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我只有二十三四岁,希望别以为我是个中年人,可能仅仅是思维上相比更加成熟吧。
作为一名心思细腻的产品运营,在这里说话可能会“三句话不离本行”:大都与产品相关--如果你觉得我这样说话有什么意见,可以给我留言。
对,和简介里一样,我内心敏感,也会在意他人的看法,尽管是自己的社交账号,当然也有日常的碎碎念。
我觉得mastodon对于中文圈的互联网用(nan)户(min)来说(如果你对这个词有任何看法都可以说),可能是唯一的发泄口,来这里的人或多或少都带着自己的政治立场,并且会潜移默化的影响着别人。
所以,在这里我接受所有的文明用语的各种观点、批判、赞同与异议。
如果看到我一段时间发的动态很多,那可能是我情绪不稳定了,也不排除有的时候是在控制自己不在墙内发动态的一些“刻意”做法,这样可能会看起来想一个机器人账户一样。
随时都可以找我聊天,给我发私信。

在打算即将发布在我博客里科技类文章的时候,我停住了我的手。
因为 (存储评论的后端服务)开始实名认证,从某一部分来说自己的内容也受到了监视。当初为什么没选择国际版呢?

等人 boosted

我现在已经开始在家庭聚会的时候打拳了,以前我就是缩成一团埋头苦吃,假装不存在,现在我忽然醒悟了,就算我不说话,亲戚们还是会批评我,那我干脆就也直接批评他们吧(

一直在考虑是否要将主力微信放到坚果R1上。
如果后面卖掉了R1,还是得耗费时间进行迁移。
如果不卖R1,当在手机充电的时候又没有微信可以使用了。
现在甚至想卖掉iPhone11和R1,就这么一直用下去Pixel4a(前提是得买),之后拒绝再追各种手机了。
这个Flag立过不止一回,但总是在看各种新机,既然自由职业很久了,想必有更多的时间来调整自控力和清晰之后到底做什么了吧……

最近几天感觉头脑乱乱的,找不到合适的地方说话,似乎在国内的平台做输出,似乎都会对自己的以后有影响(审核之后被删也是一方面)。但在国内的环境下做输出,可能才会得到一些回馈,在这里不知道不知道是自言自语还是有反馈。
总是在面临循环:
如果在家里看书敲代码,一到饭点就会被打扰,被喊“吃饭了睡觉了喝水了”而打断思路;
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学习方法,如果从头看《第一行代码Android》,不知道是不是在浪费时间(因为项目目前用不到一些知识点,直接上手项目为好,还是继续看Java的高级编程的知识(之前看了打哈欠就想睡觉)之后又回到了这一段的前一个问题。
开源项目越看越多,如果去尝试也怕被家里打断;
如果去培训还得找合适的培训机构,培训出来的也许会遭到歧视……
想找人一起合作又有信任危机,害怕把自己的想法开源或者说出来的话被别人开发出来而发达。
现实中还是难以找到志同道合的做开发的同龄人,之前给小学同学看,他认为是“要帮我实现我的想法”,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想。
一出门就要花钱,又不知道去哪,如果是去书店,一吃饭抢到的座位就没了,时间和钱全都花费在路上;
想着要下一个工作做技术,但是没有合适的学习方法。

今天晚上刷微博,看到抵制肖战的账号又被禁言了,后来也看到,我抵制肖战,想了想自己生活中游玩看书拍摄的照片,对相应公共媒体官方微博提出建议,想了想还是不要冒这个风险了,也许是合理的对官方提建议的唯一渠道,被禁言了很不值得。
想发朋友圈,还是算了。

等人 boosted

强烈建议大家在桌肚里藏一只小猫咪,这样工作抑郁时可以随时摸出来亲 :ablobmeltsoblove:

今天开始恢复写微信公众号的输出,感觉最近的几篇微信公众号都是在教滑滑滑类社交产品如何解决用户的“尬聊”问题,虽然可能会得罪这些软件的官方团队。
但毕竟是以自己思考的方式做输出,应该没什么事情。

Show thread
等人 boosted

什么时候感觉到简中区的倒退? 

15年以前,男频有本都市异能小说,直接把老毛炼制成尸傀(《最终之白重下邪说》),啥事儿没有。17年净网,都市异能整个分类取消,那本书才封掉。
今天晋江再次封站,原因是一本2019年已经屏蔽封书的一本小说,作者调侃了现在领导人的名字。

等人 boosted

豆瓣今日友邻全线阵亡,基本可以确定和给港版《国安法》打一星有关系

每一次打算登陆微信或者是微信公众平台,总是忘记将手机带到二楼,结果就是无法登陆。
去他妈的张小聋。

等人 boosted

这个世界对女性本来就不如何公平。

本身Vicky这个事年代久远,取证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在这种情况下进行诉讼是根本不可能成功的。别说强奸案了,就是被下毒谋杀至今都有后遗症的人,二十年过去了,现在证据都已经没掉了,也不可能继续追查。

而性犯罪属性又不一样,因为在中国社会语境中,强奸的受害者本身就会被等同于破鞋、肮脏,而站出来说话也会被和难缠、女拳划等号。可能对女权比较激进的人来说这无所谓,但是对于偏保守精神也不算稳定的人来说,这种事本身就是一个极大的应激源。所以性犯罪又没有被定罪的嫌疑人,也可以倒逼受害者,让她们更惨,逼得她们放弃,甚至道歉。想想当年道歉的柳岩,真觉得她是自己自愿的吗?觉得这就是反转吗?可是为什么她还是选择放弃甚至道歉?

所以被卷入这种舆论里的男性又有什么损失呢?社会性死亡?别逗了,强奸案中的女性,一旦在聚光灯下出现那才是社会性死亡。

Show thread

看得越多,懂得越多,几乎对论坛及带有点赞性质的社交产品愈发没兴趣。
机器人、点赞机器人账号,人类语言的评论,所以这类平台上输出的东西的回应几乎都是假的,顶多看个笑话。
说的就是Facebook、Twitter和脉脉这些能够点赞的平台。
其次就是运营的不好的用户(我)感觉的得不到帮助的,例如壹心理,几乎都是社工在回答一些心灵鸡汤似的话,多沟通。
即使手机里还没下载App都已经能想到结果(上述两类),也是现代人感觉孤单的一个因素。
自然也没有输出的意义。

目前在家里学习(准确的说应该是复习)Android,今天原本是第一天,浮躁再次开始了。

想问一下M站的朋友:

如果自己有之前没做完的软件项目,但是时间隔得比较长。

可选项:
A:先将功能拆分一下,每一个都做一个独立的APP进行功能和知识点的回顾,之后再将没做完的项目进行组合甚至是重构

B:先补足相应功能点基础,接着直接开始完善没做完的项目

C:先补足相应功能点基础,接着开始做独立的App

等人 boosted

关于GFW DNS 投毒的一篇论文,很有意思,感兴趣的可以看一看。

Triplet Censors: Demystifying Great Firewall’s DNS Censorship Behavior
usenix.org/conference/foci20/p
github.com/net4people/bbs/issu
#gfw #阅读

等人 boosted

教大家几个快速让自己陷入抑郁的小妙招:

1、看新闻:包括但不局限于中文和英语,官媒和大型国际化的传媒集团,有条件也可以去看看记者的个人社交账号。

2、统计数据:当地统计局,国家级统计局,OECD,联合国及其附属组织

3、刷期刊:经济生产管理,医药卫生,有时候上不了新闻的“细枝末节”,期刊里兴许可以发现问题背后的故事。

等人 boosted

《揭秘防火墙的 DNS 审查行为》 在本月举行的 USENIX FOCI '20 会议上,研究人员报告了对防火墙 DNS 包注入行为的分析(PDF)。从 2019 年 9 月到 2020 年 5 月,研究人员调查了 Alexa 排名前一百万的域名,发现在调查期间被劫持的域名数量从 23,995 增加到了 24,636 个,其中 46% 属于“Proxy Avoidance” 类别,以 .blogspot.com 或.tumblr.com 结尾的个人网站域名也遭到大规模劫持。在调查期间,用于劫持 DNS 的 IP 数量从 1,510 个减少到了 216 个。研究人员还识别了三个不同的 DNS 注入器,一次 DNS 查询可能会收到来自防火墙的多个不同的注入器的响应。 | solidot.org/story?sid=65344

现在我也到了“一学就会,一写就蒙”的情况,尤其是在之前的基础部分,还是得多看多写才行,不然全忘了。

于是现在,我上了床,又开始了昨天晚上到今天凌晨的反梦,噩梦。
下午带着相机在街上走,发现自己完全暴露在地铁里,商业街的监控(球机为主)之下,看到大街上的一对对的情侣们,身体可以把持得住,手里的相机真的把持不住。
如果要写Java项目,写一个女朋友出来,估计也是很费尽心思的:换衣服用多态,对话用System.out.print...
程序员思维出现了。

昨晚听播客模糊地带,一会卡一会卡的,不知道是不是墙的原因。
这个估计和播客托管商有关系。
昨晚MoonFM开发者送码,集齐了iOS和macOS双端。
看来是时候需要发现更多的新播客在路上听了,但是,还得思考编程逻辑呢。

Show more
Mastodon

Server run by the main developers of the project 🐘 It is not focused on any particular niche interest - everyone is welcome as long as you follow our code of condu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