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写文字内容时总是要斟酌再三,而且确保语句通顺便于理解没有明显语病。

主要是苦于(简体)中文环境计算机 / 编程相关资料质量偏低,无营养的内容以及破碎的语言大量充斥这个环境(不清楚其他环境的情况),而就连稍有价值的一些内容,也是那种“大概看上去好像能看明白,但认真阅读起来便发现语句不通简直无法理解”;而且口语化很严重,更别说英文词语翻译或者缩写的规范性了。

我觉得,他们好像只管怎么快速把一个东西弄出来,而不先去想一个东西该怎么做以及怎么样做得更好。体现在文字上的现象只是这的一个缩影罢了。

自己这样做,也许是由于学习编程而带来的习惯或者癖好吧,即在一定的规则下表达想要讲述的内容。

具体来说相对于技术博客,我更偏向于写成 Wiki 知识库文章的形式,想来这样更有结构、也更方便别人查阅。说来,最近好友也和我提及要用 Sphinx 来管理构建自己的博客,也许是有和我类似的一些想法吧。

总之,能用文字将自己表达清楚,对自己也有好处吧——比如可以让思维更清晰——练习练习总不是坏事。

录了一小段在写的一个demo,我就是每天晚上在各位象友隔壁练琴的邻居 :ablobdj: youtu.be/ll8jfCY97-8

#联邦宇宙中文大学 招生啦!:EveOneCat14:

social.edu.ci 是一个泛话题的 Misskey 中文社区,向所有高校学生开放注册。你可以在这里尽情分享日常生活、学术成就、学习资源,并与其他猫
:ablobcatcoffee:、机器人或人类建立联系:EveOneCat36:

:EveOneCat12: 校址 https://social.edu.ci
:EveOneCat23: 申请入学 https://join.social.edu.ci

个人感觉, 是理想的桃花源, 用来满足一些人的幻想, 就是在讽刺现实了(

Show thread

书格,一个收集并整理各个其他在线图书馆古籍扫描本的在线图书馆,其口号是「每个人都能 自由地看到我们的文明」。

在今天(5.22),迎来了自己的九周年!

对于高清电子古籍电感兴趣的可以前去参观一下,官网地址为:
new.shuge.org/
其九周年感想文章为:
new.shuge.org/jiu_sui/

鉴于最近两年国内各个云盘审查力度加大,书格被迫转向自搭下载服务器,导致其支出大大增加,希望有能力的也可以捐款一下。毕竟在国内搞完全公益项目真得太难了……

(即使不想付钱,也可以加入其基于 Resilio Sync 搭建的分布式同步网盘服务,贡献自己的带宽加快其他人的下载速度。
new.shuge.org/foryou/resilio_s

#联邦宇宙安利大会
#长毛象安利大会

@board
朋友会在5月28日(周六)在东京原宿办一个关于“丰县母亲”的艺术展,名字叫“此内容违规无法查看”。关心该事件的朋友可以去看一下。
—————————————————————————

【此内容违规无法查看】
この内容が規律に違反するため、閲覧することはできない。
This content cannot be viewed due to irregularities
5.28(Sat)
Gallery 6/Designsix Concept shop Harajuku
神宫前1-7-10 COXY176ビル 3F 302
渋谷.東京
Performing Time
16.00-16.30

About insects in house 🐝 💀 

Looks like this spider 🕷️ has consume several insects in the house

和友邻谈日语的问题,我就想到了上次谈的方言问题。

其实很多国人有一个巨大的误解——虽然这个误解只要稍加思索就会被破除——很多国人觉得中国有统一的文字,方言的差别只是发音不同而已。以至于很多人以为只要学习了方言的发音,就可以说方言了。

实际上根本不是这样。首先,语言和文字是分离的,比如说朝鲜、越南抛弃了汉字,他们的语言有变化吗?没有。很多人因为我们是中国人,我们的母语是汉语,就想当然地以为所有汉语方言都可以对应到同一个「汉语-汉字」对应的系统里面去,其实这是不对的。

实际上大家只要想一些方言词汇,想想看这些词写成汉字应该用什么字,就会发现其实二者并不对应。比如说刚才我和友邻谈的时候,友邻提到在粤语中,大家经常写「点解」(为什么),其实按照正字法应该写成「怎解」才对。

——这个例子非常好,我们可以看到很多信息:(1)粤语不像我们普通话一样说「为什么」,而说「怎解」,我们可以理解这个说法,但是如果你没学习过,肯定不会想到这个用法。粤语中有很多用法是中古汉语遗留下来的、或者是本地文化独特孕育的,因此这些词汇背后体现的是和普通话的体系差异。

(2)语言和汉字是分离的,而且分离会带来痛苦。汉字有一个特殊性:能表意。所以实际上在一种语言转写成汉字的时候,一定会出现「表音 vs 表意」的问题。「点解」就是取了「表音」、「怎解」就是取了「表意」。音义分离是很痛苦的,人们都想回避痛苦,因此实际上正字法有一种危险——随着方言环境的衰退,人们整天看着正字,最后会完全遗忘自己的方言到底是怎么说的了。

所以有些人实在把方言的处境看得过于乐观了,他们觉得好像方言就是语音的事,学会发言不就完事了吗?——其实不是这样的,方言是一种完完全全的语言,她有自己的词汇、自己的思维,背后体现的是自己的历史和自己的文化。所以方言不应该被放任死亡,方言的死亡就是历史的死亡、文化的死亡、族群的死亡。

经过 @cassolotl 的许可 [1],我翻译了伊的原帖 [2],内容是伊制作的一张解释 Mastodon 各时间轴上分别会出现哪些嘟嘟的流程图。以下是原帖的翻译:

> 几年前我做了这张流程图,解释了哪些嘟嘟会出现在哪些时间轴上!

> 通过此图,你能看到每个实例各自会有一条不同的本站时间轴,甚至还会各自会有一条略微不同的跨站时间轴——你也可以看到为什么跨站时间轴更新得比本站时间轴要快得多。

> 这也就是为什么对好的嘟嘟进行转嘟、以及使用话题标签为什么很重——联邦宇宙的本质就是碎片化且更难以搜索的。

[1]: queer.party/@cassolotl/1083194 。伊同意将流程图归于公有领域,可以随意分享。翻译的 .psd 文件在此: mega.nz/file/AR8gADpb#ci0IFRvd ,使用 GIMP 等软件可编辑。
[2]: queer.party/@cassolotl/1081950

#长毛象 #联邦宇宙 #长毛象中文使用指南 #长毛象资源分享日 #长毛象安利大会

睡前用的那一会儿 真流畅啊……

平时不知怎的就会有程序突然开始高 CPU 占用,结果就是要么反应特别迟缓,要么卡得不能动,甚至可以说没有很卡只有更卡;而且还不好解决,卡顿的时候打开任务管理器都要半天,就算知道是什么程序在作祟也不一定能解决;甚至不知道多久能恢复,有的时候就是一刹那,而有的时候可能一直都无法解决。

哎,工作效率经常受到这些问题的影响,思路动不动就会被打断……

代码托管平台 Gitee 也收紧了,先是新建仓库需要手动选择为公开(按 Gitee 的说法是“开源”),还要勾选✅三个“我承诺”;结果这才几天,公开仓库也需要登录查看了,需要提交审核才能允许匿名查看。

很难描述第一次知道兄弟城市这个中文词汇在英语里面是sister city的那种震惊

发现有些友邻所在的地方会说姐妹城市,我也表示深感震惊,因为我没有听过这个词,用的一般是兄弟城市、兄弟省份和兄弟单位、兄弟学校这些来形容关系友好

@dujiacun 绝望的不生的年轻人还是少数,互联网让你看到他们罢了,沉默的大多数还是要生的……以及,秦律告诉我们,其实越让老百姓恐惧惧怕,他们越崇拜威权越敬畏威权,甚至偶尔给一点好处便会感恩戴德产生斯德哥尔摩情节、这都是在人性范围内的,利用的也是基本盘国民性里的懦弱怕事……很多人只要镰刀不割到自己就可以冷漠下去,就算割到自己看到有人比自己更惨就能自我安慰下去

说一些离题的,最后一代这句话其实没让我有多痛快,更多的是一种悲伤,从this is my duty到our last generation,这中间我们失去了太多太多,之前生育率下降所有人都在叫好也是如此,关注的博主月神的竖琴在七普生育率刚出来那一阵说过这样一句话“生育率是喧嚣繁华之中一句很小声的真话。令人有种同归于尽的快感。”不管这个国家的谎言再多装饰得再盛世,这句真话都是无法被掩盖的。但是我很悲伤,被封小区高热无法就医的幼儿,在医院门口坐着淌血流产的孕妇,因为没有核酸结果进不去医院在被人围观在路边生产的孕妇,那些未出生、即将出生的和已经出生的孩子们,我为他们悲伤,他们的未来是什么样子的呢,他们会变成什么样的人呢,有条件的人都应跑尽跑了,这意味着这个国家正常人越来越少了,他们怎么办呢。
这些都不是our last generation可以解决的,而是this is my duty才能解决的。

草,看到一个博主,需要把护照等文件寄回来办理家人医疗签证和更新自己学生签证,因为上海全封闭,自己没法把文件送到快递点,只好叫了跑腿。然后跑腿的这个人,收了文件就把订单取消了,也没说要敲诈多少钱,只是不停地威胁博主要把这些文件撕掉扔水沟。
看得真是又气愤又痛苦,天底下实在是有以咀嚼别人的痛苦为乐的人。

想起一个无关的事。微博上总有人说,不存在一闻即晕的试剂,请女性不要恐慌。但我本人就遇见过,有回帮人送试剂,不小心打碎了不到2ml的瓶子,试剂有挥发性,闻着闻着,马上,我就头晕目眩,恶心想呕,眼睛睁不开,脚软,站不稳。这个过程不到一分钟。幸亏及时处理。
后来询问得知,这种试剂是几种常见化合物的混合物。
一闻即晕的试剂分明存在,我不懂kol一直“科普”的理由。

写了篇东西,《「想过更好的生活」并不是恨校,更不是恨国》
不想写态度如此激烈的文章,我的身体状况也更倾向于待着,但每次搁下总会被一些发言气得回去继续写。
*Update: 公众号上被和谐了,换个地址
zshowing.github.io/2022/05/06/

Show older
Mastodon

The original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