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仔 boosted
话仔 boosted

(想讲一个脑洞。但我先需要发一条嘟来讲一下context)

听了海马星球最新一期里雯姐和Alex的对谈,聊到女权社群的光谱。想到了吕频老师两年前在“有点田园”35期也聊过这个话题,于是又复习了一遍。
感想1:我好喜欢吕频老师!每次听她说话都觉得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感想2:两年前女权社群因为”田园女权“的身份认同纠结,两年后又在掰扯能不能自称”极端女权“,唉我真的是脑仁疼……我希望参与这两拨辩论的人至少能换一换,这种话题一辈子辩论一次就够了,然后就该明白它并不重要了。谁才是真女权这类讨论也许可以存在但并不重要,重点是解决女性的问题,重要的事情是行动。观念和思想的市场上百花齐放就很好,切记讨论时对事不对人。

话仔 boosted

好了context讲完了可以说我的脑洞了。

为什么女权社群里永远吵不完的一类架就是站队、割席、相互鉴定谁是真女权、确认队伍纯洁性?吕频老师说是因为缺乏安全感,渴望一个相互拥抱的安全区。
我想到的另一点:这个需求是不是和女性被后天规训的“恋爱脑”和单偶制婚恋观有相似之处?女性会渴求一个方方面面契合的完美伴侣,吃饭睡觉养家糊口全部绑定和一个人一起做,就算某一方面不契合也要硬往Mr. Right的模子里塞,硬塞塞不进搞得自己痛苦。
然而一旦摆脱了单偶制恋爱脑,就会意识到自己一个人吃喝玩乐也很好,或者也可以把吃饭上床谈心旅游这些需求分配给不同的对象,难度要远远低于找个Mr. Right一站式全包所有需求。

在女权社群里找伙伴也一样。无限要求队伍纯洁性的话队伍只能越划越小,到最后一个人就是一支队伍。不如接受人都是多面的变化的,在每次行动中或者每个话题里选择当前合适的伙伴。别再为谁才是真女权而车轱辘翻旧账,放过别人也放过自己。

Show thread
话仔 boosted

看到这条新闻之后又去搜了袁嘉蔚的ig和fb,两边今年都没再更新过了。
最开始对她有印象是看到她去做社区,扎根在田湾,关心的都是很贴地的民生小事,像是小巴班次、停水、路面的洞、走失的小朋友,疫情爆发后又多了代购口罩、跟进确诊个案这些细碎但和社区街坊生活息息相关的小事。
后来她参加立法会民主派初选,有人担心她的名气不如众志的其他人,影响力只局限在田湾。但最后,还来不及知道情况如何,民主派初选相关的人,不分影响力和声名大小,通通被捕入狱。曾经她去惩教所里探望黄之锋和周庭,后来她自己也成了被探望的人。
fb往前翻一两条是她去年入狱后过的第一个生日,才28岁。很年轻却做了这么多勇敢的事情,其实也并不是无所畏惧。所以在手腕上纹了Fearless来提醒和陪伴自己。
在ig搜她,看到她的一则狱中近闻,是去年她因为与狱友拥抱,被罚水饭房10日。
监狱里受到惩罚的是这样的年轻人。
没入狱的时候,她还和朋友做一个叫「番号ABC」的性别议题YouTube频道,还会在过年时给田湾街坊写挥春。入狱之后,中文系出身的她在狱中作诗解闷。
去年28岁生日的时候她写了一首生日诗:

【廿八歲】

那天
在警署前
我解下手錶
讓時間帶走時間
後來
隻手步入沒有時鐘的監獄
讓歲月偷走歲月
今天我廿八歲了

(摘自袁嘉蔚Facebook)

话仔 boosted

说到身体是我的奴隶,那么就要放上我最喜欢的这张图

话仔 boosted

香港民主派初選案的47人裡已有29人擬認罪,其實無論他們是否認罪都已被判有罪,「法庭線」這篇文章記錄了一些庭上的發言。其中有段何桂藍提出的質疑:「保安局局長鄧炳強話有咩等法庭判,去到法庭又判唔到,全香港冇人答到呢個問題,法官又答唔到,鄧炳強又答唔到!」她問「記者拎到份嘢,係咪拉佢哋呀?」羅德泉打斷道:「呢個唔係提問大會」。
何桂藍反駁:「大家對呢個裁決有疑慮呀嘛,有人攞咗份嘢報道,他日有記者畀人拉,你嗰陣係咪仲話唔知道呀?」羅德泉表示「今日審訊到此為止」,何桂藍繼續追問:「我見你點咗頭㗎,係咪嘢都唔畀我講呀依家?」
在何桂藍高聲質疑羅德泉之際,羅德泉宣布退庭,鄒家成即高叫,「無陪審團嘅審訊係唔公義嘅」,林卓廷亦說,「10 個律師 10 個意見喎,咁得唔得呀」。//
thewitnesshk.com/47人案何桂藍等-4人申解

话仔 boosted

读完道格拉斯·亚当斯的《消逝世界漫游指南》,其实他写得很欢乐很好笑,整本书中唯一让人压抑的部分就是谈到在80年代末来长江寻找白鱀豚的(图23)。看得出他已经极力克制自己对当时所见的焦虑和反感了,然而那的确是一趟可怕的失望之旅,甚至书末的后续还更窒息(图1)。当然,作为中国人,对所有这一切也完全不感到意外了。

2006年12月,长江白鱀豚被宣布功能性灭绝。
一个月前,长江白鲟也被宣布灭绝。

每一种动物的灭绝,都不仅仅意味着一种动物的消失,而是大量动物植物已经消失或者即将消失。在空前的热浪席卷整个北半球,各种自然灾害和流行病越来越频繁出现的今天,不知道还活着的人有没有想过,那些灾难和疾病中死去的人,其实已经经历了末日的惩罚,只不过暂时惩罚还没轮到自己头上罢了。
唯一遗憾的是,惩罚不能更精准一点。

话仔 boosted

在B站上看了一些有关银行存款的民生新闻,银行坑人的套路可太多了,这位女士存了100万在枣庄的一家银行,该银行在改制后叫枣庄农商银行之后,她发现自己存款只剩一块钱了。在起诉该银行后,却被银行反咬一口称是该女士伪造了存折并将其拘留 :【100万元存银行5年仅剩1元,上告反被刑拘?】bilibili.com/video/BV14U4y137g
这位女士存了一千万到吉林银行,结果发现存款为零。是银行私自拿她的钱做了质押担保,这笔存款被冻结到了2099年:【女子存款一千万却被冻结到2099年!银行:贷款给别人了!】bilibili.com/video/BV1SP4y1H7X
看这些视频时就会看到不少弹幕说“别存这些地方银行只能存四大行” 。结果B站旁边推荐的新闻就打脸了:女士存在工商银行的205万元,发现只剩下了100元,报警才发现钱是被柜台经理转走,银行却不想管:【女子在银行存205万,取钱时却只剩100元,银行:我们不管!】bilibili.com/video/BV1mu411y73
还有这位女士在工商银行取5万块钱的现金,银行给了她五捆现金,前面四捆都是一万一捆,最后一捆却少了两千。女士发现后向银行讨要说法,银行的回复却是离柜概不负责。【大妈刚取5万现金,一点钱少了2000,银行:赔你1000,不要就算】bilibili.com/video/BV1TN4y1M7c
但是真的是“离柜概不负责”吗?
福建有个银行柜员不小心多给1万元,结果却要求多拿钱的男子归还,并将其告上了法庭:【银行职员不慎多给1万元,福建男子不还钱还说“离柜概不负责”,法院判了】bilibili.com/video/BV1eN411f7p
不管是大小银行,都在挖空心思地套路自己的储户,想方设法抢走他们的钱。一位普通人在防范身边各种侵权诈骗尚且不易,还要防范以国家信用做背书的银行,实在太难了。

话仔 boosted

这句话出自莎士比亚的《尤里乌斯•凯撒》,合谋杀死凯撒的凶手之一在完事以后喊大家洗去手上鲜血,并忽然出神地说了一句,“我们的故事将会重演,在如今还没诞生的国度,用如今还无人听见过的语言。”
这又是莎士比亚说,“哪有什么魔法,这只是戏剧而已”的片段,戏剧人物在做事做到一半停下来沉思,意识到自己的故事将被搬上戏剧舞台重演。
但这对白里面,又包含着某种事实,两千年前他们杀死凯撒,四百年前莎士比亚写下剧目,如今的我们坐在这里读剧、看剧,我们对于彼此来说都是“还没诞生的国度,还无人听过的语言”。可是故事必将重演。故事穿过国度和语言的界限,顽固地存在。
莎士比亚:这只是剧场。但我相信故事的力量。

Show thread
话仔 boosted
话仔 boosted
话仔 boosted

从今天开始我不会给adobe公司支付任何一分钱,并且将给破解工具捐款(如果他们开放paypal捐款渠道) 对于这种流氓公司,我用盗版心安理得 :) 具体情况如下(还没踩坑的象友可以留个心眼,更别上所谓free trial的当! 

最近都没怎么拍照,想cancel掉adobe的photography plan,结果惊人地发现有一笔三十刀的cancellation fee,原来这个plan的monthly charge上面写着视力5.2的本人都要眯着眼才能看清的小小的一行字:“Annual Plan, paid monthly”。相当于把年费计划给你开个十二期免息,而并不是真的monthly plan。我甚至不记得在付费的时候有任何提到cancellation fee的地方。
上网一搜,受害者当然不止我一个,更不可理喻的是有的人试图在adobe声称的free month里cancel plan也被收费了,原因是这个free month并不是free trial,只是在annual plan里面给你免去一个月的费用。这么大个国际公司,搞这种流氓手段诱导消费,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
可能是我一直活在苹果生态圈的bubble里被惯坏了,难怪这个plan在iOS端是无法购买的,当时我怎么没多留个心眼…

*补充一下:官方宣传的14-day trial理论上应该是不会收费的,但在你试图cancel的时候,它会在再三挽留被拒以后,向你提出额外赠送一段时间的free month。上面提到的事例里那位网友就是接受了free month以后,在14天trial结束后、free month结束前取消订阅,而被charge了六十多刀。cancellation fee是随已经付费的months数递减的,我从订阅到现在大概过了半年,所以现在的cancellation fee只要三十刀。
我也经历过上述流程,当时adobe给我offer了三个月的free month,当时我在想“why not?”,就欣然接受了。我可以确定的是没有任何显眼的地方说明了接受free month意味着订阅annual plan,更没有提及cancellation fee。
所以大家一定不要接受这个所谓的free month,不要被一时的小便宜迷惑,该cancel就cancel!

话仔 boosted

【copy】

因报道#唐山 打人事件的记者#毛慧斌 被唐山警方指控以“#寻衅滋事 ”罪逮捕,目前拘留在唐山市第一拘留中心。

6月份曾有不少记者前往唐山报道打人事件,遭到当地政府的不同程度的阻碍,包括被唐山警方骚扰和拘留。

毛慧斌是今年8月9日在衡水市的家中被捕,罪名是涉嫌报道和发表唐山打人事件的文章。 ​​​​

话仔 boosted

一位还在国内坚持的记者朋友最近被一头爱国大V威胁到终于开始考虑要跑路了。我到大V的微博主页一看,反智肮脏下作,同时高频率带货,卖拖鞋卖食品卖垃圾袋。

我和这位朋友这些年的对话总结起来就是我一直劝他走,他一直舍不得。每次他说到使命感,我都觉得他真是用命在实践。荒谬的洪水汹涌而来,他明白,但他更觉得记录的可贵。所以他总是要去现场,哪怕是现场唯一的中国记者也不怕。所以他有国安的专人伺候,每个月按时喝茶汇报思想。所以他每次出城,都很快有人给他打电话问他去哪儿。他和谁通话,去哪儿,做了什么报道,他们都了如指掌,并且也让他知道,“我们都知道”。

他当然知道。这些都是荒谬洪水的一部分,他和所有人一样被水裹挟向前,但他努力伸出手留下一张又一张快照。支持他的除了使命感,还有很多愤怒。

到西安U型锁事件,一些愤怒开始转化成恐惧。2017年丰县幼儿园爆炸,他经历了自己的“U型锁时刻”。那时他也去了现场,幼儿园门口还有很多家长,路人,和政府的黑衣流氓。流氓看到拿着照相机的记者,明白自己该上场了,于是开始在人群中喊: “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并把目标明确指向记者。

不需要任何逻辑的转换,本来还在伤心恐惧的人群开始愤怒,加入到口号中。一群中国受害者家属,想要伤害一位来报道的中国记者,大喊“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朋友一边试图让靠近他的人冷静,一边慢慢往外走——这时刚好一辆出租车经过,他赶快招手拦下车,坐上去。失去目标的人群有一秒钟好像懵了一样不知道该怎么办,但很快又醒过来,围住了正要开动的汽车,把他从后座上拖下来。。。最终他平安逃脱,但是越来越明白这些一起在荒谬洪水里沉浮的人都开始变成洪水的一部分。也许本来就是一部分。

这并不是他遇到最危险的情况,远不是。2022年的今天比起2017年又更糟糕了,但就在一个月之前他都还不想离开。要记录。

就这样的人现在要被逼走了。留下的就是振臂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的可选全母教了。

话仔 boosted

恍如隔世~回想起 2019 年在中国还有一些的确很方便的服务。当时我很惊艳的是,从北京坐高铁到上海,可以预定麦当劳,在济南站(停留20分钟),自己下车去站台拿。此外,你还可以请厨师上门做一顿家常菜,惠及我和云五老师这样热爱被投喂的。那时我的确有点惊叹你国市场经济之活跃,尽管我知道是建立在剥削上。只不过,COVID 之下,这些便利大多数也所剩无几了吧。

一场新冠,中国人的生活方式倒退10 年,回到互联网时代之前;一个香港国安法,中国国际形象倒退 30 年,回到六四刚结束。一个习近平,中国国运倒退 50 年,回到反右和文革。

话仔 boosted

心理上接受瘟疫状态结束,很像《黑客帝国》里吃下红色药丸,因为它让你没法再为环境找借口,麻木地认为这一切都是临时和可以接受的;必须看到自己活在一个什么德性的大世界和小世界之中,又有多少贴在身上的东西其实是假的,这就像猛然在一大排培养皿里睁开眼睛。

话仔 boosted

从8月15日开始,苏格兰宣布所有卫生巾和卫生棉条都将免费为女性提供。

而咱们幽默的中国网友立马找补:“一个红灯区合法的国家”“点点大的国家一共才多少人”……

“政府采购,钱还是出自纳税人”——你做核酸的钱还不是出自纳税人,那怎么好意思说免费核酸。

“卫生费,我们国家早就有了”——事实是我们只有免费的黑色塑料袋哈。就是你去超市买卫生巾,大妈怕你这么光着拿出去丢人现眼,于是主动给你扯一只黑色塑料袋。免费的,不要钱。

话仔 boosted

#Instantandlifetime #品酒bot
@kanpai

浸渍(infuse)技法试验成功!
企鹅吃喝那边看的配方。浸渍过程是把5g台湾乌龙放入200ml伏特加,密封泡12小时(不能再久了,久了苦味会太多),获得一瓶乌龙茶伏特加。泡完取出茶把酒装瓶放好。
使用方法:纯饮其实不太好入口,萃取过的茶苦加上酒烈。但只要把它铺满杯底,然后加满冰,再在杯中填满苏打水,搅拌均匀……
就会拥有一杯香气四溢的苏打乌龙茶。
我个人是放了大概20ml这个浸渍酒,它在苏打水中就是以乌龙茶核心的清冽香气姿态存在着,若有若无,但不可忽视。我一边听着昭和老歌一边喝,快乐得快昏迷了。

话仔 boosted

《关注雪饼:黄雪琴 王建兵|【喝茶经验】与雪饼同在“喝茶”问卷调查结果发布!》

今天是雪饼被带走的330天,110天前,我们发起了“喝茶”体验调查活动。希望通过这个略带诙谐与讽刺的小小的问卷写出彼此共同的“喝茶”经验,让大家看到更多的联结和支持,同时也揭露被警察约谈这个长期存在但却鲜少被讨论的遭遇,帮助更多人了解喝茶的实际状况。
...

阅读全文:🔗 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中国数字时代

话仔 boosted

一米八壮年白男都已经是所有通用药物研究的默认标准对象了有时候还是会意外成为特定产品特定副作用更容易受害的群体恰恰说明弱势群体受到的无形损害根本大得不可估计 :parrot58: 不可能有没在一米八壮年白男身上试验过的药物,就这样还有各种找不到的隐患,那些根本不怎么在女性和少数族裔身上做试验的药还不是一样拿出来给人用了,鬼知道这种不公正无形导致弱势群体怎样的健康和寿命损失 :parrot58:

Show older
Mastodon

The original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