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newer
thislight boosted
thislight boosted

为什么更弱势的,贫穷的,得到更少教育资源的群体会做事没风度,讲话大声甚至不讲道理?因为长期被人看轻,糊弄,敷衍,甚至被threat。

温柔可能也是一种特权吧。没进入一个人的个人历史前,不要随随便便要求别人温和。

thislight boosted

@Komm 抄送给你我和朋友的聊天记录。

最近发明了一种解决问题的方法感觉超棒:把想解决的问题写成带主谓宾的完整句子,根据句子成分,分别解决。

es. 我讨厌下雨天。

我/讨厌/下雨天

解决我——抑郁症患者常见想法,虽然一劳永逸但是并非最佳方案。

解决下雨天——搬去不怎么下雨的地方,可以是可以但是挺麻烦的,不够经济。

解决讨厌——讨厌的原因是什么?是鞋子进水和裤腿受潮的糟糕感受,是闷热潮湿的糟糕感受。

所以最经济实惠的解决方案是买双好点的鞋子/干脆穿凉鞋,穿长裤卷裤腿/干脆穿中裤,下雨天打开抽湿机/空调抽湿。最好再干点能让自己对雨天增加点好感度的事情,比如买把好看的伞。

虽然让hsp困扰的事情都来自于「敏感」,但是每个个体的敏感程度和面临的情况都不太一样,把困扰的事情写下来一件一件分析,就可以成为快乐的problem solver。

以上是自己发明的方法,目前用下来觉得超棒。我想写科普文/指南的,还没有来得及写。希望可以帮到你。

thislight boosted

照着豆瓣的菜谱做了法式蔬菜汤,简单又美味,头一次觉得「蔬菜本来的味道」是种赞美。

菜谱链接:douban.com/note/576629527/

thislight boosted

我也不是捉着盗版党喊打喊杀那种,我自己书游音软件基本脱离了但影视剧方面虽然四大流媒体都有但也没完全脱离盗版。就这种事情自己用或者给人安利也就算了,还要追着跑到人家讨论正版的地方一幅看傻子的语气反问人家“为什么要用正版”的那种就光速屏蔽了吧,I'm so confused, like what year am I in, 2001?

Telegram更新了Group Video Call,视频质量不错,不过可能是我网络慢,有点卡,而且好像它不会自动调整清晰度。语音竟然能直连,非常清晰干净,比之前的效果更好。

thislight boosted
thislight boosted

首页关于支持香港和香港人歧视大陆人的讨论很有意思。我不知道大家是怎样的,对我来说,当我支持xx人,从来不是支持XX人的所有行为,而是支持人也们当下的某种行为和诉求。

就像我支持black lives matter时,我不是支持人也打砸抢,而是支持人也们像白人一样得到尊重,我第一次去巴黎时,我同事就被一个黑人保安羞辱了,但我说black lives matter时,不是想到这些;

就像我支持lgbt时,不是支持人也们骗婚,想到的不是中国3000万同妻,而是支持人也们像异性恋一样可以光明正大的牵手走在阳光下;

likewise, 当我说和香港站在一起时,当然不能支持人也们所有的行为,我去香港时,朋友全程粤语,我就尽量讲英文,不然得到的态度就会完全不一样,我想到的不是这些,我支持的是人也们对民主和自由的诉求。

支持xx,不是支持xx的所有行为,说支持xx时,必须放在特定语境下看。

现在世界上还没有一个人让我支持人也的一切100%。

thislight boosted

Windows 11那个直接运行Android应用,我觉得比较简单的实现方法就是直接用WSL2把anbox搬上来,直接用WSLg串流画面。不过也有可能微软会动用那个传说中的技术………?
P.S. 感觉Windows 11的发布演讲节奏有点拖拉,我看着感觉好无聊🥱

肚子好难受……今天真不应该嘴馋暴食 :birdsite:

thislight boosted

奇文:《如果能去脱口秀,我想说说我过不上性生活的事》

mp.weixin.qq.com/s?__biz=MzA3M

节选:我开始希望过那种,如果我在过的过程中被偷拍了,偷拍视频放到推上,观众朋友们会羡慕我,而不是同情我,的性生活。
…… 我不想让观众朋友们怀疑我是不是遇上了真爱或灵魂伴侣,我想让观众朋友们一眼就看出我是一个多么肤浅的女的。

节选: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男的真的不在乎隐私照片和视频。这就是最大的证据,犯罪分子诱导男的录下隐私视频,用这个视频挣钱的方法竟然不是威胁敲诈男的,而是放在网上一条卖三十块钱至五十块钱。而且竟然有其他男的买。这么贵还买!
男的们组成的这个产业链令我感到叹服。

节选:我现在不再和很多针对女性问题发表迷惑言论的男性网友生气了。因为我意识到,女性对他们来说,可能是一种很抽象的概念。大哥们看着就是没有怎么跟女的说过话,确实不知道女的都是怎么回事。

thislight boosted

Common Lisp的变量作用域真的很奇妙,是一种词法作用域和动态作用域混合起来的作用域,同时集合了两个作用域的优势。这种作用域能写得出类似:

(defvar *foo* 1)
;; -> *FOO*

(defun spam () *foo*)
;; -> *SPAM*

(spam)
;; -> 1

(let ((*foo* 2)) (spam))
;; -> 2

(spam)
;; -> 1

但是函数作用域和词法作用域都没法写出来这样的代码……无需额外的technique就可以实现类似Python ContextVar上下文变量的效果。真的非常有趣,这样很多事情都变得很方便了。

thislight boosted

鉴别野爹和异见:

野爹和异见都会让人感觉到不舒服,异见应该欢迎,野爹就要踢飞,那二者的本质区别是什么呢?

野爹:我是对的你是错的,你应该按我说的来。

异见:我和你想法不同,我们一起来探讨哪个更符合真相。

所有有效的交流都必须建立在尊重的基础上,以及“我有可能错了”的认知上,否则讨论很容易变成试图说服对方,而非真的在寻求真理了。

thislight boosted

#岂好草 005

谈一点关于靖国神社的问题。靖国神社当然是个有问题的地方,因为这个地方始终沾染有军国主义的色彩,不过很多中国人也是完全不了解靖国神社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到底在祭祀什么。

靖国神社的祭祀,就如同昭和天皇所吟唱的:「为我国战斗和牺牲人们,你们的名字将在武藏野的这座神社中永存。」有两点需要注意:(1)靖国神社中是没有牌位的,只有一本《灵玺簿》,上面记载了246万6584个名字;(2)靖国神社祭祀的人不仅包括军人,也包括医护人员、学生、军属、文官、民间人士。

从这两点其实就可以看出,靖国神社祭祀的不是某种特别的人格,而是一种抽象的人格——即单独的「为国家而死亡」之理念。因此,在靖国神社中,就算《灵玺簿》上有坂本龙马这样的大人物,他也不会比名录上的其他人享有更高的地位——因为靖国神社并不是特别祭祀某个人,而是藉由对这众多亡灵的祭祀,去崇敬他们背后的那个理念。

这一点是需要注意的。而且这也足以让人理解为什么一般的民众对于靖国神社的争议很难有直观的感知——因为当他们走进靖国神社的时候,只觉得这里就是个普通的神社,而且看来看去,除了战争博物馆外,并看不到什么特别的东西。

但是如果我们要对靖国神社进行批判的话,其实靖国神社整个理念就是有问题的,因为靖国神社不对战争行为进行善恶的价值判断,仅仅从国家的角度去肯定那些亡灵的功绩,这一点导致靖国神社是无法完全摆脱军国主义的阴影的。所以说,祸根在这里就埋下了。

实际上,一开始,靖国神社方面还比较克制。1966年,当时日本厚生省将包含甲级战犯在内的祭祀名录交给时任宫司筑波藤磨,希望将其列入合祭,但是筑波谨慎地没有接受那些名字;直到1978年,时任宫司松平永芳才将28位甲级战犯中的14位加入《灵玺簿》。

此举首先就招致了昭和天皇的批评:「我曾听说,有段时期一些人提出要合祭甲级战犯,甚至包括松冈和白鸟,好在筑波对此谨慎处理。……松平的儿子怎么想的,松平强烈希望和平,我觉得儿子太不懂父亲的心了。」由此,自从1978年以后,日本天皇不再参拜靖国神社。

不过日本天皇不能干涉靖国神社的运营,因为早在1946年,按照新宪法的政教分离原则,靖国神社已经脱离了日本官方成为了独立的宗教法人,而按照宗教信仰自由原则,也不能对靖国神社予以取缔——更何况,排除战犯问题,靖国神社的祭祀理念,也不能说是不符合日本文化的。

正因为如此,靖国神社问题呈现出复杂的面貌,尤其是在被政治化之后(虽然这种政治化部分是靖国神社主动涉及的)。

拿上次买红丝绒的五折券买了那家地提拉米苏,意外地好吃xD,原本不对那家水平抱太大希望的

thislight boosted

Windows 10 running Ubuntu 21.04 running Windows 7 running Mac OS 8.5 running Windows 95

thislight boosted

沟通的时候说“我觉得”是好习惯,表达这只是我自己的个人想法。
但前提是真的知道“我觉得”就只是“我觉得”。
很多儒爹(形同儒商那种儒),哪怕句子里面加了“我觉得”三个字,意思还是“朕宣布”(有时候隐隐还透出“违者斩”)。

Show older
Mastodon

Server run by the main developers of the project 🐘 It is not focused on any particular niche interest - everyone is welcome as long as you follow our code of condu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