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这句话一个是想到秦晖老师,跟阿姨比,学问虽然扎实,但跑路诚然选错了方向。另一个是倒霉的是开源项目LibreSilicon,clean room选了HKUST。

如果总加速师是一方通行(accelerator)的话,那么超电磁炮(railgun)是谁哪?

@tlff3310 ?我确认一下,你说的无聊问题,是指你觉得截图上这些是无聊问题?还是?

考虑到小说的出版年份是2017,部分情节还是很有预见性的

Show thread

只可惜现实中的技术水平可能还没到达小说里的艺术高度,否则……

Show thread

王力雄的小说里对疾控中心的权力结构倒是想得挺细的

关于WSL2的阴谋论

也许微软对于WSL1和WSL2的营销策略有着深刻的算计,先推一款神奇的产品,具有丰富的功能但是缺陷同样明显,然后再替代成一款货架技术产品,不那么神奇但是把之前的锅比如IO性能和兼容性等等一一补齐。这种曲线救国,消费心理上让人觉得第二款竟然比第一款好很多(虽然比native还是差)反而能增加用户存留?如果直接卖虚拟机是不是就没人买账了?

感恩这一出,提醒我们,列宁格勒围城活下来的最后都好像限制利用了。是不是这种打击容易产生对组织的怀疑?

孤陋寡闻了,涡轮女士曾经自称有土著血统?

至少这个时代的粉丝是互相干架,而不是因为粉同一个人而不同派别间干架……

在粉丝战的背景下,连锁举报通过审查机制把所有海平面以上的东西都摧毁到了最低能级……这简直是一场大过滤。

每次看见微信群里各种怪力乱神的公众号和震惊体标题,就不由得想起黑五类反动学术权威被剃光头,向革命小将们跪地求饶的年代。

自己成为大数据的一部分可并不好玩;成为3-NF的一部分,则是不好玩³。

partner可以指性关系,而partnership则是业务往来。所以当年中美夫妻说其实是指战略合作伙伴?

有时候觉得,其实SCP基金会那些规矩是在讽刺《保密法》

Show more
Mastodon

Server run by the main developers of the project 🐘 It is not focused on any particular niche interest - everyone is welcome as long as you follow our code of condu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