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了命,成就一場虛歡的英雄,如此地廉價。

《 榮藥 》
死了,
有人死了。

是藥,
噎不下的藥,全是命。
是命,
操勞地一身,盡是病。
是病,
烏黑的血肉,沒了氣。

虧得滿嘴藥,奄然失了趣,溘然下了戲,

使命——
趕於了了的英雄,兩字。

buff.ly/3bpx579

是敏感造就你的寂寥嗎?
才使你留下自我如一株高高的玉米,受盡隨風搖擺的憂鬱——

比起強究於人性本善、人性本惡,我更深信於人本無知。
出生一如白的我們,在活在「知」之中。而知的授之與受之,全憑個人與環境,而此構造人本的知與不知——自身的絕對價值觀。至於善惡,則是在知與不知之間的相對值。
以知來度量一切的存在,就同普羅達哥拉斯(Πρωταγόρας)一言:「人是萬物的尺度。」

模板,遍地的模板,自此思維不再出格。
《 馴養 》
一切就像從 civilized 走向 civilization 般,文明。
馴化而開明,讚揚 civility。
永遠不分你我,共孕,——
豢養 civics。

buff.ly/3P2fGj4

全職媽媽處於斜槓創作的現況,只好把寫作跟著日常,一同碎片化。而我總貪圖這些片刻的「趁著」。
趁著小朋友小憩時,趁著有人幫忙照看孩子時,又趁著午夜時,只為了再多打幾字,再多偷點「趁著」。「趁著」總讓我手機不離身。我總讓手機陪我追著點點的「趁著」,僅僅為了積累些什麼,——
那螢幕中行行的字句,似乎早已串起了我所有的瑣碎。

Show thread

於我而言,寫作是緩慢的,日子是瑣碎的。

Mastodon

The original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