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家太久,已经久到快要丧失线下的人格,在微信这种熟人线上沟通中,越来越不太在乎形象的包裹,那种小心翼翼维持线上线下的一致性,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的微妙社交力度在消散

好累,我应该死在消失的春天

封控居家第45天
老家市区一例阳性,中心城区封了。八竿子打不着的小镇也跟着停学停业停产全民核酸。
小区业主群通知从明天开始静默到5月15期间禁止团购
公司小道消息明天发工资将打七折,要我们做好心理准备
晚10点发完日报回完客户要的资料干不动了,明天再说,下班

vomit boosted

向决心注销微博又因为舍不得一些关注中的友邻推荐微博to RSS服务:
rssfeed.today/weibo/
只需要输入想订阅的微博用户地址,即可获得RSS订阅链接,从此再也不需要忍受微博的垃圾服务和隐私窃取甚至还有未来的人脸识别就可以读到想要follow的博主内容啦!
#长毛象安利大会

一口气读完了杨本芬的《秋园》,篇幅不长,触目惊心,写尽了一个具备观思能力的普通人,在动荡大时代下遭遇的命运无常。除开个体辛酸和家庭变迁不谈,光是那溢出文字的饥饿,以及一场场荒唐政治运动下异变的众生百态,就足够令人喟叹。
也因为这几天疫情封控,满心满脑充斥着食物匮乏的恐惧,从现实躲进书里,又从书里看到现实,仿佛是一组对照,也警醒切实地处在一场未被定义却正在发生着的以防疫为名的政治性运动中,历史一幕幕重新上演,更加无力。

又是新的一年了,已经只会感慨时间太快,那种满怀期待的心情竟是如此久远。2020很苦,2021是空空荡荡,2022不要再这么活了

把生活搞得像是精神外露,荒芜,没有一丁点装饰,但这种被节日氛围映照出凄苦的时刻,也毫无爬起来的气力

非得靠自驱力去想跟自身毫无干系的事,不如让脑子坏了吧

想死,脑子很慢,身体很沉,在找人聊天

好难熬啊,整个人状态都不对

我说要麻木,要没有时间想死。我说麻木让我想死,没有时间的我等于没有我

彻底丧失表达,能力上和事实上,恐慌,没有时间恐慌,失眠,没有时间恐慌地失眠

除了今天和明天的工作待办事项,什么也没有,生活也仅维持最低限度的本能,下班后甚至洗漱的力气都没有,连洗澡这件事已记不清从哪天开始挪到了早上,靠那丁点为人的体面支撑着

一整年,耗在跟“我”毫不相干的事上,被所谓的工作吞噬,挤占睡觉的时间还不够清空工作相关的负面情绪。

接近一种死亡

Show older
Mastodon

The original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