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身室怪奇系列,二】

第二對怪人,係我做完腳,去拉筋果陣,有一對笑嘻嘻既男仔過咗來我旁邊,兩個笑住咁互相幫對方拉筋,個著到好密實既四眼肥仔嗌痛,另一個鮑魚擦頭就笑住叫佢唔好嗌痛。

跟住做咗啲好貼身既被動式動作,鮑魚擦頭就話︰練玉女心經喇。

肥仔係度笑。之後兩個輪流訓係度幫對方按摩,好慢好溫柔果種,一邊按一邊係度講,你呢度好硬喎,你硬咗未啊?頭先你咪按得好爽既,到我喇,你唔好嗌啊

一路講又一路係度笑,勁大聲,果度好多人,場面好尷尬。

因為好撚Gay啊屌你老味。

【健身室怪奇系列,一】

剛剛見到兩對怪人,其中一對,一個高高地普通身材既四眼仔,用至少70公斤做Deadlift,但佢條腰,係孿既,一拉咗上去就放鬆由條槓撞落地(根本係白做),好滋擾,如是者做左一組,就巴巴巴同佢個friend講應該點做點做,仲話係科學健身,幫佢做科學分析乜乜乜…佢個friend呢,拉果陣條腰仲孿過四眼仔,我覺得佢地用後腰多過用膕繩肌,同埋咁做落佢,我覺得佢地條腰好快玩完 =.=

咩叫鎖腰核心肌群、閉氣、保持腰部固定中立,全部唔識。陰公。

葉政淳 boosted
葉政淳 boosted
葉政淳 boosted

頭先 @yipchingshun 直播《真香》(喂) 時係咁講「上女女」,然後就比 @haugor 走入去小老味了🙊
等我cap埋過嚟同大家分享下發生咩「趣」事同解釋一下咩係「上女女」😏

葉政淳 boosted
葉政淳 boosted

油尖旺區議會通過,
撤銷旺角行人專用區
============
放班大媽落場,當舞廳咁玩
非法使用揚聲器又唔檢控
目的只係想玩爛條行人專用區

好等大眾厭惡呢條,
由曾蔭權年代搞出黎既產物
用民意去剷走佢

從而清走班臭數中共惡行既法輪功
同埋長駐旺角既鳩嗚團

呢招低成本,有民意,好成功,
政府又唔洗做醜人。。。

土共今次又有錢賺,
但又再次突顯黑警唔執法,
廢柴既形象

葉政淳 boosted

有個前輩說了句語重深長的說話:「有多少種客人就有多少種常識,客眾我寡,我們不斷學習面對不同的常識。」

無錯,所以我們要學會選擇客人,藉着觀察生態,然後減少他們的種類。

任何比100毛染指既野都好撚快收皮,我諗PUBG都唔例外。

追完Punisher,以電視劇來講Cult撚到黐肺

望見佢我又諗緊佢係DC做喪鐘同Walking Dead個奸狗Sean

越來越多用電競之名賺錢嘅下游行業,上游產業發展幾乎係零,沒有產業鏈,金字塔得底層,未有先兆已經直接變成泡沫。欲投身其中者,好自為之。

四方果只係一盒好撚普通嘅啫喱,真正有價值嘅係民間發明出來的「正統食法」如果你唔知,你無資格講懷緬。

係直接用飲管吸吮,如果係硬身飲管,就直接刺穿包裝膜吸食,如果是軟身的長飲管,就先從角位撕開一點插入。用飲管的原因,主要是好玩,而且有難度,比較耐吃。

本來對Iron Fist幾有偏見,因為太刻意賣弄中國原素,功夫、神話、武僧、崙崑、龍、氣功等等。但睇落以故事論故事,開頭係幾唔錯,有紋有路。我覺得好睇過Punisher

一個稍為似樣少少既女仔,做跟車運輸,我明自食其力又肯吃苦係幾可敬,但搞搞下都比人捧到好似女神咁 =.= 呢個世界發生乜事?

葉政淳 boosted

眾所鳩知我葉仔就最討厭政治,但見到呢單嘢,唔好話我唔提醒大家,取消旺角行人專用區,會好撚大鑊架。

因為當無咗呢個大媽大叔嘅大舞台,佢地就好似無咗中共嘅蝗、無咗隔離區嘅疫阜一樣,全港四散。

旺角嘅功能,就同將軍澳垃圾堆填區一樣,就係將啲最醜陋嘅嘢困住係有限範圍,所以我就支持保留旺角行人專用區,因為我近年都好少去旺角。

保皇黨做嘢有幾可立好心腸?用下你個閪腦啦。

葉政淳 boosted

幾年前香港人仲嘈住要「捍衛」旺角行人專用區,希望有一個地方比街頭表演者表演,但自從成堆支那大媽同泛民大媽入侵之後,而家好多人都寧願取消行人專用區。

話咗香港人講捍衛乜乜乜一定係笑話,永遠得三分鍾熱度,又鍾意搶道德高地,喺香港同蝗蟲講人權 : o )

【理解但不接受】下篇

帕瑪便問逆閃電想得到命運之矛的原因是否想變得更偉大、跑得更快?
逆閃電淡然地說︰是為了更基本的原因——我想生存。

逆電閃和閃電俠敵對的時候敗陣,因爺爺被說服自殺,逆閃電於現實中被消除。這個與帕瑪一起的逆閃電,是從時間線上未消失的時間穿梭而來,但不停被「不存在」追殺,只有得到能重構現實的命運之矛才能生存下去。

當聽到他這樣說的時候,有一刻我也被說動,他只不過不想死。可是很快我醒覺,我能理解他的動機,但無法接受他的行為,他始終是個邪惡角色。故事取材自現實,也有影射現實帶來啟示的作用,但我們都明白兩者之間有很多微妙的分別,你不會因為一個逆閃電,而同情甚至原諒一個在現實中有相似情況的人。

邪惡相對於正義,兩者都是社會中的標籤,無疑是很簡單和套板,難以完全套用在複雜的人類身上,但對於個事件,卻是較容易被大眾了解和依循的善惡標準。要是沒有這種「自以為是的正義」,或者簡單的判斷變得複雜難明,恐怕連善惡的簡單分界都會消失,才是真正的「危險」。

【理解但不接受】上篇

DC的明日傳奇第二季末部,講〈傳奇〉與〈末日軍團〉為爭奪命運之矛的碎片,穿梭到1970年4月,干涉阿波羅13號的登月任務。

逆閃電艾爾伯德假扮太空人騎劫了登月艇準備登陸月面,原子俠帕瑪博士縮小潛入,雙方肉搏。帕瑪制伏了逆閃電,並綁住了他。因為打鬥的關係,登月艇逼降,使用過量燃燒無法再次升空,原子俠戰衣又在戰鬥過程中壞了推進器,帕瑪唯有試圖利用戰衣的矮星合金能量傳送至登月艇。逆閃電警告如無兩日操作會發生爆炸,這個囚徒困局逼使帕瑪為逆閃電鬆綁,二人協力逃生。

在改裝的時候,逆閃電向帕瑪攀談起來,言談間帕瑪處處表露對逆閃電的不屑。
逆閃電反問帕瑪是否將自己當成禽獸,帕瑪動怒指控逆閃電殺了閃電俠的母親兩次,和殺了午夜神醫。逆閃電反駁,說時間旅行有自己表現真理的方式,指帕瑪和自己很相似,大家都是科學家,為求突破認知中的不可能——帕瑪不斷努力研究如何將自己縮小接近原子大小;他則終生研究神速力的秘密。

帕瑪指正他,他成為原子俠是為了幫人。逆閃電說,你大可以用矮星合金為一座城巿發電,道出他做原子俠的正真原因為自己渺小的人生感到「可悲」,說人想變得偉大並非可恥的事。

未完

Show more
Mastodon

Server run by the main developers of the project 🐘 It is not focused on any particular niche interest - everyone is welcome as long as you follow our code of conduct!