看到诺贝尔和平奖,突然眼泪就下来了 

其中一个和平奖颁给了俄罗斯的记者穆拉托夫,是俄罗斯独立报纸《新报》的主编,他想把这个奖项给自己的6名同事分享,而这些同事都已经被暗杀了。其中一个报道车臣战争的女性记者,在普京生日这天被枪杀。

俄罗斯控制言论很有手段,甚至把《新报》当成展现民主的工具:你看我们有言论自由呢,他们在批评政府啊。而这些报纸的记者和编辑们,都命悬一线。

克里姆林宫知道了这个消息之后迅速祝贺穆拉托夫获奖,毫不忸怩。

穆拉托夫还引用了苏联作者、诗人Alexander Tvardovsky的一首关于“幸存者内疚”的诗:

I know that it’s not my fault 我知道那不是我的错
That others did not return from the war 那些没能从战争中活着回来的其他人

That’s not the point, 那不是问题所在
but still, but still, but still… 但还是,但还是,但还是……

看到这里我心都碎了。

**来源:方可成的新闻实验室

thislight boosted

莆田的村民,记下那么多电话,艰难地发了一条小小的微博。他还救过海豚。被逼走投无路要去杀人。这个人不可以算是他杀的,应该算在每一个踢皮球的部门身上,算在这个可怕的系统身上……。我们当做惊悚窒息的新闻,学姐听了沉默很久,也讲了她真实见过的村霸,和她家一处开在村庄里的加油站是邻居,想要无理由讹取她家的加油站,拉锯许久,各种办法都被对方搅乱。最后村霸家有其他仇人,趁他家睡着冲进去,把人乱刀砍成重伤,修养几个月,最终还是死了。她父亲最终趁着对方死掉,花钱解决了事情……。也不知道是什么仇恨,伤人者跑了,不知踪影。不知道是不是又是一个这样的故事………。学姐想了好久还是掉了眼泪,说人间这样的事怎么这么多。

好水一篇文章😆
《Rubicon's Rubicon的RSS订阅功能介绍和技术细节》rubicon.lightstands.xyz/2021/1

把以前写的一些诗整理了一下放到了博客上。
《无言集(2019)》rubicon.lightstands.xyz/2021/1
《随想集(2020 & 2021)》rubicon.lightstands.xyz/2021/1

另外我还给博客加了RSS订阅。不仅支持整站订阅,还支持按现有标签/目录订阅。晚点水一篇文章介绍一下 :blobwizard:

【限額免費讀】中國職校學生的困境:不得已的選擇,「混日子」的學習,看不清的出路|中國教育專題|大陸|深度|端傳媒 Initium Media theinitium.com/article/2021101

“大型幼儿园”这个描述真的很符合我心目中定义的职校……

去了New Vegas一趟,我的英语口语竟然有点提升😂(不是指现实中,是游戏Fallout:New Vegas啦(怎么感觉我每天都在卖安利

thislight boosted

正面鸟

在侵袭德州加尔维斯顿岛的寒流中,这只东部褐鹈鹕用翅膀盖住自己取暖,模样很像嘉年华游行的表演者。为了拍下它的正面照,我需小心拿捏相机设定,用手动对焦,好清楚拍到它的眼睛,也透过调整光圈大小来捕捉羽毛的纹理细节。Photograph by Irene Amiet

Show thread
thislight boosted
thislight boosted

广西钦州早在劳工转移计划之前就设有针对维吾尔人的监视系统。根据路透社看到2018年6月的一份采购文件,当地警方购买了一套430万元人民币(67万美元)的系统,用于建立「高危」人员黑名单,这些人包括「恐怖分子、新疆人和精神病人」。
dw.com/zh/%E5%AA%92%E4%BD%93%E

thislight boosted

我们村有个去了朝鲜的老人,他说根本不是打仗,人都看不到,炸弹满天飞。早上出去的人,晚上就回不来了。最后他被派出去了,拿着鞋子做杯珓(就是占卜用)给自己算命,想知道自己能不能活下来。他说山都被炸平了,还有尿裤子的人。他的这些话,对我爸来说,当然是懦夫怕死的行为,我爸曾说,如果是他的话,肯定会杀个人立个功回来光宗耀祖。
现在想来,也是哦。他在朝鲜战场上所遇到的真实体验和看法,对于那些被洗脑的人来说,怎么不被人嘲笑呢。不都是董成瑞、邱少云之类的故事吗?怎么会是他躲在战壕里瑟瑟发抖投掷鞋子占卜自己生死的胆小鼠辈呢?
他家的房子在村子的最后面,僻静、孤立,让人看不起,就这样窝窝囊囊活了一辈子。他的子女好像没在村子里,我也不知道具体原因。

thislight boosted
thislight boosted
thislight boosted

【解密百度追踪脚本 abclite-2020-s.js】

dlswbr.baidu.com/heicha/mw/abc
这个追踪脚本被百度的多个服务所使用,如:百度百科、百度贴吧、百家号等。

今天花费了一些时间,对该追踪脚本进行一个系统的分析。
发现百度不仅搜集设备平台、浏览器名称、浏览器版本等基本信息。
还搜集CPU核心数、canvas指纹、设备屏幕宽高、浏览器安装的插件情况等进一步的信息。
最让我惊讶的,百度还通过 DeviceMotionEvent 事件监控用户设备的运动情况。

此外,该脚本还对检测了是否存在广告屏蔽器,eval函数是否被hook、脚本自身是否被修改或格式化。
对于 phantom、nightmare、Selenium、puppeteer 等常见的自动化浏览器该脚本也进行了检测。

最终将上述收集到的信息 AES 加密后上传至百度服务器。

解密后的脚本在这里:gist.github.com/yingziwu/6e16c

最后,也是最为重要的,常见的广告屏蔽规则中并没屏蔽该脚本。
如下图便是uBlock 默认订阅集外加 CHN: AdGuard Chinese (中文) 订阅集下,访问 baike.baidu.com/ 时的请求情况。
可以看出,该脚本并没有被屏蔽规则屏蔽。

#百度 #隐私安全 #浏览器

Show older
Mastodon

Server run by the main developers of the project 🐘 It is not focused on any particular niche interest - everyone is welcome as long as you follow our code of condu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